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陷落繁华(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53
    我很努力地往玻璃里看他,也很努力地听另一个人说话。”非常幸运。””十分成功。”

    只需要明白这两句话就够了。

    我按捺不住地拥抱了那个喋喋不休的老头。

    他眉开眼笑拍了拍我的背。

    手术成功了。

    我想那应该可以转化为这个意思了吧。

    埋进那充满了消毒药水味道的领口,我忘了,这是一个陌生人。

    这股味道从此以后不会再和我们如影随形了。

    他可以动了,他可以走了,他可以和我说话了。世界上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我几乎是要颤动起来了。

    那个蓄着小胡子的老人终于是意识到了什么。

    他不再开怀大笑。

    只是用手把我的脑袋扶了起来。

    注视着我的眼睛,生涩的中文一个字一个字的嚼着说。”他好了,不哭,你。”

    脑电波的断层扫瞄显示他这几天的大脑已经可以接收外界的信号了,对声音和光线也已经有了反应。现在是他的恢复期,医生说可能他随时会醒。

    没有了那面玻璃的阻挡,我站在了他的床边。

    嘴里留有糖的味道。

    黄色的水果糖。

    我伸出一只手。

    探进他的手心。

    暖暖的。

    我伏下头去,很认真地看着他。”安平。””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知道是谁吗?”

    下午的阳光照着他的脸,银白色的,如同水银。

    把那张脸称得格外英俊。”是我,你的晚晚。””原本我是想做第一个可以让你听到声音的人。””可惜,这几天你听见的都是别人的声音。”

    小护士们喜欢围在他的周围,假借看护之名,乘机碰触。

    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算了,现在就咱们俩。””你又可能听不见,那么我就有勇气来对你坦白一些事情。””你想听吗?”

    我故意打住,观察着他。

    他呼吸平稳,尚未清醒。”哦,你听不见的话,我就说了,反正今后你也不会想听。”

    我清了清嗓子,带着微笑。”其实,你是一个坏人。””一个糟糕的人,脾气古怪,性格偏执,动不动还喜欢恐吓威胁我。””我估计你以后也不会有所修正,也不会变成我心中理想的那个人。””既然,你现在又是这样病焉焉的,难道你希望我陪着你从今以后这么了无生趣活着?””所以昨天有人问我是不是爱你时,你知道我的答案吗?”

    我又一次顿了顿。

    左手掌心里有些湿意,不是我的,我的手心从来不会冒汗。

    而且此时我并不紧张。”我说'不'”

    呼吸器上已经显示了不正常的波动了。

    他黑色的睫毛颤颤的。

    左手一片冰冷。”我对他说。”

    那天的黄昏,手术室外的问答后。

    刘勉腾地睁开了眼。

    她已经走到了窗旁。

    天际线的一端,有一架飞机划过。”我们已经长在一起了,生在一起了,最后或许要死在一起了。””我们之间已经不是爱情了。因为爱情有时太容易动摇了,我们要面对的困难又那么多,所以我们必需彼此紧紧相连。”

    呼吸器上的波动更加的紊乱了起来。

    我暗自笑了笑,为那张难得一见的泛着红涩的脸。

    低下头,轻轻厮磨那张脸。

    如果说第一次见面时,你就爱我了。

    那么,我也是。

    所以,我想。

    我在柔软的唇边停留。”欢迎回来。”

    于是,

    我们接吻了。

    一股甜丝丝的柠檬味,留在了口腔。

    一股幸福的味道。

    世纪末的那一年,没有发生任何预言里的事。

    上帝的孩子们都安全又快乐的继续生活着。

    超市场里的货架旁。

    他在看她,她在看着一排排的架子。

    有人在那里看着他们。

    停下了手推车,突然她眼里一亮,愉快地跑到其中的一个架旁,捧着一大把的话梅放进了购物车。

    他凉凉地又有些警告意味地看着那些多出来的东西。”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有几名女售货员侧目看来。

    穿着蓝色裙装的她很坚决,不过底气不足。”你不能连这点自由都不给我吧?”

    他看着她,不作声。

    她有点心虚。

    车里的花花绿绿的玩意是多了点。

    零食,话梅,膨化食品。”那那最多我不要这个了。”

    她把散装的饼干放弃了,退了一小步。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个你留着吧。”

    不敢相信,他居然不管辖她的食品范围了?最近他的控制的几乎严苛。

    她瞪大了眼睛。

    他自动地推着车子按照他们先前的路线返回。”其它的我放回去了。”

    什么?!

    欺人太甚!她恼怒了,真的是要恼怒了。”姓安的,你给我差不多一点!我是个成年人。”

    没有听见她忿忿地抗议似的。

    他依然向前走着,不过步子放得很慢,让她好跟上。她的右脚不能走得太快。”你真是越来越喜欢管我了,这个不许,那个不行。我对食物是有自己的选择权的。”

    她生气地喃喃,故意和他隔上一段距离,就是不和他并肩而行。

    见她老在后面,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牵住她的手。”晚晚。””最近你就像个孩子,没有节制。””你是不能吃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的,你忘了?回回都是要吐,你的胃本来就不好,再反酸怎么办?”

    他不由担忧地望着她,最近她的食谱和脾气都有些变化,是不是要去找个医生去帮她检查一下?偏偏她自从他出院以后,对医院已经有了某种恐惧,不到万不得已,决不会去。”我就是想吃那些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也觉得为了食物同他争执实在是有点可笑,但她最近确实对以前不屑的零食有了奇怪的狂热,几乎欲罢不能。吃到要吐了才行。

    正餐却是一点都没有胃口,这让那个神经容易紧张的家伙,动不动就想带着她去医院检查。”你就留一点给我,又不要紧。”

    她拉拉他的袖子,一脸期待。”不行。”

    斩钉截铁地拒绝,不能姑息迁就。”家里我帮你弄了参汤,你得吃点有营养的东西才对。”

    见到有一瓶虎骨酒,他顺手放到了推车里。

    家里的那瓶估计就要用光了。

    她的右脚要每天帮她活活血,这样下雨天才不会疼的厉害。”可是,我真的是想吃。”

    她还是不死心,留恋地看了又看。”走了,晚上让李医生好好帮你看看才行。””不要啦,。”

    就像拖着个大孩子似的,带着她走到了收银台,彻底杜绝了她的这个念头。

    一手提着大大的购物袋,一手牵着她。

    他们相互侧着头,彼此之间还是再继续着什么小小争执。

    他们走到了一辆普通的车前,打开车门,他们坐了进去。

    离开了他的视线。

    原来是躲到这儿来了。

    好厉害。默不作声地隐了姓名,换了身份,整整让他们找了一年。

    哥哥,你把这个美人就这样收入囊中,可不公平啊。

    黑暗的幽眸闪过一道湛光。

    口袋里的手机在响,他拿到了耳边。”喂?”

    地狱里的问话传来。

    地狱的使者回答。”是的,我找到他们了,爷爷。”

    陷落,是一个动词。

    繁华,是一个名词。

    我们会陷落在一张繁华的网里,彼此挣扎,彼此靠近。

    却最终逃脱不了那网下里的宿命。

    上帝也无能为力。

    (完)

    哦,结束了。

    我坚持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结局,但是小a他们认为故事就是故事当然要永远的快乐美满下去。

    所以我退一步,她们也退一步。

    啊各位,这个结局是本人比较喜欢的,至于各位看官的想法嘛嗯

    各持己见,各取所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