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海月明珠 > 正文 分节阅读_262
    张一张看着纸张上的图画,有衣服,有发式,同满人的服饰不大相同,但更有别于汉人,“海兰珠,你这是?”

    “这样既保留了大清的传统,汉人也更能接受吧。”海兰珠脑袋枕着皇太极的肩头,低声说道,“汉人讲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头发不会轻易地修剪,这个发式只是将发髻改成辫子罢了,从外观上也比——也比现在的好看。”

    皇太极手臂用力,攥紧纸张,咬住海兰珠的耳朵,低沉的说道:“你是说朕现在打理的辫子不好看?”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有那么说。”

    海兰珠心底偷偷的抱怨,你还觉得铜钱辫子很好看?这是看习惯罢了,其实海兰珠画出来的发髻并不是半瓢头,而是像现在台湾的清朝剧那样,脑袋前面还是有头发的,至于衣服,采用了后世的马褂旗袍,又融合汉族服饰的特点,这样改装剃发就不会那么血腥了吧?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到的。

    皇太极沉默不语,海兰珠不敢回头,垂着眼帘,低声说道:“皇上,满人有多少?汉人有多少?这些服饰发式并没有违背满人的传统,我觉得——”

    “海兰珠,朕明白该怎么做。”皇太极将纸张放在书案上,手指点着纸张,眸光深幽低笑道:“你走出了另一条路,让朕豁然开朗,原来——原来——”

    皇太极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海兰珠很是奇怪,她又做了什么吗?看他的表情,明显不是因为面前的纸张,凝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满德海,抬上来。”

    随着皇太极的命令,满德海带着十名内侍抬着五口红木箱子进来,放在地上,皇太极放开海兰珠,吩咐道:“打开。”

    五口箱盖揭开,里面堆满了真金白银,海兰珠瞪大了眼睛,真是耀眼,回头看着皇太极问道:“这,这是?”

    “给你的,朕的财迷皇后。”海兰珠一下子从皇太极的膝头跳了下来,讨好的福身,娇娇甜甜的说道:“谢皇上。”

    海兰珠几步来到了箱子面前,拿起一锭银子,轻声说道:“古人诚不欺我,千金散尽还复来,还复来。”

    皇太极笑着点着额头,问道:“当初是谁说朕俗气来着?就知道用真金白银砸人?”

    海兰珠左看看右看看,一副迷茫的样子,回眸浅笑:“我怎么没听说过?一定是皇上记错了。”

    皇太极起身来到海兰珠身后,抓住她的胳膊,低笑道:“朕可不吃你那一套,休要同朕装糊涂,海兰珠,银子朕补给你了,下面的——你又踩朕。”

    “你不该踩吗?皇太极。”海兰珠眼里透着怒气,扔掉了手中的银子,仰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赏赐银子,然后——然后让我取悦你?我——我——”

    “朕说错话了,算朕说错了。”皇太极连忙拉住想要抽身而去的海兰珠,安抚的解释:“别气了,你最近心忧放足之事,你说过,夫妻之间的情事必不可少的。”

    海兰珠拉住皇太极的衣领,凶悍的说道:“情趣不可少,不过不许用银子赏赐,知道了吗?”

    皇太极应了一声,拉着海兰珠向寝宫走去,海兰珠稍作挣扎,“天还没黑呢——皇太极,天还——”

    “朕说黑了就黑了。”皇太极一摆手,寝宫的婢女马上将窗帘拉上,片刻之后寝宫内奏响了和亣谐的乐章。

    崇德十一年十月,在废除缠足之后,皇太极正式下令大清治下剃发易服,皇太极吸取了海兰珠废除缠足时的经验,所有有心于仕途的文人书生以及在朝中做官的汉大臣必须改变装束,而在民间,皇太极让人宣传剃发易服的好处,由于当时的战乱,早先有主的土地被旗主亲王占据,现在皇太极下令将这些土地赐给剃发易服的百姓,并减免税赋。

    土地几千年来都是百姓的根本,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再加上发式和衣衫也不是那么不能让人接受,只是看着稍稍别扭一些,百姓们觉得看习惯也就好了,毕竟老话说过,一朝天子一朝臣,开国皇帝总会实行有别于前朝的政策,历史上的朝代大多如此,也不单单是大清改装。

    当然,各地免不了反抗之人,皇太极下手并不留情,直接砍头示众,而那些文人墨客除了几位清高的,剩下的为了自己的学识,为了生存,只能慢慢的接受,软硬兼施之下,剃发易服并没有像海兰珠担忧那般引起太大的血腥屠杀。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民心可用,铭心可用。”

    皇太极接到各地的奏折很是得意的向旁边海兰珠摇晃了一下,笑道:“这还是你启发朕的,海兰珠,当赏。”

    海兰珠在旁边咬着嘴唇,真是小瞧了皇太极的智商,他软硬兼施的手段做得比自己还好,想出了许多自己都觉得惊奇的点子,减少了百姓的波动和叛乱的滋生,再加上皇太极自从入关后就推广牛痘,使得肆虐了中原许久的天花几乎灭绝,再也不会让百姓谈天花色变,入关三年,百姓的税赋并不重,百姓的生活也比明末时好上一些,皇太极英明天子的名声也算深入人心。

    “朕带你去打猎如何?”皇太极拍着海兰珠的肩膀笑道,“朕可是许久没见到你马背上的英姿了。”

    海兰珠的目光扫过江南多铎送来的战报,眼珠一转,嫣然笑道:“好呀,我们就去打猎好了。”

    “你是不是又在琢磨什么鬼主意?”“哪有,皇太极,你可不许冤枉我,我——我只是在想你真的好聪明,我的丈夫怎么能这么聪明呢,其实还是我的眼光好,挑中了你——爱新觉罗皇太极——呜呜——”

    皇太极低头吻上让他宠溺一生的人儿——海兰珠。

    江南炮火纷飞之后,喊杀声逐渐的平静下来,南明皇宫被多铎和叶布舒率领的八旗军攻破,按照皇太极的密旨,吴三桂为先锋,南下云南贵州追击朱明王爷,为他殿后的就是恒亲王叶布舒,而多铎的兵力将会集中在江浙一带,平定安抚江南。

    一座华美精致的府邸,内室里传来怒火声:“你——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爷看得起你,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嘶啦’衣服扯碎的声音很是清晰,女子的怒哼:“狗鞑亣子,我只恨我没有——没有杀了你——放手——”

    ‘哐啷’一声,门被踹开,抓住面前的汉女准备到榻上寻欢的多铎愤怒的说道:“滚,给爷滚出去。”

    “豫亲王多铎果然好兴致。”

    “你——你——”多铎见到来人,怔住了,压在身下的女子趁此机会狠狠地咬上他的胳膊,疼痛让多铎回身,松开了女子,“你还上瘾了?”

    “我恨不得杀了你。”女子猛然用力推开了多铎,从榻上跳了下来,咬着嘴唇从旁边扯过多铎的斗篷披在身上,遮挡住露出来的娇躯,看向说话之人,原来是一名三旬左右容貌娇艳的贵妇,笑盈盈的看着多铎,马鞭轻轻地敲着手心,看向自己的目光平淡带着一丝的好奇,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子在她的目光下不舒服,挺直了腰身,问道:“你是鞑亣子的夫人?你——”

    “八嫂,您怎么来了?皇——呃,八哥同意你出京?”多铎哪会让女子再说下去,“江南太过凶险,还未完全平定,您还是回去吧,过两年让八哥陪你再畅游江南。”

    海兰珠向前走了两步,目光落在多铎胸口缠着的绷带上,“怎么弄的?多铎,你可真够可以的,受了伤还有兴致玩女人?”

    “八嫂。”多铎脸一红,连忙将衣衫穿上,低声道:“您还是——还是——”

    “就是她伤得你?”海兰珠马鞭一指旁边的女子,“多铎,你的眼光不错,这丫头可是美人胚子,身手更是不错,能伤到英勇善战的豫亲王。”

    多铎干笑两声,微微低头,“八嫂,你别笑我了,你就直说了吧,到底为何来江南?”

    “扬州,嘉定,多铎,我是为了这两个地方来的。”海兰珠收敛了脸上的玩笑,正色说道,“多铎,正白旗因史可法损失惨重,你心中气愤我也明白,但是——已经投降的百姓不可乱杀。”

    “八嫂,我明白的。”多铎同样很严肃,站起身来轻声说道,“扬州明日就可攻下来,到时苏扬二州就可平定下来,八嫂,您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就不信八哥能让你——”

    海兰珠脸一红,薄怒道:“这事你就别打听了,把你这丫头借我两日。”

    “不行,不行,她脾气太过倔强,下手又狠,我——我怕她伤到你。”多铎连连摇头,海兰珠轻声说道:“我倒挺喜欢她的性子,尤其那双眸子很漂亮,火热有神,不似江南女子,反倒像我们蒙古——”

    海兰珠向旁边一闪身,抓住女子的手腕,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发簪,问道:“你认识我?”

    “能让豫亲王称为八嫂的,也只有鞑亣子的皇后,名满天下的海兰珠。”女子的攻势被海兰珠一一化解,论女子防身术,没有人能是海兰珠的对手,海兰珠一脚将女子踢开,眼里的欣赏不改,“我许久没有打得如此痛快了,看样子你也是读书识字的,我也听说过你的事,你很难得,我就是大清皇后,你可以叫我海兰珠。”

    女子不甘示弱的看着她,咬着嘴唇说道:“我是钱宁,是——”

    “我知道你父亲,他是大明的忠臣,钱宁,朝代的更替任何人都阻止不了,大明不是灭亡在八旗铁骑手中,更不是灭亡在皇太极手中,大明亡于内乱,以清代明,也算是历史的选择吧。”

    海兰珠显然不想再说下去,她赶来江南就是怕扬州十日等血案的发生,如今看来多铎不像历史上一样,她也终于可以安心,看了一眼怔神的多铎,轻笑道:“你可是找了一个不容易降服的女人,多铎,小心陷进去。”

    “海——海——”多铎抬头凝视着海兰珠,随即一把拉过钱宁,调笑道:“皇后娘娘,钱宁定会乖乖的伺候我的。”

    “那我就——”还没等海兰珠说完,外面传来沉稳的话音:“海兰珠,朕来寻你了。”

    大清皇帝皇太极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直接抓住吃惊不小的海兰珠,低笑道:“长本事了,晓得灌醉朕偷跑?嗯?你说朕该如何罚你?”

    海兰珠扬眉而笑,“任君处置。”随即踮起脚尖,凑到皇太极耳边,轻吐气息:“皇太极,我想你了。”

    “朕就罚你——陪朕畅游江南。”皇太极抱起自己此生的至宝海兰珠离去,钱宁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就是大清皇帝?”

    “是大清皇帝,也是海兰珠此生唯一的男人,他们——他们鹣鲽情深,皇上对她宠溺终生。”

    一年之后,江山归清,皇太极封禅泰山。泰山盯上,皇太极轻吻着夕阳中贪恋泰山美景的海兰珠,目光凝视着万里锦绣江山。

    “我皇太极这一辈子有你为伴,江山在握,知足,朕知足。”泰山顶上回荡着皇太极无悔的话,细细听去还有一句似有似无的浅言:“海澜也不曾后悔,皇太极,我——海澜——爱上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