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说他性格古怪倔拧,聪明一世往往糊涂一时,大概是对的。

    他们挨得很近,宣怀风温温的气息喷在他脸上,让他不能集中精力想别的。

    月色下宣怀风的轮廓很美,五官精致极了,白雪岚情不自禁地想摸,又不得不担心,要是他醒了怎么办?

    如果宣怀风醒了,一定会气得立即跑掉,那宣司令就看不到这么精彩的一幕了,而且事情不闹起来,林奇骏也未必知道,他不知道就不能对宣怀风生疑心。

    只是,真想碰碰他。

    白雪岚左思右想,一边是理智、计划、目标,一边是软软香香,心痒痒的冲动,他忍耐着,把头凑过去,小心翼翼往宣怀风脸上吹了一口气。

    果然喝了药,一点也没察觉的样子,还是睡得沉。

    很乖巧安静。

    忽然,白雪岚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怦怦乱跳起来,比刚才开门的时候跳得还急。

    他盯着宣怀风轻抿着两片唇瓣,眼底露出一丝疯意。

    想亲他。

    偷亲他的嘴!

    这念头在脑里一掠而过,白雪岚又想起了三个字——下三滥。

    对,这也是下三滥的手段,他本来是打算先布一个疑局,免得林奇骏把宣怀风给占了便宜,日后等自己回来,再光明正大地施展手段,把宣怀风掳到自己怀里。

    下药已经不好了,偷进房已经不好了,偷偷嗅他的脖子已经很亵渎了,如今还要偷偷亲他的嘴?

    唉,流氓手段。

    白雪岚心里嘀咕着唾骂自己手段不光鲜,一边把嘴凑过去。

    不是想偷亲,只是唇对着唇蹭一下。

    但是,他的唇怎么这么香腻呢?仿佛沾里蜜,一碰就挪不开了。

    白雪岚这辈子没尝过这么香软的滋味,什么也比不上。

    他想吻深一点,却不敢去撬宣怀风的牙关,毕竟宣怀风只是睡得熟,并不是昏过去,这样一弄,当然会醒的。

    但他又实在心痒难熬。

    白雪岚伸出舌头,在双唇中间的那条缝里细细探寻一番,终究找不到进入的方法,只好改为用舌尖轻舔可爱的双唇。

    粉红色的唇瓣,舔起来温软迷人。

    仿佛上面真有淡淡的蜜。

    白雪岚尝了。

    真甜。

    总是,总是尝不够。

    他的舌头就是一把小小钥匙,想打开这扇宝藏的门。

    不能用蛮力,只能锲而不舍,盼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他想开这扇门。

    一次次尝着,舌尖在柔软的唇瓣上滑过,再滑过。

    怀风,你开门吧。

    试一次。

    又一次……

    他这样一次次尝试着,浑不顾窗外的月亮在窥探着默默告退,浑不顾时间在分分秒秒赶着路,天边就要露白了。

    宣怀风就算在梦里,唇也倔强地抿着,仿佛知道白雪岚在干的坏事。

    但不要紧。

    这尝试本来就是很让白雪岚高兴的。

    嗯,真甜。

    白雪岚知道,别说一个晚上。

    就算要他这样尝上三辈子,他也是愿意的。

    很愿意。

    -完-

    ◆━━∞━━◆━━书━━◆━━∞━━香━━◆━━◆━━∞━━◆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门━━◆━━∞━━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