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极品攻受的日常 > 正文 (29)
    服务员抽了抽嘴角,依旧带着笑意走了。

    “以前年轻气盛,现在知道什么更重要了。”

    韩清辉又开始瞟我的反应,不就是想让老子嫉妒么?我就不嫉妒!

    “你恋爱了?”

    “你呢?”

    韩清辉并不挑明,倒是反问白莲花,白莲花识相的笑笑,没再追问韩清辉的感情问题。

    “今天约你出来,就像看看你这么多年过的怎么样,除了辞职这件事儿,其余都在我意料之中,而且你更有魅力了。”

    热水总算送来了!

    “得不到的时候,才觉得好。”

    你们俩能不能不聊这个话题了!

    “哈哈,那你对我也是觉得更好了?”

    白莲花看似开玩笑的问,韩清辉笑而不语。

    服务员正端着盘子向这边走来,时机真不错,我端着热水就迎了上去,按这个步速我们就可以在经过白莲花的时候擦肩而过简直一步不差,和我预想的一模一样,我故意装作躲服务员,手一歪,半杯水撒了出去。

    “啊!”

    服务员也吓了一跳,因为他明明没碰到我,我却闪了一大步,可惜扬的距离不够远,只有一些洒在了白莲花裤子上,但落在椅子上的水花生也足以白莲花惊吓的站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我从韩清辉手边抽了两张面巾纸,装模作样的想给白莲花擦,白莲花虽然脸色不好看,不过修养确实够。

    “没事儿,我来吧。”

    “给我。”

    韩清辉从我手中把面巾纸接了过去,给白莲花擦着水,用他的后背挡着我,神不知鬼不觉的用另一只手抓住我的手指,在他外裤兜上按了一下,硬硬的什么东西

    几乎是瞬间的,跳-蛋又开始活跃起来,我差点腿软的蹲下。

    “咳咳!”

    你这是给前任报仇么!是给前任报仇么!

    “没事儿,别擦了。”

    白莲花终于推开了殷勤服务的韩清辉,我不甘心的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跳-蛋做斗争,这次无论我怎样暗示韩清辉他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后xue渐渐变得柔软,似乎适应了这种频露的震动,我开始情不自禁的摩擦双腿,呼吸逐渐变粗,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时间过了一分又一分,两人又开始谈起工作上的趣事,由于白莲花在国外发展,似乎懂得比韩清辉要多一点,他就在介绍他们公司前端的东西,似乎是一批搭配着他们研发部新开发软件的服务器,果然还是谈合作谈生意来了。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我男朋友也该来接我了。”

    白莲花说到口干舌燥,终于准备打道回府了。

    等等男朋友?

    “好,我会和我爸妈商量商量,不过你也别指望我开绿灯。”

    “哈哈,我对我们的产品有信心,你也快把你的小朋友带走吧,不然一会儿又该泼我了。”

    白莲花拽起衣服就走,路过我的时候亲切的一笑。

    韩清辉“”

    “他居然看出来了!”

    我瞠目结舌,幸亏他说完就出去了,否则我非得尴尬死。

    “就你那点儿演技!咱也走吧。”

    韩清辉也披上了衣服,可我后面还震着呢!

    “你给我关了啊!”

    我冲他龇牙,小声说道。

    “不关,忍着。”

    “你是不是给他报仇呢!你竟然为了他折腾我!”

    我跟着他付款,出门,上车,念叨了一路,一直到回家。

    “呼,后面软了么?”

    韩清辉把衣服一甩,一把捏住我的屁股,眼神中能喷出火来。

    “干嘛”

    我咽了口口水。

    “震这么长时间了,肯定软了,现在换个大的热的cha”

    他将我推到床上,开始扯着我的裤子。

    “喂喂喂,你不会就为了回来就干-我吧”

    我虎躯一震,似乎有点儿吃亏了的样子。

    “妖精,你使坏的样子真勾人,当时就想干-死你了”

    说罢,韩清辉的嘴唇就凑了上来,一通啃咬。

    “唔哼”

    原来这一路忍得难耐的不光是我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不完结剁手!

    其实我也是没有脑洞了,这篇文本来就是一时兴起写的日常,实在写不来长篇啊,而且考试在即

    订婚结局,和我预想的一样,全文绝对没有因为外界因素而删减的现象。

    ☆、完结

    韩清辉爸妈出国之前耐心教导,一定要低调,杜绝把公司搞的乌烟瘴气的现象,否则就和韩清辉拼个鱼死网破,弄死我这个狐狸精。

    对此韩清辉满口应承,那一脸正直感觉刀架在脖子上都不会违背他爸妈的意愿,我也再三保证决不当霍乱朝纲的苏妲己,坚决做到不摄政,不参政,不垂帘听政,不让君王不早朝。

    他爸妈带着狐疑上了飞机直奔夏威夷度假去了,韩清辉见他爸妈踏进候机厅,立马搂着我在飞机场舌吻了一通,将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发挥个淋漓尽致。

    但绝不限于此,韩清辉再也不遮着掩着,即便有秘书和助理在的时候,也张口宝贝儿闭口宝贝儿,我是听得爽了,可公公婆婆那接到消息不知道还能不能玩的爽。

    于是老板是个同性恋,恋人在大学里上班的事儿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你为啥跟你爸妈对着干?”

    我靠在他怀里,媚眼如丝,姑且这么形容下。

    “给你加个多层保险,这样他们有什么心思也得暂时憋回去。”

    我恍惚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夺魂噬魄的狐狸精了,能让人这么胳膊肘往外拐。

    周五我刚下班,拖着精疲力竭的身子往家走,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兴奋的,由于挨着周末,所以管的松,下班早,我已经能预见到疯狂销魂的几天。

    “来我公司一趟,给你点儿东西。”

    “什么东西,你回家给我不就完事儿了?”

    去他公司还要绕道,我现在只想窝在床上看个电影。

    “就是要你帮我戴家去,别人戴不了。”

    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是此‘戴’非彼‘带’,否则我一定在手机这头给他跪舔了!

    “你等会儿,我马上。”

    我拦了辆车,一溜烟儿赶到他们公司,我以为会是什么文件,或者他晚上要应酬时签的合同,结果刚一进门,前台小姐突然冲我嫣然一笑,那妩媚,眼珠都要看不见了,我心里一凛。

    “给你~”

    小姑娘抽出一朵玫瑰花,双手捧着递到我面前,羞涩不足,胆大有余。

    妈妈啊!你在你们领导眼皮子底下当情敌,你是作死啊!

    “不行不行,姑娘对不起,我不能收,你的心意我领了。”

    我诚惶诚恐的拒绝,让韩清辉也看看,咱这意志多坚定!

    “啊?哈哈,你快点儿上去吧,韩总等你呢。”

    笑完小姑娘就再也不搭理我了。

    “”

    韩清辉给我的惊喜?为什么不亲自送我?掐指一算,不是情人节,不是纪念日,不是生日,干什么呢?

    我刚要按电梯,就有保安拦着。

    “对不起先生,电梯坏了,您走楼梯吧。”

    “”

    那灯好好的亮着,根本不像坏了的样子啊!

    我认命的爬楼梯,结果每到中间平台和楼层平台的地方,都有小姑娘给我送朵玫瑰花,笑的那叫一个灿烂,眼神中有浓浓的看戏意味儿。

    我脑子里很蒙,心里却越来越雀跃,一种隐隐的预感几乎将我吞噬。

    走到韩清辉的办公室,我手里已经一小捧花了,淡淡的香气萦绕。

    推开韩清辉办公室的门,首先出现在我眼前的不是他清新规整的办公桌,不是窗台一大盆植被,不是韩清辉英俊的脸,而是从房梁上垂下的白晃晃的戒指,就在我鼻梁以上,额头以下的高度,离我鼻尖的距离不超过五厘米,戒指上挂着个心形的纸片,只写了两个字

    “结婚”

    老子当时就哭成了傻逼!

    然后我们在办公室疯狂的做了!那枚戒指一直被我咬在嘴里,后来cha的爽了韩清辉才把戒指拽出去,怕我一口吞了。

    “哎,我把这事儿写成小说发网上怎么样?”

    我浑身脱力的靠在他办公室的大沙发上把玩着戒指。

    “你不怕被人人肉出来?”

    韩清辉就披了件衣服,裤子都没穿,简直羞耻。

    “像你这么奇葩,谁能相信这是真的!”

    想想他把我弄到手的一系列经历,跟做了场天上掉馅饼的梦一样。

    “你不会把不该写的写了吧?”

    韩清辉眯着眼睛,不挑明我也知道他指的什么。

    “不写不该写的谁看呐,现在网友这么重-口。”

    我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暧昧的瞄了一眼他的胯-下。

    “写出来,先给我看。”

    韩清辉被我撩拨的又起了反应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了结了一个心愿!

    《学》《异》都是由于考试断更很长时间,给大家很不好的印象,我无比开心的是这篇文几乎没有断过,而且也找回了当初更《学》的感觉,我仍然对《异》这篇文感到十分愧疚,不管大家看不看的出来它的匆匆完结,我自己是十分清楚的,由于我自己的能力有限,没有办法塑造好心里的人物

    每一篇文完结都是我的收获,或许在大家看来并不明显,但总有某一方面我在进步,感谢依旧有人称赞文笔依旧稚嫩的我,也感谢费力打很多字给我提意见的朋友,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写出你们最爱的好文,下篇文不见不散~灰灰!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