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7788我爱你 > 正文 分节阅读_67
    告别时抱了抱落寞的小虎。

    就是一个无心的小动作,扭到了腰,她急遽变色,放下小虎就觉得不好。

    当天下午,家人还沉浸在一片喜庆而纷乱的氛围中,假条校长刚刚签完字送回来。糯米扶着卿卿从卫生间一出来,费聿铭就意识到要保不住了。

    胚胎太脆弱,流掉的疼痛并不是无法忍受,她一直特别清醒,整个过程都攥着他的手,毕竟是他俩的第一个孩子,真没了,怎么也受不住。

    那晚费聿铭的公寓一夜没关灯。

    他没听过卿卿哭得如此凄苦,谁也不能进房里,她谁也不见,什么也不听,就是抱着他刚买了几天的一个塑料奶瓶,肝肠寸断的想那个孩子。

    后面的三个月,生活都是一片苦海。

    她不会笑,一听到九就落泪。哭着说同一句话:九九没了。

    他们商量出的名字,她都一一写下来留着备选,其中最中意的就是九九,七七加八八的九九,也是长长久久的九九。

    只要是这个时候,他就把她抱起来,任她哭够,叹口气再安慰:没事,以后还会有的。

    等她身体恢复,他便对孩子的事只字不提,连婚事都不催,就是带她出去散心,修养,小半年,那股阴霾和晦暗才从她脸上褪去。

    后来,她慢慢重新融入紧凑的工作和生活中,继续快乐的在幼儿园当中班老师。大概也是第二年差不多的季节,他结束欧洲例行公务差旅回来,发现她又怀孕了。

    这次没有贫血晕倒,只是人胖了些,已经开始显怀了,她还懵懵懂懂的一知半解。

    他们的生活一直比较混乱,不过在六个月超声波检查知道是女孩以后,又有种奇异的安稳。

    她留给第一个九九的眼泪,因为第二个孩子渐渐平复。到休假待产的日子,她就每天窝在他怀里,一起抚摸着肚子。

    他们商量了很久名字的事,最后还是舍不得,于是这第二个也还是叫九九,为了纪念失去的那个九九,就给小妹妹名字前加了个小字。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九九,可惜没有来到世上,他们第二个孩子是小九九,出了妈妈的身体就被送到了爸爸手上。

    到满月前,费聿铭从使馆取回了小九九的身份证明,在护照上,她的名字是费玖玖。

    02

    费聿铭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找不到做爸爸的感觉,也体会不出卿卿说话时是责备呢,还是表扬呢。

    总之,他认为大家不能对他过分求全责备,他确实有了使命感,但是有些无的放矢,就好比一个人有了一身力气却没地方使,某些时刻相当挫败郁闷。

    九九还不会叫他,甚至很多时候还不怎么认识他,九九大部分的时间只做三件事,吃,睡,哭,一般情况下都会忽视他的存在,九九需要的是卿卿的奶水,而他的胸膛对她只是一件坚硬无趣的玩具。

    九九唯一与他相连的,是费聿铭亲手悬在婴儿床上的彩色挂饰。他为了突出自己的存在,在每个颜色每种形状的彩色垂饰上都贴了照片,以自己的大头贴为主,卿卿和家人的为辅。这样,他认为就是自己不在的时候,也能时刻“关注”着九九,甚至,也会被他的小九九格外的多“惦记”几眼。

    可当九九对简单的颜色挂件失去兴趣以后,费聿铭便产生了很强的失落感。爸爸和妈妈是不同的,尤其对于一个婴儿来说。

    卿卿一天十几个小时陪在九九身边,而他只能下班回来,洗手换衣服再去抱她,可九九给的回应一般就是嚎哭。

    她可能是不喜欢他硬朗的外表,也或者只是对他还存在陌生,当然,费聿铭不会抱孩子也是一个主要诱因。

    每当九九在他怀里的时候,一般都是一个姿势,费聿铭“拿”着九九。那小团的身子到了怀里,费聿铭就不知道自己的胳膊手臂要摆在哪里。

    所以外出的时候,“怀揣”九九的是费聿铭,因为有个小小的婴儿包裹,能让他与女儿有最亲密的接触,又不至于因为笨拙的抱法,而让九九失去耐性,在他手上久久的啼哭。

    他是听不得女儿哭的,倒不是烦,只是找不出哪里不对了,很着急。在香港发生摔坠事件后,费聿铭就更听不得女儿有一丝一毫的哭泣,他的父亲身份突然有了质感,就是保证也保护女儿不受到干扰,不会哭。

    他甚至紧张到抱九九在大床上睡在两个人中间,一夜都不翻身,第二天肩膀酸痛拿不起工具来。

    可即使这样,九九还是要哭,这是作为婴儿的一项基本技能和运动方式,哪怕费聿铭还没有领悟到这一层。

    九九从摔过以后,哭的方式推陈出新。从躺着哭,趴着哭,侧卧着哭,发展到战略性的哭。

    即有人抱就不哭,没人抱就玩命哭。俨然一幅小作女的样子。

    只要没有在大人的手上,她的小嘴就一直咧着,嗓子里时而呜呜嘟嘟,时而咿咿呀呀,却都是哭腔。

    因此从那一摔之后,九九得到了全天候的全方位的关注。

    卿卿给她刘海的地方扎了一小撮胎发,系上细细的红丝带,再在手腕上绑一个平安福保佑着。一天十几个小时围着,守着,就是睡了,也要趴在床边陪她。

    那是费聿铭和卿卿心头的一团小嫩肉,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牵动着他们的喜乐。心照不宣,他们在后来相当长时间,没再让任何未成年人碰过九九。半年以后,他们才基本上从摔坠事件的阴影里走出来。除了偶尔口头上抽打一下小龙小虎,更多的时候都是拨开九九的额发,亲吻那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雪白的额头。

    二十几年以后,小龙小虎还清晰记得那年在香港发生的种种,九九的婚礼上,他们两人颇有感触地叹息了一番,等着妹婿上来敬酒时,又不无幸灾乐祸的打趣眼前西服革履的家伙。

    他就是第三个抱九九“失手”的人,就因为那次“失手”,他在费聿铭面前扪心笃誓,结果还是把一辈子都搭给了九九。

    儿童节番外——久久,九九

    被小龙小虎失手掉到地上那天半夜,小九九第n次哭醒。

    费聿铭从听见她在小床里咿咿呀呀的发出声音,就已经踱到床边,把女儿抱了起来。

    他不敢睡,也不敢离得太远,不能抽烟,也不能做任何给女儿缓解疼痛的事情,就是抱起来,很笨拙的哄着。

    怕她碰到额头涂着药膏的地方,医生在两只小小的手掌上都缠着一层薄薄的纱布。他确认了一下那软软的纱布没有伤到她,便继续轻轻的哼着,拍着,带着她去窗边,怕吵到卿卿。

    还不到一岁的孩子,摔出个鸡蛋大小的包自然是不舒服至极,才总是哭,喂什么都不喝,卿卿的奶都吐了。从医院回来以后,他们还是太担心,两人就把九九放在大床的中央,看着她睡,一醒过来就抢着去抱,反复不知多少次。

    小龙小虎也是吓坏了,平日九点就睡觉,他们从医院回来已经深夜,两个男孩子还在客厅里罚站,怯怯的,打着哈欠,不敢讲话,连叔叔婶婶都没叫。

    孩子总是摔一摔就结识了,虽然当爷爷奶奶的这么说,可费聿铭心里不是滋味。女儿毕竟是自己的,宝贝着,带来香港过节,结果摔的那么重一下,比剜他肉都疼。

    刚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他自己都吓傻了。卿卿冲进来就哭。

    九九哪受过这样的罪!

    从生到养,他俩一点点学着,处处小心,外公外婆,曾外公,曾外婆,那么多大人围着,带上飞机的时候,穆洵还一直嘱咐仔细点。

    结果就真给摔了,大年夜里去挂急诊,拍片子。检查的时候卿卿死活不出来,要在里面陪,他站在门口听见里面一大一小的哭,心里扎的那叫一个难受。

    九九的哭声止了,又断断续续的,躺在他的手臂上,一岁了,也是个小小的柔软的婴儿。

    费聿铭想抱回去,却见卿卿红着眼睛站在背后,蹙着眉,低头解胸前的扣子。

    九九摔疼了,第一次不吃她的奶,她也受了很大的打击。

    把孩子抱过去,两人都不讲话,只是眼神交汇着,有点无奈,又满是心疼。卿卿坐到床侧,费聿铭才把九九送到她怀里,扶着她们母女俩躺下。

    除了额头的包,那脸上的一切都是稚气而让人恋爱的,什么都是小小的,包着纱布的小手被费聿铭接住,亲了亲。

    等哭闹完全缓下去,卿卿舒了口长气。小心翼翼的把九九带到身前。她是很乖的婴儿,在吐了好几次奶之后,终于认得了妈妈,软软的含住吮了几下。

    也许是哭累了,竟然翕动着小嘴慢慢的吃起来。还有泪珠的脸蛋上,渐渐添了平和的安逸。费聿铭亲亲那层薄薄的胎发,看着那张小嘴努力的,贪婪的吸吮着,腮帮的地方,有一种婴儿健康的红晕。

    “不会有事吗?”

    卿卿注意力在女儿身上,却又不免担忧,抬头看了他一眼。

    费聿铭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扫过她挂着泪痕的眼角,努力装出一副大可不必的神情。

    “没事了,别瞎想。”

    即使这么说了,等九九吃完奶,他们还是把她摆在大床的中间,分躺在两边,手拉手,一眨不眨的守着她。

    毕竟,他们失去过一个九九,对这份拥有,就会倍加珍惜。

    【橘园制作bbs.jooyoo.欢迎来访】

    如需jar附件的会员,请至此处定制

    bbs.jooyoo.hread.php?fid=11

    <!--

    --------------------------------------------------------------

    书籍名称:7788我爱你  作者:琴瑟琵琶

    本书籍由网友“elfying2010”上传  日期:2010/6/9 17:57:45

    书包网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小说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