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倒是旗鼓相当,但是简隋英先下的水,氧气方面就没有李玉充足,一会儿就憋不住了,无奈之下只好钻出了水面。

    李玉抓着他上潜的机会一举把他的泳裤给扯到了脚底。

    简隋英一出水面就大口喘气,等气给捋顺了就大叫,“不公平啊我是先下去的。”

    李玉也窜出了水面,哼笑道:“你多大年纪了,玩儿这种游戏。”

    简隋英干脆踢掉了泳裤,“我乐意。”他深吸一口气,又潜入了水里,追着李/玉下身就去了。

    李玉不甘示弱,也潜了下去,俩人又在水里争斗了起来。

    李玉这边儿裤衩还没扒下来,简隋英气又不够了,他干脆抱着李玉的腰跟水蛇似的缠了上去,一下子堵住了李玉的嘴,从他口腔中窃取着氧气。

    李玉张开嘴用舌头勾住了他的舌头,缠绕xi吮着。

    本来他们以为会很新鲜浪漫的水下接吻,其实并不怎么好受,一会儿嘴里就灌进了水来,俩人都喝了好几口,最后这个吻坚持不下去了,他们双双浮出了水面。

    俩人又是喘气又是抹眼睛的,完了简隋英苦笑道:“你说得对,咱们玩儿这个干什么。”

    李玉指着对岸:“一个来回,看谁快。”

    “行啊,输了得怎么办。”

    李玉咧嘴一笑,“你说怎么办。”

    简隋英轻佻地捏了捏他的下巴,“输的给来个口活呗。”

    李玉还是有些不能适应他说话口无遮拦的,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撇开脸,“行。”

    简隋英哈哈笑了两声,“来来来,我数数。”

    李玉准备好姿势要开游。

    简隋英大叫了一声“一!”然后迅速地用双手破开了水面,身形顺溜地像鱼一样,一下子划出去了两米。

    李玉愣了一下,没想到简隋英能这么赖皮,也赶紧扑通一声游了出去。

    简隋英从小就喜欢玩儿水,五六岁的时候就被他爷爷扔湖里教着游泳,他爷爷后院那片湖就跟他家浴缸似的,他的泳技根本不是李玉能比的。

    果然他一个来回回来了,李玉整整比他慢了小半圈儿。

    简隋英看着渐渐朝他游过来的李玉大笑道:“哈哈哈小李子,你也太慢了吧。”

    李玉佯怒道:“有你这么耍赖的吗,数了一声就自己先跑了。”

    “我怎么耍赖了,我说数数,又没说数加下。”简隋英狡黠地眨巴着眼睛。

    李玉无语地看着他。

    简隋英摸着他的嫩脸蛋儿,“反正你这速度怎么都赢不了我,乖乖认输吧,嗯?伺候伺候哥哥。”

    李玉有些不甘心地瞪了他一眼。

    简隋英还在那儿直乐,“愿赌服输啊,来呀。”

    李玉过去抱住他的腰,咬了咬他的耳朵说,“坐上面去。”说着双臂一使劲儿,把简隋英整个人举出了水面,简隋英借着力胳膊在池岸上一撑,就坐到了岸上。

    他的泳裤早就漂浮在不远处的水面上了,此时下身光溜溜的,绵软的*器趴伏在毛发丛中,正沥沥啦啦地滴着水。

    简隋英大喇喇地张开腿,一副准备享受的姿势。

    李玉泄愤地拧了把他的大腿内侧,简隋英疼得“嘶”了一声,“你这什么服务态度。”

    李玉俯下身,把那软趴趴地一坨肉含进了嘴里。

    简隋英用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扶着李玉的后脑勺,他脖子后仰,发出了一声舒服地叹息,像一只吃饱喝足了的猫。

    李玉对含着男人的东西这种事,始终不是特别情愿,但是他发现自己非常爱听简隋英满足的呻yi,也爱看他因为自己而得到快感的样子。

    李玉第二次给简隋英来口活,比第一次熟练了很多,不至于呛得自己想吐,他来回吞吐着简隋英的性物,温热sh滑的口腔带给了简隋英极大的刺激。

    简隋英抓着李玉的头发,拱着身子把自己的命根子往李玉嘴里送,嘴里发出含糊地声音,“呃……不行,要出来了……你起来……”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

    李玉将那滑溜溜的大宝贝吐了出来,下一秒简隋英果然精关大开,把体液都喷进了池子里。

    简隋英四仰八叉地倒在岸上,他拿脚趾头蹭着李玉的肩膀,贪足地舔了舔嘴唇,戏谑道:“行啊小李子,学什么都快。”

    李玉拍着他的屁股,哑声道:“该我了吧。”他拽着简隋英两条腿想把他拉进水里。

    “等一下嘛。”简隋英懒懒地回了一句,蹬着他肩膀不让他拽。

    李玉的小兄弟正在水里站军姿呢,哪儿能等,就硬要把他拉进来。

    就这时候,简隋英放在楼下的手机响了起来。

    简隋英翻身想爬起来,“我去接个电话。”

    李玉彻底怒了,一下子把他拖进了水里,“你接个屁电话。”

    噗通一声巨响,简隋英落进了水里。

    李玉钳住他的腰,接着水的润滑把手指灵活地往他后门儿里钻。

    “轻点……”简隋英双手攀着岸沿,身体有一丝僵硬。

    他背部地肌肉在水光的润泽下显得光滑诱人,李玉忍不住伸出舌头,顺着他的脊椎往上舔吻着。

    简隋英感觉后背跟过电似的,一阵酥麻,他不禁伸展开了腰身。

    李玉觉得扩张的差不多了,就慢慢把自己的*器顶进了那肉*里。

    简隋英深吸了一口气,接受了那硬邦邦的异物的入侵。

    李玉喘着粗气开始律动了起来。

    在水下的性事对俩人来说都是头一遭,充满了新鲜刺激感。

    李玉用力地撞击着那肠bi内部,一下一下,越来越快,越来越深,水面随着他们的动作泛起了一圈圈波纹。

    “唔啊……啊……”简隋英口中不断逸出低哑地呻yi,狠狠刺激了李玉的鼓膜,使得他的兴奋度成倍暴涨。

    他就跟一只不知疲倦的野兽一般,凶狠地占有着自己的猎物,在他身上打下不可磨灭的属于自己的烙印。

    简隋英攀附着岸沿的手开始发软,他的身体被李玉冲撞着不断前倾,好几次前胸撞到了泳池光滑的瓷砖壁,那冰凉的壁转不时刺激着简隋英敏感的皮肤,下身传来的强烈的快感更是让他无法消化。

    俩人周围的水与空气仿佛都开始升温,将仿佛滔滔无尽的欲火浸染至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根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