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蛇之庭之般若 > 正文 (17)
    那声音不是鸣海的!

    若宫猛地睁大双眼,居然透过蒙在眼睛上的布看到了对方疯狂的表情。

    几绺黑发垂落在白皙的额头上,男人的双眼闪动着狰狞的光芒,而那在暗色中浮现出来的容颜正是侦探给自己的资料中所带着的编辑佐久间鸣海的容颜!

    所有的声音都发不出来,忽然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向下压了过来,若宫看到站在他身后矮小的少年,手中握着的刀伤沾染着刺目的红色。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尽管年龄不对,但是那却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

    少年挥舞着刀子,一刀又一刀的刺了过来,自己的身体忽然能动了,若宫将那压在自己身上的身体抱起来,拖动这向着熟悉的二楼走去。楼梯在脚下发出哀鸣,若宫将已经死去的男人丢入浴缸之中,转过头来看着孩子的脸。

    得意的目光看着死去的男人,孩子的双眼在转到自己脸上时变成了渴求和仰慕。

    「我杀死了他,现在父亲是我的了吧?现在母亲和他都死了,父亲就是我的了吧?」

    摇晃着向自己伸过来的双手沾着男人的血液,红得让窒息。

    若宫发出尖叫声跑下楼去,将自己锁在书房之中。他从架子上找到那本藏起来的日记,手中沾上的那男人的大片鲜血滴在最后几页上,晕染开来。若宫蘸着那些红色的液体,飞快的写下心中的烦乱情绪。

    ==========================

    征夏杀死了佐久间!我看到佐久间倒在身上的尸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能让征夏死,不能,我把佐久间的尸体拖到二楼,我想用硫酸将他的尸体化掉……我下不了手,我已经厌倦了,争夺我的两个人都死了,我爱的人也死了,我害怕征夏,我害怕这种畸形的感情,饶了我吧……

    ==========================

    在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若宫忽然醒悟了。

    自己在做梦,这不是自己,而是鸣海的父亲,而刚才所发生的事也全部都是过去的事。

    尽管如此想着,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若宫拉开拉门,慢慢的走到庭院中的那棵山樱下面,用先前绑住双眼的带子挂在粗壮的树枝上,随后将脖子探了进去。

    意识被剥离出去,若宫一下子站在那间堆满了书的书房中,看着外面随着夜风摇曳的尸体,胸口中满是悲哀以及对这栋宅子的恐惧。栖息在这里的般若,让所有的人都发了狂,而走向扭曲的思路。

    猛地睁开眼睛,若宫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大口的喘着粗气,那种仿佛被灵魂附身的可怕感觉一直萦绕不去。

    「你醒过来了?」

    身边传来温柔的询问声,让若宫的血液为之冻结,僵硬的转过头去,就看到穿着和服的少年正在梳理那头过长的黑发。他的动作温柔迟缓,脸上也带着笑意,和梦境之中那种恶毒的模样截然不同。

    若宫没有起身,双眼只是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以及不知不觉长出娇嫩绿叶的樱花树,仿佛再次看到了在樱花树枝上摇晃的黑色身影,仿佛控诉着这疯狂的一切般,轻轻的随风摇晃着。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鸣海没有想动的模样,若宫就爬起身来去走廊接的电话。话筒中传来总编熟悉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慌乱。

    「喂?鸣海老师么?十分抱歉,本来决定负责您工作的高桥真理子失踪了,现在已经报警,员警也已经展开了搜索。关于您的工作,我们会派另外一个编辑过去的。所以说稿子的事……」

    若宫反射性的伸手将电话筒放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真理子失踪了。

    那个直到现在还爱着自己的女人失踪了。

    突然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还是觉得有些伤感。

    接下来会是谁呢?如果想要保护自己重视的那些人的话,就不要去接触,也不要去想。

    就算鸣海没有告诉自己他所做的一切,也不代表他没有做。

    若宫感觉到胸口中似乎被人硬生生的掏走一部分,空荡荡的什么也想不到。

    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生都会留在这栋古老的房子里,灵魂被恶鬼所吞噬,就算是死,也无法离开。终有一天自己会被这种疯狂的感情吞噬,或者是同化成一样的恶鬼。不知道自己对那孩子的爱恋会不会变成和他的执着同样的东西,原本在惧怕着这点的若宫在知道了过去的一切时,却也不再那么在意了。

    既然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那么还在意什么?如果不是被吞噬,那么就是吞噬对方。

    「般若」在心中静静栖息着,随时都有可能冲破束缚,冲了出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