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迷川志(上) > 正文 (52)
    所以阮碧纱的语气显得更温柔,“我们回去吧。”

    车子在黑暗的荒野上疾驰,阮碧纱托着腮、靠着枕,不知不觉中打起盹来,却又忽然惊醒,她梦见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清岚在漩涡中苦苦挣扎——

    “阮小姐,下下签,大难。”老者的话如魔咒般在耳边响起。她一扬手,车上小圆桌上的茶壶飞了过来,她执壶把茶水倒在茶几上,然后把水摊开,手指飞快地在水面上描画着复杂的图案,然后,她的脸沉了下来。

    “罗辉,停车。看看清岚在哪里。”

    罗辉停了车,打开车门下了车。阮碧纱也跟着下了车。罗辉蹲在地上,用变得尖锐的指甲在地上勾画着图案,口中念念有词,只见地上图案整个亮起来,像要浮出地面,四朵火花弹出盘踞在四个方位,然后暗了下去,罗辉露出了惊诧的神色,再一次吹动法术,然后,火花还是暗了下来。

    他看着阮碧纱没有说话,答案显然而见:找不到。

    “我们马上回w城。”阮碧纱轻声道,温和的语调却暴露了内心的不安妥。

    罗辉点头。现出原型:一直巨大无匹的兀鹰。阮碧纱飞身上去,兀鹰一飞冲天,瞬间如流星划过天际。

    从他们所在城市到w城并不远,以罗辉的飞行速度,三十分钟卓卓有余。他们到达w城的时候,正是华灯正浓时候。

    街角处,一白领打扮女郎匆匆走过,又忽然停下来脚步回头,有什么反光的东西吸引了她注意,她蹲下身,把东西捡了起来,一条精美的链子,编织很精细,中间夹着一颗细细的红色珠子,色泽艳丽可人,她正在犹豫要还是不要的时候,一只莹白美丽的玉手伸了过来,轻巧的拿走了她手中的链子,“这是我的东西,谢谢。”

    女郎莫名觉得有些恼火,凭什么就是你的了?上面刻有你名字?可当她抬头看到那名华美的女子,瞬间说不出话来:天咯,好美!她呆住,好久才干巴巴的说着:“哦,那还你。”

    女子微微点头,“谢谢。”却明显的心不在焉。她盯着断掉的链子,脸上显出了凝重的表情,女郎心里好奇,可也不好意思开口问,尴尴尬尬的说再见走了。

    华美女子正是阮碧纱。这是她寻着的陈清岚失踪前的最后气息。

    她把链子握在手里,心里沉甸甸的。

    清岚,你在哪里?”

    2

    陈清岚的彻夜不归让陈太感到了极度不安,陈清岚不是没分寸的人,就算在外面过夜,也会打个电话回来让家里安心,可是没有。而且,她手机竟然不通。

    章家的事让陈太有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总担心出事。她提心吊胆了一晚上,到了早上,陈清岚还是没有回来,陈太想报警,被陈先生好说歹说才拦住。陈先生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也觉得女孩子嘛,还是有对象的,有时候忘了报备不归家很正常。为了安抚夫人,他还是派出了人去找,老爷子知道后,脸色黑得墨漆似的。陈先生只得再加大力度去找人。派出去的人一上午快把大半个w城掀了也没找到陈清岚,陈太终于受不了,报警。

    陈先生无奈:“失踪都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呢,警方也不会受理。你冷静点。”

    陈太霸气侧漏,“不受理也得受理,我们陈家养他们那么多年白养的?把他们叫来。”

    老太爷完全认可陈太的做法,“还不快去把张警给我叫来。”

    半个小时候,成个w城的警察都接到了命令:马上放下手头工作全力搜查相片上的女子。大家一看这阵势就知道:得,大家伙。

    某间警察局,一个肥胖的警察粗鲁的将一个文件夹扔在桌上,满嘴怨气,“我草,这又是哪个该死的离家出走的有钱女?我手上还两单杀人案还赶着查呢,谁TM有空帮你找那些脑残弱智白痴的有钱女啊?这TM的当我们吃饱了撑的啊!”

    一个捧着咖啡杯的女警凑了过来,“这女的挺漂亮的嘛!不像脑残弱智啊。”

    “脑残弱智又不是光看脸就能看出来的。”男人鄙夷的白了她一眼,一个戴眼睛的警察走了过来,拍了胖男人肩膀一下,“得了吧,别气了。知道这是谁?这是陈晚清的独女,身家你想想啧啧”

    一听“陈晚清”所有人都呆了呆,粗鲁男人再看相片的目光也不一样了——上头让他们找人,可没说是谁,竟然是本地首富的女儿?

    一直在对面做笔录的女人被推了起来,年轻清秀的面孔、妙曼的身材,她因为盗窃被捉,估计会被判二三年。刚才那些警察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她耳朵,她下意识朝着放着相片的桌面瞄去,这一眼,让她感觉到了生机:这不是那天那幢白别墅前面见到的贴着玻璃窗的女人吗?

    她跟那几个讨论陈清岚的警察说:“我知道,我见过这个女人,我知道她在哪里。”

    几个警察狐疑的看着她,胖警察先开口,“你见过?在哪里?”

    那女子正是莉莉丝,她露出狡诈的笑容,“我告诉你们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她话没说完,胖警察一脚踢在了她肚子上,“少他妈废话。”其他警察微微皱眉,可也没人说什么。胖警察上前扯着莉莉丝的手腕往门口带,“我带她去看看。”又警告莉莉丝,“你他妈的最好少耍花样,不然要你好看。”

    其他人对视一眼,说出陈清岚身份的警察说我去看看,也跟上了。女警察和负责莉莉丝笔录的警察互看一眼,嘲讽意味一致:哼,都迫不及待等着抱大腿呢。

    莉莉丝怕那胖警察再对她动粗,不得已说出了见到陈清岚的地方。胖警察载着她和另一警察去到,只见那里光秃秃一片山坡,哪里有什么白色小别墅?

    莉莉丝惊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同志们有没有过那种经历:牙齿宽松了,要掉不掉的,你无法控制的就想拔掉它,然后拔不掉很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