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给我一碗小米粥》(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76
    炎,别这样看着我,昨晚……不是满足你了吗?”

    岳炎微笑:“我在欣赏你的动作。”

    “哦?”

    “和人类有什么差别。”

    夏枫倒也不介意他经常拿自己跟禽兽比,反而微微一笑,问:“饿了吗?”

    岳炎笑着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夏枫,把唇贴在他耳边,轻轻咬了咬他的耳朵:“饿了,想吃你。”

    夏枫无奈:“问你的肚子饿了吗?”

    “嗯,也饿了。”

    “那去吃饭吧,我知道附近有个海鲜城还不错。”

    因为上次车祸的事,岳炎怕夏枫开车出事,有段时间不敢让他开车。

    夏枫笑着保证,说自己驾车技术绝对没问题,驾照考试也是拿了满分的。

    倒是叶二少,开车非常抽风,一般人开车都是走直线的,叶二少走的可是抛物线加双曲线,最后再来个s形。

    岳炎信了,夏枫这才夺回了驾驶权。

    两人的住处离得不远,却也不近,早起十分钟去接对方上班已经成了惯例。

    表面上是为了节省汽油,实际上,开车上班的途中可以完成某些不能在学校进行的动作,比如——早安吻。

    如果两人都开了车来吻,车头对车头,那又是交通事故了。

    所以只好分开来开车,周一周三夏枫开车接岳炎,周二周四岳炎开车接夏枫。

    周五都没课,各自回家养精蓄锐。

    为的就是周末的小聚。

    到后来,实在是无法忍受晚上独自抱着枕头睡觉的日子,于是,两人商定同居。

    你搬来我家还是我搬来你家的问题争论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在徐风的建议下,把以前租的房子都退掉,其中一人的车也卖掉,然后凑钱买了套新房子。

    房子不大,在距离学校不远的郊区。那里空气清新,从客厅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宽阔的海景。

    那套房子被夏枫肉麻地称之为:“爱的小屋”。

    当然被文彬鄙视到地下去了,文彬说,应该叫“狼窝”。

    徐风说狼窝一点儿也不贴切,应该叫“盘丝洞”,妖孽集中营。

    当然,脸皮很厚的夏枫丝毫不顾朋友们的白眼,在两人的卧室门上画了一颗巨大的心。

    岳炎开着车,按夏枫指的路到了附近的海鲜城。

    两人一起到海鲜城吃晚餐,座位贴得很近,岳炎顺手剥了几个贝壳给夏枫,夏枫一边咬,一边笑得意味深长。

    岳炎淡淡道:“还笑啊,脸皮快掉了。”

    夏枫凑过来,轻声道:“晚上回去把你自己剥了喂我,好不好?”

    岳炎笑了笑,没说话。

    夏枫一边吃一边说:“对了,我订的床是家具城最新出的款,很舒服的。”

    “你睡过了?”

    “嗯,提前预热了一下。”

    饭后,两人一起带着行李到了新家。

    眼前的屋子虽然并不豪华,简单的装修却非常漂亮舒服——或许,家的感觉就是如此吧。

    夏枫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清脆的声响,打开了防盗门。

    屋内的墙刷的是暖黄的色调,坠在天花板上的灯造型别致,光线柔和,依旧是暖洋洋的温馨感。

    “不错吧,我们的窝。”夏枫靠着墙笑。

    岳炎点头:“很好。”

    岳炎最近忙着处理上次耽误的培训的事,新家的装修都是夏枫一手在操办,或许是两人太多共同点的缘故,夏枫选的每一样东西,岳炎都觉得特别顺眼。

    无论是灯具,茶具,墙纸,植物,鱼缸……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岳炎蹙起了眉头。

    “照片……”

    这个就不太顺眼了。

    没错,卧室的墙上贴着一张巨大的照片,正是当年两人用一条浴巾围住关键部位,拍的那张裸-照,被夏枫放大,直接贴在了墙上。

    卧室里贴这个,也太……暧昧了吧。

    “不喜欢吗?”夏枫无辜道:“你看,那时候你多害羞……”

    凑过来作势要吻,被岳炎笑着躲开:“你把这贴墙上,以后有客人来怎么办?”

    夏枫拉了拉旁边的线,突然有一片白色帘子垂了下来,挡住了引人遐想的照片。

    “你放心,你的身体我怎么舍得让别人看见?”

    “你真是够无耻。”岳炎无奈的笑了笑,上前一步,凑到耳边说:“也够……无聊。”

    被夏枫借机抱住亲吻。

    顺着他的意把舌尖探了出来,亲密的接触仿佛在传达内心温暖的情感。

    两人抱在一起,吻来吻去,也不知谁在移动脚步,最后都齐齐躺在了床上。

    新买的床非常柔软舒适,夏枫躺在上面,看着压在身上笑得邪恶的岳炎。

    对视良久后,夏枫终于无奈地摸了摸岳炎的发,轻声道:“你还是不打算放弃这种想法吗?真不乖啊。”

    岳炎笑:“一直让你来,太辛苦了,我会心疼。”

    “唔,但是你技术实在是……”

    “没有练习哪来的提高啊,对吧。”岳炎一边微笑着亲了下夏枫的嘴唇,一边把手探进夏枫衣服里,“你也不想我去找别人练习吧,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手指在皮肤上轻轻滑动,到胸前敏感的部位,恶意停顿着,掐了一下。

    夏枫的笑容依旧不变,最后无奈的叹口气:“好吧,有个词叫——言传身教。”

    一个翻身把不规矩的某人压在身下。

    “既然你这么想学,那我亲自来教你吧……”

    “喂……”

    “放心,我会毫无保留,全部……都教给你的。”

    说完,微微翘了翘嘴角,朝那张愤愤不平的脸吻了过去。

    岳炎笑着挡他的手,挡来挡去手被握住,十指交错反扣在头顶。

    夏枫坏笑着欣赏着岳炎光-裸的身体,在上面印下一个个暧昧的吻痕。

    “这几天你累了,今晚就好好享受吧。”夏枫轻声道。

    岳炎叹了口气,双手环抱在夏枫的腰部,“你也辛苦了。”

    夏枫笑:“有搬家公司在,我只需要下订单就好。倒是你,上次耽误去国外培训的事,被你们主任教训了?”

    岳炎挑眉:“他说我言而无信,下次出差再也不派我去了。”

    夏枫无奈道:“你如果想去的话我也不拦你,以后机会多的是。”

    岳炎笑:“不怕我找别人?”

    夏枫淡淡道:“谅你也不敢。”

    岳炎顿了顿,轻声道:“你转移话题这么久……前-戏做够了的话,就开始吧。”

    “……”夏枫无奈的抽出在他身体里扩张的手指,俯下身来亲了亲岳炎微微翘起的嘴角,“你……真是不可爱啊。”

    就不能像别人一样稍微害羞一下,脸红一下来配合么……

    夏枫轻轻叹了口气,进入的动作却依旧温柔。

    “唔……”

    胀痛的感觉让岳炎有了片刻蹙眉的动作,。

    “慢一点……”

    在夏枫耳边轻声说着,用力深呼吸几次之后,便习惯性的放松下来,接纳他,抱紧他的后背,微张着嘴唇喘息着。

    “可以了……”

    夏枫吻了吻岳炎的唇,“不舒服就告诉我。”

    “嗯。”

    得到了对方的允许,夏枫便猛地挺了挺腰,看到岳炎扬起头拼命呼吸的动作,夏枫不断亲吻着他的唇让他安心下来。

    因为早就熟悉了对方的身体,夏枫每一次进入都顶到深处最敏感的部位,岳炎全身一阵阵颤抖,连脚趾都曲了起来。

    “夏……夏枫……”

    叫着对方的名字,身体接触的部位热得快融化了,心里也是满溢的暖暖的幸福感。

    “嗯……慢……慢点儿……啊……”

    毫不掩饰的呻吟,表达着身体最直观的快乐感受,抱住对方的手臂也更加用力起来。

    感受着自己激烈的心跳,和对方失速的心跳,频率渐渐融合成一致的节奏。

    像是合二为一的甜蜜感觉。

    在属于两人的小屋里,看着曾经幸福时拍下的照片,感受着此刻幸福时,身边的人。

    眼睛里却涨满了酸涩的感觉,是因为幸福太不真实的缘故吧。

    熟悉的体温,呼吸,心跳。

    不熟悉的,是以前没有说过的那句——

    “炎……我爱你。”

    呼吸越来越粗重的人,动作频率也越来越快。

    身上的汗水流了一层,两人的皮肤贴在一起,有种奇怪却亲密的滑腻感觉。

    室内的味道也越来越重,白浊的液体在一轮激烈的抽-动后,终于释放出来,溅到了平坦的腹部,还有部分流淌到床单上,更添了一种淫-靡的魅惑之感。

    每次做-爱都像是要带领对方到达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体会到世间最美妙的感受,一起在欲海里沉沦。

    最后,任凭灭顶的快感如汹涌的海水,将两人完全淹没。

    两人身体紧贴着,喘息了好久,等神智终于回复的时候,却有什么更加清晰起来。

    比如,我爱你。

    岳炎微微笑了起来,摸了摸压在身上的人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轻声在他耳边道:“我也是……”

    厚脸皮的某人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突然直起身来认真盯着他看:“也是什么?”

    岳炎耸肩:“你说呢?”

    得到的回答是夏枫俯下身的亲吻,以及坏笑着的重复:“也是禽兽?”

    “……”

    好吧,岳炎决定暂时不理他。

    夏枫却从背后抱住岳炎,亲密的把嘴唇贴在岳炎的后颈,说话的时候灼热的呼吸喷在皮肤上,暧昧的温度让人心痒难耐。

    “今天有个学生来找我求情,你猜她叫什么?”

    岳炎往后靠了靠,顺便把夏枫的手拉过来环住自己的腰,“夏岳?”

    夏枫肉麻的笑:“真是心有灵犀。”

    岳炎微笑:“那个学生也找过我。”当面拆穿夏枫的肉麻。

    夏枫无奈的揉岳炎的头发,良久之后,又突然说:“你想当爸爸吗?要不……我们去做个试管婴儿,名字就叫夏岳吧,挺可爱的。”

    岳炎笑:“你不觉得那个婴儿命运太悲惨了吗?”

    夏枫挑眉。

    岳炎叹气:“生在试管里不说,将来还得面对这么两个性格恶劣又多变的老爸,她的一生都会很悲惨吧?”

    沉默良久,夏枫笑:“这倒也是。”

    岳炎安心的闭上眼睛,突然听夏枫说:“那养只猫吧。”

    岳炎眼睛都懒得睁了,淡淡道:“什么猫?熊猫我倒愿意养,你去买一只来?”

    夏枫还不死心,好不容易爱心大发,总想养点什么来蹂躏一下,以传达自己涨满胸膛没地方溢出的快爆裂的幸福感。

    “狗呢?”

    “自己的饭都懒得做的人,会有时间去管那些猫猫狗狗吗,养来干什么,死了吃狗肉啊。”岳炎淡淡的打断。

    夏枫挑眉:“你真不可爱。”

    岳炎淡淡道:“实话是不可爱,我们俩先把自己养活,其他的事,容后再议。”

    夏枫笑了笑,从后背抱住岳炎,轻声道:“好吧,听你的。”

    岳炎笑了:“先睡觉吧,改天去卖鸟的地方看看,有没有漂亮的鹦鹉,抓来养一对。”

    “……你也不怕它们学我俩说话,把人吓到?”夏枫轻轻叹了口气:“还是什么都不要养了,就养我们俩吧。”

    “是啊,这房子能容得下我们两个,也挺不容易的。”

    “嗯……你累了的话,睡吧。”

    “好……”

    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卧室内的灯也被熄灭了。

    窗外繁星点点,耳边是均匀的呼吸声。

    抱住最爱的人入眠,是多么幸福的事。

    我们,还有一生的时间,去慢慢体会和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