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校园侠医 > 正文 分节阅读_260
    阴阳调和。老淫贼丁解衣所调制的春药果然厉害,等依依安全的时候,我却早就绵软无力,只剩下趴在她赤裸的身体上喘气的份了。

    等我运功调养了一下,再赶回山顶的时候,紫霸天已经杀了丁解衣,而且还吸光了他身体里所有的内力。几乎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地身子,我趁他不注意,从后面偷袭了他一掌,没想到自己反而被震退了三步。

    紫霸天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了过来。唐通天从背后丢出一枚威力巨大的火器,直接命中紫霸天的背部,没想到这个家伙像是穿了一身铁甲似地,衣服被炸开却伤不了他半点皮肉。

    我施展逍遥八步想跑,还没看清楚他怎么动手,胸口已经挨了一掌。一枚翡翠玉心已经掉在了地上,紫霸天一见,当即眼睛一亮,五指一伸隔空取物将玉心抓在了手里。他哈哈大笑道:“莫小愁啊莫小愁,你竟然还将这个宝贝给我拿回来!”

    我这才想起这翡翠玉心是当年还没来异世之道地时候,桑德大师亲手交给我的,说是紫霸天偷走了藏天教第一任教主留下来地神器,而匆忙之中遗漏下了这个东西。

    我见他不慌不忙的从裤腿里取出一根两尺长的玉棍,又将翡翠玉心扣在了玉棍的顶端,猛然又得意大笑起来。慢慢的,紫帝的脸色阴冷下来,他闭上眼睛,将玉棍放在胸口,玉棍上面的翡翠玉心竟然由缓而急,慢慢的跳动起来我只觉得我的心脏也随着这玉心跳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当下连呼吸也喘不过来了。再一回头,峨眉的莲花师太惨叫一声,竟然口吐鲜血倒地身亡了。

    我急忙深深的吸了口气,嘴里真言疾出,手上不断变换佛印,直到降魔十八印全施展出来,紫霸天才喘着粗气将翡翠玉心从胸口拿了下来,而这个时候,功力稍弱的人都已经倒地昏迷不醒了。

    “小愁!”数道人影爬上了山顶,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痴癫大师和宣静怡,让我大跌眼镜的是他们后面还跟着两个人,居然是狐姑和柳雅馨。

    奇怪的是狐姑和柳雅馨都已经剃度,我知道这里面发生了很多事情,正想和她们打个招呼,没想到这二人反倒主动对了作了一揖。

    痴癫将背后用黑布包裹着东西丢了过来,我接过来一看,霍然是灵儿丢失的阑珊杖,我欣喜的将杖拿在手里,宣静怡说道:“别看了,风花雪月四刃全齐!”说完还补充了一句:“都是真货!”

    紫帝手里的东西是神器,我的阑珊杖也是神器,他刚刚让我吃足了苦头,我自然也不会轻易饶了他。我二话不说就运足功力挥出一杖,只见黑、白、红三道金光从阑珊杖里喷薄而出,紫帝急忙躲开,而他身后的数十个弓箭手却在瞬间化作了灰烬“好小子!”紫帝不敢恋战,当下撒腿就跑,我急忙紧追过去,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没想到紫帝趁机反而抓住了我的手,我只觉得身上的功力源源不绝的倾泻到他的体内,却又挣扎不开。

    痴癫和尚见状,大叫一声:“快,大伙都上!”说完第一个带头抱住我的腰,接着疯道人、朱弘、敖水一大堆人全压了上来。紫霸天脸上的肌肉开始痉挛起来,痴癫和尚又大叫道:“咱们一起把功力传到他体内!”话音刚落,我只觉得背后一股汹涌澎湃的大力传来,我承受不住,只能原封不动再运足功力传递到紫帝身体中去,他圆睁着的两只眼珠子忽然迸出,直直的射进我长大的嘴里,我还来不及恶心,紫帝整个人就如同一颗炸弹,活生生的被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整个铜佛山顶上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不知道谁小声的低估了一句:“娘的,功力深厚的人见得多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内力太多把自己撑死的!”大伙一愣,全轰然大笑起来。

    紫帝和丁解衣已死的消息像是战争的催发剂,八国叛军联手天竺和楼兰,只用了一夜之间就将十六国联军全部瓦解。当然,这些都不再和我有任何关系,我坐在高高的山头上,听着山风的声音,拥抱着灵儿和依依,想想那些因为而来到这个世界的女孩子们,想想刚刚当了女皇的环儿,再想想那本该在神话中存在的魑人,想想那些并肩战斗过的兄弟……

    山上的夕阳真美,六脚小兽和白猴在不远处与灼目玩耍,我们三人相拥着看着一道道红霞在天空中飞舞,依依指着那些云彩轻声道:“老公,你听,那是些会唱歌的云彩呢!”

    飞舞的红霞越来越近了,却是漫天的凤凰和百鸟,一琴一箫弹奏出的“百鸟朝凤”异常的动听,我看见凤凰背上的馥儿和箫女正对着我微笑。

    “你做到了你需要做的!”一个深厚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我头也没回,随口问道:“那你给了我你该给的么!”

    背后伸来一只苍老的手,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一颗散发着五彩光芒的圆球。听他说道:“这是镜珠。你拥有了镜珠就是镜珠世界的主宰,里面的世界或许是真实的,或许是虚幻的,你在乎吗?”

    我反问道:“太阳禅师,你真实么?”

    “不!”

    “那你虚幻么?”

    “不!”

    我和身后的天竺高僧同时大笑起来,灵儿牵着馥儿,馥儿牵着箫女,箫女牵着我,我牵着依依,一起走进这藏着整个世界的镜珠。

    红霞遍天,渔歌晚唱,枫桥夜火。在一个叫雪村的地方,有一方农舍,三五株寒梅,四五缕炊烟,六七声欢笑。

    侠不再是侠,医也不再是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