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科幻小说 > 狂恋弑情帝国 > 正文 (24)
    "他们啊!眉宇间那气质,绝非普通人,他们绝对是贵族中的贵族。"好奇的侍卫们忍不住都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这几位客人是三天前住进来的,别看他们穿着普通,可那气质绝不是普通富贵人家所具有的,而且他们都是罕见的俊男美女哦!"小二神神秘秘的继续道。

    "虽然他们年纪似乎也都不小了,可绝不影响他们的绝世风采,在他们身上看不到时间流逝的痕迹,反倒添加了那么一分神秘莫测的魅力。"

    忽略楼下的窃窃私语,抱着独子的洛斯难耐心底激动,三步并作两步攀上二楼的木梯,站在楼道边望着背对着他,倚窗欣赏海上风光那熟悉的背影,他只觉得喉咙中似乎被什么堵住无法言语。

    "大哥"微微哽咽洛斯嗓音沙哑终于喊出声来。

    "洛斯,真是好久没见。"琉璃风采依然,似乎上苍异常厚爱他,无情的时光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看样子你过的不错嘛!"轻摇着折扇,琉璃踱到洛斯面前,脸上带着一抹久违的微笑。

    "大哥"放下儿子洛斯伸手想抱住近十年未见的兄长。

    "咳咳"一道恼人的轻咳打断了洛斯热情的妄想。

    "圣君陛下"瞅着不知何时挡在他和琉璃之间的俊伟男子,洛斯恭谨的施礼道。

    "罢了罢了!我已经退位了,早不是什么圣君,现任的圣君还在万里之外的皇宫里,我只是行游天下的一介布衣,贵为亚伦迪司王夫的你,还是不要如此多礼的比较好!"轻揽住琉璃的肩,炫烽冷冷的扫了洛斯一眼。

    "这,陛下不你,我"洛斯手足无措的瞅着冷言冷语的炫烽,不知道如何称呼才算不失礼。

    "好了,不要难为洛斯大人了,再怎么说他都是七弟的结拜兄弟,这样吧,我们出门在外也不讲究什么繁文缛节的,你就称他为玄先生好了。"右侧雅座包房中走出一位年不过三旬丰姿卓然的貌美妇人,未语先笑浑身上下洋溢着祥和的气息,只见她走到洛斯身边出言为她解围。

    "谢谢!呃!皇后娘娘?"洛斯感激涕零的瞅着来人,但看清来人后,他又一阵子呆然。

    "哎哟!我都说了,出门在外一切从简,而我也不再是什么皇后,叫我梦娜吧!"妇人轻声浅笑,神态安详雍容。

    洛斯不解的瞅着和睦相处的三人,虽然他确实很迟钝可这并不说明他很白痴,而君上对大哥的独占欲又是如此明显,就算白痴也都该心里有数了。

    "洛斯将军,真是许久不见了。"洛斯身后传来带着浓浓睡意的问候。

    身后慵懒的问候声让洛斯仍不住打了激灵,心底暗自嘀咕不是那个小恶魔也跟着来了,他硬着头皮回过身瞅着眼前和大哥有七分相似的少年,咽下到嘴边的呻yi,他异常恭敬的道:"见过大皇子。"

    "大皇子?"灵活的手指旋转着手上的寒玉扇,少年似笑非笑的瞅着洛斯。"谁是大皇子啊?我记得当今圣君只有俩弟弟,好像没有长兄的哦!"

    "这"洛斯额上涔出汗滴,他知道少年是大哥的螟蛉义子,虽然大哥出身皇族可身为神祭的他本身并没有爵位,而他的儿子地位就更加模糊。叫什么?皇子?不成,世子也不对。正当洛斯急得满头是汗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清脆声音把他从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

    "庆澜,你怎么老是改不了你爱恶作剧的臭毛病。"来人轻声叱责着一脸无所谓的少年,伸手扶起洛斯柔声道。

    "叔父大人,您不要和那个不知礼节的小子一般见识,他被义父大人给宠的无法无天了。"

    洛斯抬眼瞅着眼前美丽少年和善笑颜,眼中布满了感动。看清来人洛斯连忙叠声推托道:"不敢当,青璇少祭祀大人。"

    "咦!叔父大人您怎么如此客气,您是义父大人的结拜兄弟,身为小辈的我们当然要称您一声叔父。"少年张大如水的双眸诧然瞅着洛斯。

    "岚,我们不理他,他愿意当磕头虫,就让他当去好了,你看这小男孩好可爱哦!"砜甩都不甩洛斯一眼,竟自低下头与被父亲放在地上满脸不解的小男孩对视。

    抱歉的对着洛斯一笑,青璇也凑了过去。

    这回洛斯不只是额上冒汗了,而是全身sh透了,他记得大皇子好像有严重的恋童癖,要不青璇也不会让他从外面给捡回来,现在见他看自己宝贝儿子的那种眼神,洛斯汗如雨下

    琉璃看了一脸不安的洛斯一眼,无力的摇了摇头,真是不明白经过无数风浪,游刃有余的周旋于各国狡诈如狐的政要之间的洛斯,怎么一碰到砜儿马上就变得头脑迟钝任其摆布了。不想拜弟过于焦虑,他走过去伸手抱起被两个义子围绕的小男孩。

    "呵!长得像他母亲!"端详着抱在手上雪白可爱的男孩,琉璃轻笑道。

    "不过,性格有些像他父亲!"炫烽看着不耐的扭动身体,眉宇间全是厌烦的小男孩。

    "耐性要比他父亲好的多,想来将会是一代天骄。"炫烽从怀里掏出一串晶莹的水晶项链挂在小男孩的颈上,指着中间最大珠子道:"小洛斯,这个是避火珠,有驱邪避火之功效,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不"扯了扯脖子上的坠子,小男孩不满的道:"我不叫小洛斯,我叫摩利斯,还有我是男子汉才不戴女人的东西。"

    "哈哈!"闻言炫烽几乎是仰天大笑,半晌后伸手摸了摸摩利斯的额头。

    "小子,你不要不知足哦!世上与你颈上类似的珠子不超过三颗的,它是具有神力的宝物啊!"

    "臭小子,你还不道谢。"伸手赏了摩利斯一个暴栗,洛斯出言催促道。

    "臭老爸。"摩利斯不满的嘀咕着,不知如何称谓眼前的两人。

    "谢谢!呃!"

    "叫我伯父吧!我是你父亲的结拜兄长。"善解人意的琉璃轻声在摩利斯耳边提醒道。

    "谢谢两位伯父大人,你们所赠宝物摩利斯一定会妥善保管。"挣扎的从琉璃的怀里下来,摩利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向两人拱手。

    "呵!"众人被摩利斯的小大人模样逗笑。

    "嘟"一声号角声从海边传来,一阵吆喝从停靠在岸边的小船传来。

    "海龙号的客人们准备上船咯"

    "义父大人,时间到了,你们还是长话短说吧!"青璇拉着不情不愿的砜向外走去。

    "我们先下去了。"梦娜也抿嘴一笑,伸手领着摩利斯翩然离去。

    偌大的空间中除了理所当然站在琉璃身边的炫烽外,就只剩下琉璃和洛斯兄弟两人。

    "大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洛斯走到窗前望着招呼着人手搬着行李的阿布纳兄弟,不解的回首瞅着也举步走到他身边的琉璃。

    "出海"琉璃神态悠然的望着海上迷人的风景,当空的耀日为波涛起伏的大海涂上了灿烂的金黄色,古铜色肌肤的水手忙碌为出航前做最后的准备。

    "大哥,您这一去什么时候才回来?"洛斯并没有过分寻根问底,隐约觉得这次会是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拜兄。

    "不知道!迢迢旅途,无尽海路。我不知道,此去何时是归期。人生充满了无数的变数,或许我是受世人崇拜的神祭,神的代言人,但我并不是全能的神,我只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普通人而已,离开这里远离这片土地,抛开一切束缚枷锁去完成我自幼行遍天下的梦"转过头瞅着洛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琉璃做着最后道别。

    "洛斯,这里是我离开前的最后一站,看到你生活美满幸福,备受人民的拥护,我就放心了。此去茫茫大海音信难通,不知何时我们兄弟才能再度相会,帮我向其他兄弟道声抱歉。"

    洛斯站在码头上望着渐渐远去的船影,脑海中闪过往昔的一幕幕,同欢共苦十年,同悲同喜的十年,十年的军旅生涯朝夕相处,那份情早已不下于同胞手足。

    "大哥大哥"如雷的马蹄声由远而近,焦虑呼唤声断断续续

    扔下无法靠到码头的骏马,几道身影起伏间飞了过来,站在洛斯旁边的几个侍卫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跃道洛斯身后。

    "大哥呢?"来人气急败坏的抓住洛斯脖领追问道。

    "走了"望着渐渐消失的白色帆影,洛斯神色木然的回答道。

    "为什么你没有留住他"总是谈笑用兵的奥托,此时却气急败坏的大喉着。

    "因为大哥说,他好想做个普通人。"洛斯轻声自语。

    "我想这种结局对大哥来说是最好的。"

    慢慢松开手奥托神色戚然的望着只剩下一个黑点的船影。

    "也许吧!大哥前半生一直都被无数的绳索束缚着,现在终于能放下一切去实现他的梦,我们应该祝福他的。只希望他厌了外面的风霜,烦了颠沛流离,能够想起我们这帮共患难的兄弟们回来看看我们,我也不再奢求什么。"

    "大哥,他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我们会等到他的,落叶终会归根的,飘荡在外的孤子,早晚有一天回来自己的土地上。"艾伦也以同样的姿势望着空空荡荡的海平线。

    "是的,不管多少年,我们都会等的。"

    "是的,我们会等。"

    "大哥,我们等着你的归来。"

    站在码头上,八位各具风采的中年汉子,一同眺望着日渐西落的红日,默默的祝福着远去不知归期的兄长。

    自此后飘香楼年年接待这么一批奇特的客人,他们总是在同一个特定的时期到来,包下整座飘香楼一住就是一个月,每次他们都坐在二楼凝视着海外归来的旅人。但他们总是兴冲冲的来,失望的离去

    时光缓缓的流动,岁月掩去了一切痕迹,曾经兴盛的王朝也在历史的洪流终慢慢消逝

    在后世的史记中《贤君名将录》里曾记载过这么一对君与臣

    泰坦之盛世期,曾出一贤君一名将。

    兄与弟齐心力,君与臣共创盛世朝。

    惩女干臣护子民,招贤礼士共筑明君。

    国富强民安康,兄弟君与臣激流退。

    不恋繁华富贵,携手远遁茫茫沧海。

    另一本《奇人轶事录》中记载着这么一个传说:

    一些遭遇海盗袭击的商船幸存者,诉说着被一群神仙般容颜的人搭救的传说。

    天上仙飘然至,惩凶缉恶,救助众生,翩然而去

    这则故事被吟游诗人知道了,编成了动人的诗词传颂着,由于那轻松小调,琅琅上口的歌词,再加上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渐渐的传遍了各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