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啊,那套书昨天刚刚卖完呢。”收银小姐配上了过份灿烂的笑容,“但是再往前走两个街区的那家分店说不定会有。”

    西里斯好难过,但他还是微笑着道了谢,然后打起精神走到两个街区以外的另一家书店去买书。

    “诶,詹姆斯波特来干嘛?”小巴蒂克劳奇一脸嫌弃地凑过去问雷古勒斯,“碍手碍脚的烦死了。”

    雷古勒斯白了他一眼,“你就看他不顺眼别找借口了,你自己搞不定里德尔先生你还不许别人搞定啊——诶对了你昨天不是和安希亚出去吃饭了么?”

    小巴蒂得瑟地笑了笑,“是呀。”

    雷古勒斯看了詹姆斯一眼,又看了看小巴蒂,“里德尔先生喜欢詹姆斯也不是没道理嘛。”

    小巴蒂的眉毛瞬间拧起来,“你说啥?!”

    “大律师总是要比小渣男靠谱一点的。”雷古勒斯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孩子你真是图样图森破”的表情,“好好和安希亚谈恋爱吧你,他们俩都要结婚了你没机会了。”

    小巴蒂脸上所有表情都消失了,他在原地愣了几秒钟,雷古勒斯十分不负责任地转身继续干自己的活儿。“雷古勒斯?”

    “干啥啊?”被叫的人颇不耐烦地扭头瞪了对方一眼。

    小巴蒂哭丧着一张脸,“英国啥时候同性结婚能领证了?”

    “要结婚证干嘛?”雷古勒斯皱着眉还问的挺认真。

    小巴蒂克劳奇觉得自己好想哭。

    西里斯买完松饼之后心情已经非常糟糕了,那家店排队的人无比多,而且来搭讪的姑娘技巧也太差了,你先踩别人一脚还让人家给你推特ID你傻吗?!

    他特别怀念当年读书的时候和詹姆斯在学校里勾搭的纯情小姑娘,开个玩笑都会脸红的那种,像现在这样露着大腿和不大的胸的一上来就调情的还真不是他的菜。詹姆斯肯定也怀念学校里的姑娘,西里斯惆怅地想。

    如果詹姆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你是说现在在健身房里狂甩肉的或者妈妈瑜伽班抱几个小孩子的那种吗?

    买松饼的店离实验室不算远,但西里斯还是决定不要拎着咖啡店外带盒和一堆砖头书狼狈不堪地走过去,于是他奢侈地招了出租车。

    等他走进实验室的时候他特别怀疑那些人都把他当成外卖小哥了,谁家外卖小哥穿Dolce&Gabbana啊?!!西里斯看了眼身上皱巴巴的衬衣有点原谅了那些误解他的人。

    没关系,他怜悯地看着那些年轻孩子想,等你们结了婚也是这鬼样子。

    “西里斯。”雷古勒斯从门口探出头来笑眯眯地喊他,西里斯也露出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走过去,“辛苦啦。”雷古勒斯说着打开外卖盒递给小巴蒂,“你看到詹姆斯了吗?”

    西里斯回头看见趴在椅背上笑的不能自己的好朋友,“没看见。”他说,然后犹豫了一下颇为嫌弃地扯了扯衬衣,“你有备用的衬衣么?”

    除了丝袜原来衬衣也有备用的?雷古勒斯疑惑地眨了眨眼,“没有啊,等会去买一件呗。”

    小巴蒂克劳奇听着他俩的对话直翻白眼,他也是富二代呀,他还自主创业呢,他还穿无印良品呢。他正在心里热火朝天地吐槽布莱克兄弟呢,转眼对方就开始讨论午餐吃什么了,小巴蒂想把桌子上还没收起来的氰化钾灌进雷古勒斯耳朵里,亏他还以为雷古勒斯是良心发现给他带了松饼,原来是要和小情人去吃更好的你当逗狗呢!!“哦,我中午也要去那吃,我约了安希亚呢。”

    雷古勒斯转过头看了看他,“可是詹姆斯他们也要去。”

    小巴蒂差点吐出一口血来。如果不是天天忍受雷古勒斯布莱克他早就在无数次和对手玩卧底游戏的时候死无数回了,谢谢你,雷古勒斯,但我们还是绝交吧。

    雷古勒斯看着他愤然离去的背影耸了耸肩。

    雷古勒斯选的餐厅环境相当不错,四个人围着小圆桌坐在一起感觉有点诡异,他们聊着聊着——其实就只有三个人在聊天——就聊到了实际问题上,“我觉得老是这样也不太好啊。”詹姆斯看了里德尔一眼,就像在看一个自闭症儿童。

    “那就结婚呗犹豫啥啊。”布莱克家兄弟俩异口同声地回答他。

    “不过你俩这样也和结婚没啥区别了,除了生不了孩子。”西里斯吃着炸鱼说道。

    雷古勒斯玩着手机,“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

    詹姆斯突然想到布莱克夫妇是多么传奇的人物,居然能忍受他俩二十多年。“重点已经偏到澳大利亚去了。”他翻了个白眼。

    一直处于聊天中心之外的里德尔突然开口,“詹姆斯手上有戒指你们没看到么?”

    高冷到没朋友的人就是有这个特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雷古勒斯在心里给上司点了个赞,“但还是要有婚礼吧。”

    西里斯表示同意。“詹姆斯你结过一次婚有啥建议么?”

    气氛瞬间急转直下。

    哥哥你不说话的话我这个月都不使唤你。雷古勒斯想。“可以去别的地方办婚礼,只请熟悉的人。”

    詹姆斯也赶紧挽救气氛,“对啊对啊我们可以去马德里。”

    为什么要去马德里……两个布莱克对视了一眼,里德尔抬眼看了他们一眼,“嗯可以慢慢考虑,你们俩呢?”他看向坐在一起的两兄弟,“一起?”

    两个人同时放下了刀叉,抬头面无表情地看回去。里德尔挑挑眉表示可以再讨论。

    午餐过后三个人都觉得关于结婚的讨论有哪里被忽略了。

    回到实验室看到一脸怨恨的小巴蒂之后雷古勒斯想起来了。完全没有用处的结婚证嘛,他想,不要也无所谓啊。

    好孩子你上政治课的时候都在睡觉吗?

    作者有话要说:  卡文卡到死【吐血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