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没种你就滚番外(下) > 正文 (68)
    声音越来越小,慢慢的呼吸绵长。

    他的凯子现在很勇敢,以前那个胆小鬼早就消失了,他变得勇往直前。

    这些年,对他的爱,支撑了他,让他变得这么有勇气。

    其实,爱情就是这样,有了爱,就是有了靠山,有了靠山,那还怕什么?天塌了有靠山呢,出事儿了有靠山呢,相信你,依赖你,并肩而战,互相依偎。

    世界不用太大,住着你和我,父母我们的兄弟就好。心也很小,住满了一个我,就够了。

    我是你强有力的后盾,我是你所有有力力量的来源。

    相对的,你也是我所有幸福的所在。

    能拥有彼此,是多大的幸福啊。

    今天这事儿,兄弟们的帮忙,老天的帮助,凯子的顽强。才能保证他平安无事。他谢天谢地,把他完整的幸福还给自己。

    我爱你,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胜过命,胜过一切。

    你问我,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

    我答应你,照顾父母活下去。可是,下半句话你不知道,我会活下去的,但我的心随着你死了,活着的只是一个躯壳,会日日期盼,早日随你而去的。

    爱情,就是这么自私,我的生命力,你是我的所有。

    亲吻,在他的额头,小心的放下他,被子裹得紧紧的,起身下床去扭来毛巾,隔着被子给他擦拭身体,身体内的液体也让他擦掉,大腿,身体上,所有因为刚才剧烈运动弄得青紫的痕迹,都涂了药。

    折腾这么久,天都亮了,潘革却没有休息,关了手机拔了电话线,窗帘拉的厚厚的。

    张辉悄悄地敲门,穿着一身睡衣,送来一个保温桶。

    “乌鸡汤,我昨天就让厨师炖上了,你快给他吃点。里边我让厨师放了安神的药材。”

    张辉还没走呢,陈泽也上来了,拖鞋睡衣的,手里拿着一个香盒。

    “昨天林木翻腾出来的,据说这东西安神,你给他点上一点,别吓坏了睡得不踏实。”

    “睡得跟小猪一样。”

    潘革浅笑着,他这群哥们,真的很好。悄悄打开卧室,推开卧室的门,就听见呼噜声。

    这才都放心了。

    “我先开个会,一回就回来。”

    走走,都先回去把,大清早的,回笼觉都没来得及睡呢。

    潘革哄着黄凯,一口一口的喂了鸡汤,黄凯还以为自己梦游呢,眼睛都不睁的,一碗鸡汤就给灌进去了。又点上了安神的香料,这才出门,刚下了一层楼梯,潘雷打着呵欠站在门口呢。

    “二哥,你上班啊,那中午我上去叫他过来吃饭啊。”

    “中午我就回来了。”

    “哦,那你们也来我家吃饭吧。过会我买菜去,想吃啥啊?”

    “上次都说想吃羊肉了,你多买点羊肉吧。”

    “羊肉发物,吃多了对他的伤不好,我整点清淡的吧。到时候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吃饭。”

    挠着肚皮进屋了,要不是为了堵二哥,他才不早起呢。回屋搂着宝宝睡觉去。

    黄凯肚子终于饿了,醒了,潘革也刚进门,脱了警服外套,看见他在床上打滚呢。

    “伤口疼不疼?”

    “不疼了,我屁股疼。”

    “做噩梦没有?”

    黄凯抹抹嘴。

    “我梦见跳进一个好大的游泳池,我却不会水,一口一口直喝汤,不喝都不行。”

    “尿床了吧?”

    挤兑着黄凯,凑近了嘴对嘴的亲了一下。

    “切,怎么会,我三十几岁了,才不干那么幼稚的事情。”

    潘革笑笑,捏着他的脸看看,嗯,脸上的伤口消下去不少,淤青也没多少了,就是嘴巴那里还有些紫黑色,眼角也有些青。

    “下楼,雷子做饭了,说给你压惊的。”

    艾玛,关键时候还是哥们最给力啊,做啥好吃的啦?他都想着了,红烧猪蹄儿,炖排骨,糖醋小排,孜然羊肉,板鸭,烧鸡,好多好多,喷香的好吃的。

    欢蹦乱跳的下楼去。

    一进门,林木夏季他们也都到了,潘雷大手一挥。

    “谁也不用你们帮忙,等着吃就成,十分钟后,咱们吃饭!”

    田远坐在沙发上拼命的吃零食,一包薯条,一包虾条一会就给吞进去了,这又开始进攻饼干。

    “你干嘛现在吃这个,过一会就吃饭了。”

    林木有些奇怪。田远最喜欢吃潘雷做饭的啊。

    田远点头,是啊,就因为快吃饭了,我才吃这个啊。

    林木皱了一下眉头,觉得不太对劲,赶紧抢过一包饼干,也开始吃。

    夏季手放在肚子上,笑眯眯的。

    “我拿出吃自助餐的架势,来吃潘雷做的饭,潘雷做的排骨简直绝了!我等他做的排骨。”

    黄凯也凑上去,拼命点头。

    “是呀是呀,我也等着呢!”

    十分钟后,潘雷终于宣布,开饭啦。

    嗷呜的一声,这群人往上一冲,田远抓着零食就跑卧室了。

    “我ca你大爷的啊潘雷啊,你大爷的请我们吃饭,你就给我们吃小白菜煮水泡豆腐啊?你以为撒一点盐,这就是菜了吗?青白一片,肉呢,我的酱排骨,大烧鸡呢?”

    黄凯惨叫出来。太没有人性了!潘雷,你大爷的,你给病号就吃小白菜煮豆腐吗?除了盐巴,就连酱油都不放的菜?这是老和尚吃的吧?

    “哎,你受伤了,不能吃大油的东西,我这是为了你好啊!”

    “放屁,老子就缺肉,我要吃肉啊!”

    “吃肉!”

    夏季跟着抗议。

    “吃肉!”

    林木也抗议。

    “不给做肉吃,就掀桌子!”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田远拼命啃饼干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冲向饭桌,他跑了。他也怕被群殴了吧。

    和几个老爷们撸胳膊挽袖子,要跟潘雷讲讲道理,你请我们吃饭,就用这个菜招待我们吗?抗议!

    一个两个,潘雷打得过,六个爷们一起上,他打不过,惨叫一声,宝宝,救命啊!

    要说最牛逼的还是二哥,潘革拎着潘雷的脖领子,一脚把潘雷踹进厨房。

    “给我家凯子做一个糖醋排骨,我就饶了你。”

    “还有鸡腿啊!”

    黄凯一边摇旗呐喊。

    “对,还有鸡腿。”

    “滚,我家没有鸡腿!”

    “我不管你有没有,我只管你做不做。做不出来,潘雷,咱们哥们好好算算账。听话,满足我家凯子的口福,不要让他委屈啊。”

    潘雷在厨房大吼着。

    “黄凯,你大爷的有了靠山,你就牛逼了是吧啊!”

    黄凯在厨房外边笑得异常得瑟。

    “我有夫人我骄傲,我有靠山你管不着!潘革,我好爱你啊!”

    潘革浅浅的笑着。

    “我也爱你。”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