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给我一碗小米粥》(完结) > 正文 分节阅读_75
    的把手伸进夏枫衣服里,却被夏枫抓住。

    “你这么压榨病人,有没有人性的?”

    “对你不需要人性,你是兽类来着,只有兽性就足够了。”岳炎咬了咬夏枫的耳朵,轻声道:“看你身体恢复得不错,就别装了。”

    到家之后,一起共进晚餐。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温馨的氛围了,虽然岳炎准备的饭菜不怎么好吃,可看在他亲自下厨的份上,夏枫还是把煮成浆糊的米粥全部喝了下去,还在那虚伪的赞叹道:“太好吃了!”

    岳炎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一声,淡淡道:“下次还是带外卖吧。”

    夏枫笑:“下次我做给你。”

    岳炎一脸笑容:“不用不用,好意心领了。”曾经吃过他煮的饭,放了一大堆盐的米饭,简直让人忍无可忍!

    “对了,你喜欢吃甜食?”

    夏枫耸肩:“谁说的,我从来不吃甜食。”

    “我记得以前你不是经常去甜品店……”

    “唔,那不是为了守株待兔嘛。”夏枫笑得邪恶。

    岳炎沉默着不说话了,默默把碗筷拿去厨房清洗。

    夏枫回到卧室坐在床头,正在跟徐风发短信,突然感觉有个温热的身体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湿润的舌头还在耳垂那里舔个不停,牙齿轻轻磨蹭,灼热的呼吸吐在自己颈部,非常撩-人。

    “想做吗?”岳炎轻笑的声音,带着魅惑人心的暧昧气息。

    夏枫笑着回头,贴着他的唇道:“你说呢?”

    说着就把岳炎压倒在床上。

    浓烈而甜蜜的亲吻持续了很久,等终于分开的时候,两人的双唇都带着一缕银丝,黑亮的眼中印出对方微笑的脸。

    夏枫伸出舌舔了舔岳炎的嘴唇,坏笑道:“抱我还是让我抱呢?这次你来选。”

    岳炎轻轻一笑:“你来吧,这是出院病人的福利。”

    “好,不会让你失望的。”夏枫不客气的压了过去。

    岳炎却在耳边说:“下次是我照顾你的福利,你要还的。”

    夏枫笑:“当然,我会用身体好好还的。”

    这次的拥抱,如同多年前一样的温柔缠绵,也如多年前一样的疯狂热情。

    抱着夏枫喘息的时候,岳炎突然想起那时夏枫带去酒店的那个男孩,也是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跟混血儿于翔非常像。

    突然觉得问都没问就给夏枫判了罪的自己,真是可笑。

    同样,根本没发现自己压着那个男-妓的时候身体没有反应,就给自己判了罪的夏枫,也真是可笑。

    两个可笑的人啊,以为对方背叛自己,咬牙切齿斗了这么多年。

    最后却发现,我爱死了你,你也爱疯了我,简直是可笑的平方,可笑得要命。

    “你在笑什么?”夏枫俯下身来咬了咬岳炎的嘴唇。

    岳炎轻声道:“我在笑你。”

    “笑我什么?”下身一用力,让岳炎毫不掩饰的呻吟出声,“唔……夏枫,嗯,慢一些……”

    “回答嘛,笑什么?”

    “你太有魅力了……我不由得想笑,唔……轻一点……啊……”

    卧室里再次充满了甜蜜的喘息声。

    那些可笑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反正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重新珍惜复活的爱情。

    -

    因为顾及到次日要上班,两人只做了一次,便一起去冲澡。

    冲完澡之后夏枫去准备次日要带的文件,回到卧室却见岳炎打开笔记本玩炫舞,夏枫坏笑着从背后抱住他。

    “干什么呢?通过游戏怀念我吗?”

    岳炎没说话,只是开了两个电脑,一边建了个自己的号,另一边留着让夏枫登陆。

    “结婚玩啊。”

    岳炎一脸平静的说着,去商城里选了婚纱礼服穿好,建了个房间,密码520,房间名是“等疯子。”

    夏枫故意问:“密码是什么?”

    “520啊。”

    “什么意思?”

    岳炎笑:“我爱你,这都不懂。”

    “哦,原来是……我爱你……”

    最后,两人都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终于说出了对方想听,自己也想听的话,却用这种奇怪的方式。

    谁装的更像?

    其实在对方面前,早就原形毕露了吧。

    系统提示:玩家[疯疯]和玩家[火火],结为伴侣。

    两人一起跳了一支舞,不同于其他玩家结婚时选的1星歌曲《今天我要嫁给你》,这两位玩家选的是难度最高的9星歌曲《幸福神偷》。

    他们的婚礼没有任何人旁观,只有他们自己。

    两人都在用心跳那支舞,甚至连续打出好多漂亮的连击。

    那是两人第一次在游戏里相遇时,跳过的曲子。

    其实幸福从来没有被偷走过,爱情也一直都在,只是我们都藏得太深,没有发现罢了。

    夏岳番外集合

    【番外一】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站在讲台上的岳老师突然冲学生们诡异一笑——

    “对了,下一堂课要考试。”

    学生们整齐的抬起头来,嘴巴张成了o型:

    “啊?”

    “不是吧!”

    “根本没复习啊老师,至少提前通知一声吧?!”

    “靠……考……考试?”

    学生在台下哀嚎的时候,讲台上的岳炎突然邪恶的翘了翘嘴角。

    “我为什么要提前通知你们?什么时候考试是老师的权利嘛。”推了推眼镜,笑眯眯道:“反正是开卷考,而且全是问答题,让我看看你们吹牛的功力吧,你们不是挺会吹的?”

    “选这门选修课,简直找罪受啊……”

    “开卷有屁用,没带材料抄什么啊?!”

    “对着岳老师冷酷的笑脸,我发现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嗷……”

    学生在下面抱怨个不停,岳炎却毫不理会。

    “好了,安静,我们开始测验。”岳炎把早就准备好的白纸发了下去,然后转身在黑板上写题目。

    懒得——连卷子都不印。

    你是突然心情太好了拿我们开刀玩儿的吧?随堂考试是用我们的悲伤来反衬你的愉快吧?

    学生们虽然这样想着,却没有人敢说,只能一个接一个的哀嚎……

    在岳炎转身,目光一扫之后,瞬间安静下来,拼命转笔杆。

    岳炎微笑:“笔不要转,转你的大脑。”

    说完又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脖子也不要转了,转你的思维嘛。”

    “手机关掉,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用手机上qq?”

    “大家自己写吧,能写多少就写多少,我很好人的,会给你们一个非常满意的分数。”

    说完,便双手环抱胸前,悠哉的靠着讲桌,微笑着盯着下面一脸痛苦的学生。

    其中有一个女生最可怜,暗自抱怨着:“我真是脑残了啊啊啊,为什么选了夏老师的课还嫌自虐的不够,选的心理学又由扭曲的岳老师来上啊!上次夏老师突然提前考试,今天岳老师又来个突击,我好想死嗷……”

    还没抱怨完,突然感觉到一道冻死人的目光射在头顶,女生颤巍巍的抬起头来,只见岳老师正一脸温柔的冲自己笑。

    “这位同学,你对今天考试有意见吗?”

    “没……”

    “那怎么一个字都不写呢?”

    “呃……”

    “你想让老师帮你写吗?”

    “不是……”

    “哦。”岳炎笑了笑:“那快点答卷吧,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还有十分钟就下课了。”

    女生两眼一翻,差点晕倒在桌上。

    最后不得不厚着脸皮到办公楼去找老师求情。

    上个月夏老师那门课成绩还没出,挂的可能性也非常大,不过之后夏老师因为车祸一直在住院,找不到踪影,昨天才看见他满面春光的回来,看来在医院恢复得非常好,甚至恢复得亢奋掉了。

    先找虽然气场可怕,看上去心情不错的岳老师吧。

    女生硬着头皮,敲了敲707的门,听到岳炎淡淡的一句“请进”,便缩着肩膀走了进去。

    “岳……岳老师好。”

    “说。”岳炎坐在椅子上,正在收拾东西,好像要搬家的样子。

    “老师,我……那个考试,能不能让我通过……我今年大四了,因为学分不够的关系,教务处强迫我多选两门选修课的,要是过不了,我就不能毕业了。”可怜巴巴的看着岳炎:“因为突击考试,没有准备材料,但我有认真答题目的……就是心里没底,不知道能不能过六十分……”

    岳炎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头也不抬的道:“唉?你出窍的灵魂招回来了?”

    “呃……”女生垂下头拼命拽衣角。

    岳炎笑:“成绩都还没出来,你怎么知道不能过?要对自己有信心嘛。”说完,继续悠闲的收拾办公桌。

    “……没信心。”

    “这样啊。”岳炎挑了挑眉,“你叫什么名字?”

    “夏岳……”

    “夏岳?”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名字真好听。”

    说完,便从一堆考试卷里找出她的卷子,一本正经道:“老师也不想为难你们,选修课嘛,肯定会给你们通过的,你想要多少分,老师就给你多少分,好吧?”

    “啊?”女生有些震惊,颤抖着说:“……六十就可以了。”

    “六十多难听,八十分吧,好吗?”岳炎扬了扬手,示意她出去。

    “谢谢!太感谢了!”鞠躬,然后转身溜走,向下一位可怕的老师进攻……

    夏老师虽然前几天满面春风的样子,今天,屋子里却弥漫着奇怪的低气压。

    还没等开口,他便冷冷的说:“来求情的?”

    “呃……”

    扬了扬眉:“说说你的理由。”

    把刚才那番话咬着牙说了一遍,夏枫的回答是:“你能不能毕业,跟我有关系吗?”

    女生怔了怔,“老师……能不能通融一下……”

    夏枫从抽屉里翻出了卷子,问:“你叫什么名字?”

    “夏岳……”

    夏枫笑:“你考了五十九分啊。”

    女生头垂得更低了。

    夏枫继续笑:“你怎么就那么巧考了五十九分呢?”还在那意味深长的盯着卷子看,“唉,这么简单的题目你都答错,你是不是想跟社会作对。”

    “……老师通融一下,给我六十吧。”

    “好吧,我不为难你,免得你去跳楼自杀。”顿了顿,耸肩道:“这年头,学生的心理素质真是越来越差了,动不动就寻死觅活啊。”

    “谢谢老师。”

    夏枫笑:“你的名字很特别。”

    女生轻声道:“我爸爸姓夏,我妈妈姓岳,所以……呵呵。”

    夏枫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那就给你六十一分吧,我帮你填一个选择题。行了,你可以回去拿毕业证了。”

    “谢谢老师!”

    从此之后,f大有了一个美丽的传说,师弟师妹们都铭记于心,有两门课程是绝对不可以一起选的,否则就等着被两位性格诡异的老师当炮灰使用吧,而且连尸体都找不回来。

    虽然如此,可每年,夏老师和岳老师的课依旧座无虚席。

    除了两位的风度之外,欣赏两位变态的上课方式和跳跃又诡异的思维,也成了学生们无聊的大学生涯中,惊险又刺激的乐趣之一。

    当然这是后话。

    等女生灰溜溜的逃走之后,办公室的门再次被人敲响。

    进来的是岳炎,迈着悠闲的步子走过来,坐在夏枫对面,意味深长的盯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夏枫。

    夏枫一脸平静的把文件全部整理好,这才抬起头来,柔声道:“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