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反派男配齐穿书番外(上) > 正文 (64)
    重重地一拍桌面,轻吐了一口恶气,将心里的负面情绪全部吐了出去。

    看了一眼身侧那本《攻成身退》,默默地将其拿起。这是她的处女作,可惜看的人却少之又少,评论点击寥寥无几,连定制只有她自己买。心情不好之下,她便翻开了这本书,大致地浏览了一遍。

    于是乎,翻到“容惜辞之死”那章时,嗖地一下,还趴在温御修身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容惜辞,便穿回来了……

    抄起手中白玉琴,毫不客气就是用力地猛砸作者的脑袋,平日里还没发觉,这脑袋竟然这么圆,这么“欠扁”!

    砸了数十下,这胸口里的恶气才吐出了一点,容惜辞愤怒地瞪着作者,甩了甩头,转身便要穿回去。

    可是,他悲哀地发现,此刻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文案的界面,作者没有打开文章内容,他无法穿进文里。

    这嘴嘟得都快挂油瓶了,容惜辞一拳头砸到了电脑之上,却在拳头初落屏幕之时,顿时停住了。

    只见文案之下,还是一大排的负分,比之上次那个刷负之人,这次又多了几个读者,都在一个劲地叫骂作者伪更,乱改剧情。但其中,却有一条评论,非常特别。那是一排负分中,唯一的一个正分评,被压在了排排负分之下。

    网友:作者加油评论:《受之无愧》打分:2发表时间:2013-09-2510:25:12所评章节:35

    作者加油!我很喜欢配角逆袭主角的剧情呢,233333,希望多写点配角逆袭主角啊,很喜欢你的文呢。

    然而,这唯一的一条正分评,却在作者回来刷新了一下文案后,被别的负分评给顶了下去,不见了踪影。

    看着满屏的负分,什么样的粗鄙语言都有,即便容惜辞不是作者,这心情看着也很糟糕。

    作者大意看了一遍,叹了口气,便将这页面给关上了。打开了QQ,她找了个好友,便跟她聊了起来。

    本来容惜辞对人家的聊天内容不感兴趣,但为了逮着机会回到《受之无愧》里,只得强行逼迫自己把两只豆大的眼瞪到屏幕上,不敢错过一个会出现“温御修”三个字的机会。

    结果这么着,便将作者的聊天信息给看在了眼底。

    原来这作者因为文的数据以及负分问题心情不好,同她的朋友“墨香”聊天,诉苦。

    其中,竟然提出了弃坑封笔不写的念头。看到这句弃坑封笔的话时,容惜辞的心头咯噔了一下,心里竟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复杂很矛盾。一方面,温御修是这个坑中,被作者创造出来的人物,是作者给了他生命,他才有了人格,但若是作者弃坑不写,温御修这人的下场会如何,会不会有一日,随着文档的消失而不见了踪影。可另一方面而言,他又希望作者弃坑不写,这样,他便可随意同温御修闯荡江湖,再也不用担忧有一日,温御修会死掉。

    两相矛盾之下,容惜辞却只能叹恨一声。他不过是一个被创造出来,意外有了生命的魂体,他始终无法去干涉一个看不见他的人的思想。若是弃坑,则命也,若不弃,则不幸不哀也。

    目光一扫,正巧落到作者朋友发来的回复之上,容惜辞愕然愣住了。

    墨香22:30:12

    当初我就告诉过你,不要一味地去跟风写什么NP肉文,写自己喜欢的就好。你看看现在写得自己各种卡文不说,还弄得自己不开心。想想你当初写文是为了什么吧,不就是为了一个沉淀在心里的故事么?可是现在,你当初想写的那个攻受一起快意江湖、闯荡天下的故事在哪里?始终在你心里没写出来。我虽然不知道是谁恶作剧改你的文,我也替你感到气愤,但是老实说,我看了一下这改动后的文,剧情确实比你原来的那个来得好。不是一味地主角收纳后宫,嫖完一个又一个的种马文,而是一个真正的有情有义的江湖故事,人物性格都生动了许多。老实说,看你走这段写作的路真的很心酸,想大火跟风这没错,但是你得要不断地提高自己才行,而且,我觉得有的时候,跟风未必真的好,因为你未必会对这类型的文感兴趣,没有爱的话,那你便有可能写都写不好。但如果是写自己喜欢的,我想你一定会因为真爱而好好地研究写法,这样反倒会有突破。其实,你真的不要太在乎这些数据与负分,那些都是你成长路上的一粒小石子,你要是因为它们,而停下脚步去把它们一一踢开,兴许你的路因此而变得宽敞,但你也有可能会因为踢开它们而弄得精疲力尽,再也没有走下去的力气。可你要是对它们不屑一顾,继续勇敢地迈步前进,也许你会磕磕碰碰,摔倒几次,但我相信,终有一天你能不断坚强地爬起,走到你想到达的地方。

    长长的一段话读完,容惜辞把这些放在嘴边咀嚼了一遍,心中不知是什么感受。可惜不巧的是,因为对方迟迟没有回复,作者起身去倒了杯水,所以对方发来的这段话,连带后来发的几句话她都没有看见。但最最不巧的,便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意外停了电。当作者从停电的惊吓中走出,用手机登陆QQ再去询问对方发了什么时,对方以为她已看过了那一大段的话,便将大段话后面的内容回了给她。所以,从始至终,作者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一大段的内容。

    看着作者没有发觉自己漏了一段内容,容惜辞气得真想揪着她的耳朵对她说那段话的内容,可惜魂体的他,于这事上却是无能为力。

    静谧的黑夜里,只有作者捧着手机把玩的幽光,容惜辞行到了窗户边,愣愣地望着外头的明月,若有所思。

    原来,作者写下这两篇主角嫖尽天下的文,是因为跟风写作所致,结果却偏离了作者原先的预想轨道。枉他还以为这作者下流龌龊,却没想,竟也是不得已为之。心情顿时变得非常复杂,余光轻落那目光中带着泪的作者,容惜辞抿紧了双唇,他看着她一路走来,这条写作的路,于她而言,太过孤独。当他成魂后,他回去看过《攻成身退》的数据,很惨。前期看的人虽多,但似因嫖文之故,留言很少,寥寥无几,点击表

    面看似风光,但入了V后收益简直是惨不忍睹。虽然作者一直都很乐观地继续写,不停地写短篇练笔,继续跟风,但他看得出来,作者心底那种期望有人看自己的文,同自己热烈讨论剧情的渴望。他一直记得先前作者说的那句话,她写死主角,不过是想有个人出来说,她喜欢那个角色,让作者不要把他写死。可是,倒头来,说这句话的人,却是身为文中角色的他。

    他觉得自己同作者的关系及其复杂,她于他们而言,是创造他们的近似母亲的角色,这种感情中带着亲情的味道。但某方面说,她又是一个杀戮者,残忍地剥夺了他们的生命,只为了去讨好读者,去刺激读者出来陪她走下去。

    他理解她,却又不理解她。站在作者的立场,他能理解作者的想法,但站在自己的立场,他又是怨恨作者的所为。是以到得最后,他只能长长一叹。终归,他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始终决定不了,改变不了什么。他能做的,只是默默地陪着作者,走到自己消失的那一天。

    其实,他多想作者能写一个故事,一个关于他与温御修的故事……

    作者有话要说:●ω●写打斗戏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