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有我,这样很好,我很喜欢。

    ☆、番外之陈年旧事。

    三年二班。

    中年发福的男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喋喋不休的讲着公式,台下是一群青涩又木讷的学生在埋头苦干写草稿。

    “小末,今晚放学去打球不?”

    齐思撞了撞坐在旁边的季末,他穿着校服,歪歪扭扭的,加上清秀的皮囊,浑身上下都是痞子气,倒有几分人模狗样的意味。

    季末的衣服整洁,规规矩矩,十足老师眼里的乖学生。他偷偷看了一眼在讲台上的老师,再埋头进书堆里。

    “不了,后天要测验,你快复习吧,我帮你整理好笔记了。”

    “哎,你爱我的地方不太对。”齐思无趣的翻了几页手里的数学书,“周末呢?”

    “好。”

    当初班主任就是看齐思太调皮,干脆安排他坐在班上公认的好学生季末身边。没想到,两个风格不一样,性格又极端相反的人竟然成了好朋友。

    晚上自习是不用指望齐思会来,他早就悄悄咪咪的爬墙跑出去玩了。

    “啧,累死你大爷我了。”

    齐思讲着粗俗的脏话,脱下校服,戴着一枚不显眼的耳钉,打扮成与他年龄不相符合的成熟。

    远处一名大学生,推着单车缓缓朝他走来。

    一成不变的表情,严肃又正经。

    “真是见鬼了!”齐思一瞧,满脸嫌弃与惊吓,连忙转身跑。

    那个人叫徐泽明。

    十几年前住在他家隔壁,算是青梅竹马。

    印象中徐泽明是个奇怪的人。

    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时常惨白的脸色,透出阴森森的气息。

    一想到小时候一直跟在那人身后“泽明哥哥”、“泽明哥哥”的喊着。

    肯定是小时候不懂事才这么想亲近那人。

    长大后明白了一些事便渐渐远离。

    没想到这个徐泽明像鬼魅一样,时不时出现在他面前,前几天还在半路突然拦住他,特别冷静的对他告白。

    哈?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告白?

    可以,这很强势。

    那双深邃的眼睛,如一汪深潭,看得齐思脑门发毛。

    齐思当时一脸懵逼,等反应过来立刻撒腿就跑,一溜烟人就不见了。

    过后这几天,徐泽明阴魂不散的跟着他,就这么站得远远,用幽幽的目光注视他。

    “真可怕……”

    齐思回想一下,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其实说起来,徐泽明会对他告白,也有一半是他不对。

    正处叛逆期的齐思,几乎是学校所有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虽然说这个黄赌毒从不做,但是抽烟喝酒打牌倒是样样精通。仗着美丽的外表和张扬的个性,还有这张能言善辩的嘴。除了季末,谁都搞不定他。

    当时齐思那群猪朋狗友,同样是混子,一群混混聚在一起就爱吹嘘。

    徐泽明那天很不巧的经过那条路,看到齐思这副堕落的模样,甚是不屑的瞥了一眼。

    不知道是谁来了句玩笑,引发一个赌局。心高气傲的齐思在乎自己的面子,硬着头皮信誓旦旦的答应。

    赌局是齐思敢不敢拿下这个同样清高的大学生,并且玩弄在掌心之中。

    在这之前,齐思压根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也能在一起。

    某天夜里。

    “喂,要不要试试和我接吻啊?”

    齐思在夜里妖冶得像只花蝴蝶,用季末的话来说,就是腐烂的内在白瞎了这张皮。

    徐泽明蹙起眉头,颇为不满,“你在发什么疯?”

    齐思二话不说就覆上那双唇,柔软的触感,清冷到骨子里。

    然后,在徐泽明愣然与震惊中,潇洒的转身走人。

    殊不知,没有灯光的街道下,齐思黑暗中的脸红到耳根。

    异样的快感在心底萌发。

    徐泽明直勾勾的盯着那抹仓惶离去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站了很久。

    周末。

    齐思硬拖着季末这个三好学生出来玩,两人踩着单车从郊区到海边,中午出发,到达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

    昏黄暗淡的夕阳里,太阳凄惨的被大海吞掉一半。

    “齐思,你听说过同性恋吗?”

    季末并非真的乖巧的学生,他只是单纯长得比较斯文无害,肚子里的怀心思不比齐思少。伸进齐思的裤袋摸索出一盒烟,熟练的抽起来。

    “什……什么同性恋?”

    提起这个,齐思就想到他大胆主动的亲吻徐泽明的事情。

    季末眼底浮现出迷茫与无措的感情,“就是……就是两个男人一起。”

    “不知道。”

    “你说,两个男人真有可能……呃……那个吗?”

    “怎么不可能!”我连接吻都试过呢!齐思毛毛躁躁的揉着凌乱的头发,试图扯开话题。

    他听到一声叹息。

    不知道是来自季末,亦或者来自大海。

    齐思想到那双散发着寒光的眼眸,顿时没有勇气去正面和徐泽明交谈。

    他开始躲着徐泽明。

    甚至反常到来上晚自习。

    齐思智商很高,他顶多是无心学习而已,只要专心起来,成绩立马上去了。

    直至高考后,他选了一间非常远的大学,和季末一样,虽然有着不同的理由,却共同目的一同去了那间学校。

    季末是为了躲林萧,怕日渐增长的感情汹涌出来。

    齐思是不敢面对徐泽明,像个逃兵一样败下阵来。

    “小思,有空多回家,爸妈都很想你。”齐母慈祥的关心着自己儿子,可能太久没见,碎碎念着平常生活,“泽明去了国外,忘记叫你回来和他最后一聚了。”

    “什么?徐泽明去了国外?”

    “是呀,那是上周的事儿了。”

    “哦。”

    徐泽明终于走了。

    齐思松了一口气,又难免回顾着高中的荒唐。

    他仍然记得那双冷冰冰的嘴唇很柔软。

    齐思认为,他们人生线不会再有交集点。

    过了几年后,徐泽明回来了。

    莫名其妙成了齐思的秘书。

    是缘的话,躲不过的。

    徐泽明会让齐思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要随随便便去撩人。

    一不小心就会出事。

    特别是齐大少爷躺在床上,已经没有力气骂某个害他下不了床的人。

    “早餐准备好了。”

    齐思听着那一如既往地清冷的声音,然而夹着少许宠溺的意味在其中。

    “徐泽明,你去死吧!”

    齐思丢了个枕头过去,徐泽明正拿着一套衣服进来。硬生生吃了一个没有攻击力的枕头,他也不怒,把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到床边。

    “我等下送你回公司。”

    齐思咬了咬嘴唇,对这样体贴温柔的徐泽明也不怎么气了。

    “准备好今天的日程表,我等下在车上要看。”

    “好。”

    “今晚我要吃芝士龙虾,你做的。”

    “遵命。”

    ☆、番外之陈年旧事2

    “林萧那只老狐狸!”

    大清早齐思火气旺盛的问候了一遍林萧。

    笔记本上是公司的数据,邮箱里挤满了来自第三方的攻击与公司高层发来的信件。

    “交给我处理。”

    徐泽明一边给自家小豹子顺毛,一手打开了另一本笔记本电脑。

    齐思敲打键盘的手指停顿了一下,又飞快的敲着键盘。

    似乎以前公司遇到重大事件,他忙得焦头烂额时,徐泽明总是在一旁用冰凉的声音说这句话。然后每一次,都是化险为安。

    听到这句话,齐思渐渐没那么烦躁。

    徐泽明是个十分值得可靠的男人。

    自徐泽明留学归来,不少大公司对他投出橄榄枝,请他来公司里上班。徐泽明都一一拒绝,心甘情愿的留在齐思身边,一次次辅助他度过难关。

    齐思不傻,徐泽明做到这地步上,他不会不懂那个人的心思。

    只是每每对这个做比说还要多的男人,他从来都是缴械投降。

    “找一天陪我去云南或者什么泰国啊越南之类。”

    徐泽明疑惑的望了望齐思,半天才问:“你要放假去旅游吗?”

    “不。”齐思目不转睛盯着屏幕,认真的说:“我要养小鬼,给林萧下降头。”

    “……”

    “小末最近好像消瘦了不少,我看他脸色不大好,一定是那个大变态虐待!等下你买点补品给小末去。”

    徐泽明有些哭笑不得的点头说了个“好”。

    爱人总是一副急性子,若是没有徐泽明背里打点好一切,难以想象会变得如何。

    想起年少,徐泽明和齐思的心境大有不一。

    因为家庭环境的影响,徐泽明从小就独立自主,能靠自己靠自己,能不多和别人深交就尽量避免。

    他对齐思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齐父齐母热情人好,可惜生了个猴子,顽皮还贪玩。

    那天夜里的一吻。

    奇妙的悸动,把原本正常的心跳按下了心乱如麻的开关。

    像驾驶跑车在无人的高速公路上,来到最大公里在夜里飙车。

    这是前所未有的激情。

    会管不住视线,“不经意”、“很巧合”、“不小心”的去看那个光彩夺目的人。

    一听到那人的名字,心总是拎得老高。

    嘴上说着不在意,心里却是两面镜。

    徐泽明不断压住自己呼吸不匀的气息,告诉自己那只是个玩笑,齐思是男人,他也是男人,是不可以的。

    当他听到了同性恋这个词。

    原来……如此啊。

    他懂了。

    原来同性与同性之间可以互相喜欢。

    所以他对齐思种种怪异行为,也可以称之为暗恋。

    齐思在他告白后选择逃避。

    他也不好继续纠缠,选择出国深造。

    在国外,徐泽明找过很多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一夜情有,谈恋爱也有。

    就是找不回那一晚的感觉。

    等徐泽明回国后,看到齐思那刻。

    原以为自己这辈子认定的孤独终老,瞬间化为虚有。说什么不适合谈恋爱,都是借口。

    几年都抹不去对一个人的感情。

    想必真的很喜欢。

    齐思惹下的麻烦,就该让他负责到底。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