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其他小说 > 阉奴 下【耽美】 > 正文 完结
    」    喜儿点着嘴「嘘」了声,「说小声点,这话姑爷已经听了数十遍,可不高兴呢。」

    「啊,姑爷不高兴……」

    「当然啦,小姐好不容易才顺利产下男丁,姑爷当然不高兴孩子不像爹娘,倒是像极了舅舅。」那模样,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地。

    「喜儿,小宝儿,孩子以后会变的,奶娘都说了,孩子愈大就会像爹娘。」

    「哦,我记得五娃小时候也像爹,后来愈像娘。」

    「像舅舅就难说了。」喜儿并不乐观。

    芙蓉笑了笑,「把孩子给我。」无论孩子生得像夫家人或娘家人,她都宝贝得很。

    乔宝儿踱至床畔,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还给小姐。

    「孩子像舅舅,生的眉眼儿也是好看。」芙蓉温笑着,欣喜于为夫家传后。

    喜儿凑上前来,小声道:「那性子也像就糟了。」一定要好好教育,像小姐一样善良。「小宝儿,你说对吧?」

    「呃……主子不坏。」他纠正。

    此话一出,芙蓉和喜儿一脸惊愕地盯着他瞧。

    「小宝儿没说错吧?」

    「还是我们俩听错了?」

    气氛顿时尴尬。

    乔宝儿困窘得不知如何解释。「别这样……瞧着我。」他一脸低垂,耳根子红。

    「哥哥对你好吗?」

    「好。他教我习字、打算盘,还有其它。」不过主子也有点坏心,这句话他没说。

    喜儿蹦到他身前,一双眼儿眨啊眨地探究,「真的?」

    他小声:「嗯。」

    「你在府中,还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

    「这样就令我放心了。」她拍拍小宝儿的肩膀,以示欣慰。

    不一会儿,房里陆续来了票娘子军,全是西门府上的旁系血亲,一群女子又说又笑地,话题开始谈论如何育儿、注意事项,一些忌讳等等,房中俨然成为菜市场,乔宝儿被挤到角落挨着,压根无人注意他的存在。

    直到酒席结束,宾客尽欢;人群散的散,走的走,府中仆佣、丫鬟忙于收拾,姑爷和主子一道回房,乔宝儿才被拎到别座院落,夜宿客房。

    房内,烛光熠熠。

    乔宝儿安静地为主子擦拭头发,埋在小胸膛前的面庞热烫,主子今夜喝了不少酒。

    「小家伙,你热不热?」

    「不热。主子有看见小外甥吗?」

    「呵,瞧见了,那个小东西生得像我,西门琰的脸色真臭。」

    「小姐的孩子,长大后会很好看的。」

    「小家伙,你在迂回夸奖我生得俊是吗?」

    「……」一瞬无语。曾经,他认为主子是鬼。

    孟焰一抬眸,映入小家伙发愣的表情。「你被我迷傻了吗?」

    「……」他很清醒,醉态的人是主子。

    「小家伙,你的老毛病又犯了,不说话……不怕我咬你?」

    喝!他的反应顿时机灵,赫然想起,「焰字也是有『臼』,难怪主子喜欢咬人。」

    孟焰憋在他的胸前闷笑,胡诌一通也被他记在脑子里。「那你喜欢我咬你哪儿?」

    他一脸坏坏地问。

    「呃,喜欢……」

    「咬哪儿?」

    388eb荒盏如:)授权转载 惘然【ann77.xilubbs.】

    「咬……」他咬着唇,小脸倏地窜红。

    孟焰不安分的手钻入他的衣裳,掌心游移,捻起胸前的红点揉拧。「这儿如何?」

    有点疼,却又说不上的舒服,他闭上眼闷呼:「不好……」

    孟焰凑唇在他颈项留下缕缕红痕,惹来他似猫儿般地轻叫,唇舌渐渐下移,以牙齿逐一咬开衣扣,另一手加入找寻的行列,捻燃另一边的红点,指尖感受它变挺。

    小家伙浑身轻颤,孟焰勾唇一哂,轻佻地问:「喜欢咬这儿是吗?」

    「嗯……不是……」他摇头晃脑,不喜欢主子恶劣的逗弄。

    「真不老实。」孟焰一把扫落桌上物,房内顿时「叮叮当当」地响了一室清脆。

    随即将小家伙搂上桌,褪下他下身束缚的同时也撂下温柔的诱哄:「把脚打开。」

    轰──一团火药爆炸,烧得浑身迅速由脚底红至发梢。

    怯生生地听话,小手揪着一块布帛,又羞又窘的咬着,以防暧昧的呻yi传出房外。

    霎时房外传来一名家丁的询问:「爷,里面是否摔着了杯壶?需要小的收拾吗?」

    孟焰不禁轻笑,「小家伙,要让人进来收拾么?」

    「不要……」他摇着头,一颗心半吊着,明知主子在开恶质的玩笑但又害怕成真。

    「滚──别来打扰!」

    低沉的喝令轰出房外,小家伙怕羞,这副小身子除了自己,是不肯给他人看的。

    房外的人吓了跳,摸了摸脑袋,便自讨没趣地离开。

    「人走了。」敛下眼,他掬起小家伙的小脚,轻轻啃啮。

    缩了缩酥痒的脚指头,他反射性地伸脚想踹开主子的脸。

    「小家伙别乱动,我可不希望一张脸毁在你脚下。」唇舌沿着脚踝处往上蔓延,深汲气,松开的齿列均留下点点撮俏砂。

    避开小家伙柔嫩的禾幺.处,他吮着大腿内侧的敏感,存心刺激却又不搔到痒处。俊脸一抬,眼看小家伙紧闭着眼,似在隐忍着什么。

    他勾唇一哂,再度低头吻着他的肚脐眼,两手一扣,倏地将小家伙扯来抵住下腹的硬挺处,隔着衣料厮磨,凑唇含住胸前的小点。

    身躯随着主子轻晃,手抓着垂落胸前的发,不由自主地弓起身,配合那火热的磨蹭。

    「焰……」轻叫着,目眩神迷他的孟浪之下,仍有温柔。

    他辗转挑逗舌尖下的红点,轮流啃啮、xi吮了会儿,悄然将小家伙往下挪,唇舌攫住他的小嘴,勾绕软绵绵的舌,温柔地纠缠,时而探入深处冲刺。

    下腹的欲望愈来愈紧绷、坚硬,火热的摩擦着余势,两人不间歇地喘息,他的粗喘和他尖细的嘤咛的交融,催化情欲燃烧,似火。

    四片唇瓣分开,一双手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环绕主子的颈项,四目交接,两人都醉。

    小脸嫣红,熨烫着主子的俊逸的面容。

    孟焰以指尖摩娑他略肿胀的唇瓣,软语呢喃:「小家伙,喜欢我咬哪儿?」

    「都喜欢……」

    「嗯。」孟焰吻着他发烫的脸颊,两手扣住他的腰往上一提,埋首于他的双腿间,以唇舌爱抚他的柔软,时而轻咬他的余势,他浑身抖得厉害,耳畔缭绕一声声的啜泣。

    一双眼眸染上蒙蒙泪雾,浸yi在情欲漩涡,浑身让主子吮咬的醉了。

    首度渴望他的坚硬进入,轻唤着:「焰……快点……」

    桌案上他衣衫不整,门户裸露羞涩的花蕊,几经润泽,绽放一抹媚红诱惑着主子。

    他的贲张到达极限,褪去一身束缚,欲望一挺,渐渐没入那幽嫩的禁地。

    噢!小家伙又热又紧,瞬间将理智淹没。

    疼!眉一拧,眨着氤氲的眼,晃动的身躯随着来势汹汹的戳刺而抽cu,他紧攀住结实的身躯,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孟焰轻揉慢捻着他的余势,给予温柔的刺激,感受到小家伙渐渐放松,一双小脚缠了腰腹,似催促他更激烈的对待。他勾唇一哂,精悍的腰用力顶入,放纵欲望驰骋。

    「啊──」他整个人显得眩晕,持续撞入体内的坚硬刺激到敏感点会舒服……

    小家伙陶醉的表情诱人,孟焰揪下他的手,引导他摸弄爱抚小巧的余势,小家伙沉醉地配合,他高举他的脚踝,眼下的视觉煽情,挑起身体感官更深一层的愉悦。

    「嗯……啊……」乔宝儿感到体内似有一团火窜至下腹,指尖下的余势溢出些许热流,濡sh了小手,他忘情地摸弄、探索身体官能产生的愉悦,催促着:「焰,快……」

    小家伙的体内不断紧缩,夹得欲望濒临倾泄边缘,孟焰一咬牙,精悍的腰腹一阵菗餸,震得小家伙呼出腻人的叫喊。

    而他埋在他体内深处释放一股热流,浑身汗水淋漓地覆在小家伙身上不断粗喘。

    乔宝儿恍神良久,直到身上的重量几欲将他压碎,他才扭动着闷叫:「好重……」

    孟焰吻了吻他透红的脸颊,醉意已清醒了大半,「小家伙,你从哪儿学来的媚术,搞得我差点醉死在你身上。」

    轰!「没……没有。」他一掩埋入主子的肩窝,轻咬着,以示他乱冤枉。

    孟焰笑了笑,搂着他回到卧榻,床帏垂落,遮掩了一室春光,「睡觉。」

    习惯有小家伙趴在胸怀,一条被从头覆盖,掌心抚摸着光滑的臂脊无疑是种享受。

    「我好热。」闷在被窝下的人抗议。

    探出小脸,挪至主子的脸庞,喜欢这舒适的位置,他敛下眼,心满意足地趴着睡。

    碎吻着他的额际,孟焰道:「明儿,我带你回府。」

    「不留下几日吗?」

    「不了,我会认床。」

    「嗯,主子上哪儿,我就跟哪儿。」他渐渐习惯睡在主子身上,无论到哪儿都睡得着。由衷发出的言语听来似承诺,浑然无觉掌心下的心脏倏地发热。

    他的卑微低下,闯入主子的生命之中,给予渴望中的真实。

    孟焰搂着小家伙,轻合上眼,可预见漫长的未来,不再寂寞。

    夜深,人静。久久无法入睡的人,终其一生,只爱属于他的小家伙。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