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谁的等待恰逢花开 > 正文 分节阅读_72
    br/>   离开时两人作秀携手,张琳的礼车先到,她放开的手,矮身进车里的一瞬间,听到她低声的说了句:“恭喜。”

    陈源的车就跟在后面,他无所谓的看了眼前方的贵气劳斯莱斯,侧身过来给系上安全带,“回家?还是去宵夜?他们办了个庆功宴,可是我只想跟你两个人庆祝唉!”

    想,这个时候她该温柔的笑,说你怎么总是这么孩子气,或者捧过他的脸来,深情的给他一个吻。可是她没有。

    她说:“陈源,你现在心里,是不是还介意她?我是说张琳。”

    陈源愣了愣,这两年里,他们之间从来不说起任何和张琳有关的话题。怎么会在他刚刚动人表白的现在,她忽然这么问?

    女人真是太奇怪的生物了。

    尤其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们还是去庆功宴吧,露个面再走,免得他们又说我重色轻友。”陈源回避了这个话题,发动了车子,转过头专心开车。

    叶沐交待小晴的妆要防水时,就猜到了陈源会在演唱会上求婚。

    以叶沐的贴心程度,一定会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场面。

    说实话,她很期待。

    “小晴!”她叫来小助理,“陈源来了没有?”

    小晴捂着嘴笑,显然是知道内情的,“来是来了”

    “入席了?”

    “刚刚我看到他在准备室嘻嘻,,你们好恩爱,分开一会会就想念了呀?”

    笑,心想你没有爱过,不懂那种度秒如年的滋味。

    她决定去看看,哪怕偷看到一小段彩排,她怕惊喜太大,待会儿会在台上晕过去嘻

    她从梳妆室一路找过去,准备室里却不见他人。

    正要找到卢矜的专用休息室时,里面传来木吉他的声音。

    那旋律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太熟悉——今晚的特邀嘉宾,是张琳。

    休息室的门虚掩着,她匆匆经过,一秒钟都不想停留,潜意识里,她其实是怕张琳的。

    陈源那段话,她就是在那时听到的:“所以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爱过你,你怀过我的孩子,虽然只有十周不到的时间张琳,就当我们扯平了。你有你的事业,我有。”

    张琳抱着吉他,面对着门坐着,虚掩的门中,她的眼神对上了门外的,她回过神来,微微的笑起来,硬生生逼退眼底的一些无用湿意,“陈源,”她玩笑似的,“其实,你到现在还是我最爱的男人。”

    “谢谢。”陈源的声音一丝波动也无,“但我是最爱的人,包括她自己在内。”

    门外,心里一突。

    原来他知道啊!

    我所能给的最多的爱,就是全世界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我最爱你。

    “是,我确实做不到爱谁比爱自己更多。”张琳低下了头,撩拨着吉他,声音更低:“可这不能怪我啊”

    “我不怪你,”陈源沉默了几秒,“我现在过的很好。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只知道爱。但是现在,我比以前更懂生活,还有幸福。再见。”

    下意识的要闪开,却听张琳银铃般笑,“你跑什么?进来吧!这里让给你们两个,我该上场了。”

    尴尬的站住,张琳拉开门,背着吉他出来,再无一句话的离开。她穿着黑色t恤,背影单薄,一如当初她们两个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其实都是命中注定,谁也欠不了谁。

    陈源明显的慌了,一边出来,一边苦恼的挠头,平常酷的一塌糊涂的脸上,满是不知所措。

    “”他无措的解释,“你别误会我只跟她说了几句话。”

    “戒指呢?”

    “啊?”

    “求婚戒指,”微微的笑,眼泪已经忍不住渗出来,眼睛红红的,“趁我现在心情还行,赶紧给我戴上,一会儿我感动劲儿过了,说不定会反悔。”

    陈源闻言更慌了,手忙脚乱的掏口袋,蹩脚的把裤子口袋扯了出来,邋遢的戳在外面。

    总算在上衣口袋里找到了那只摩挲过千万遍的盒子,他笨拙的打开,看看她又看看戒指,来来回回的看,不知怎么办。

    哭的风生水起,叶沐特意交代的防水妆都要晕染开。

    “”陈源挠头,整理了一下表情,想了一下,他单膝跪下,皱着眉艰难而认真的说:“你知道的,我从来不骗你:我想我这辈子大概都忘记不了她。毕竟有过那么一段,我不可能因为爱上了你,就抹杀掉我人生的一部分。这是我力所不能及的。

    而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如非必要我绝对不再见她。她会是我的一段回忆,仅此而已。

    剩下的我,全都是你的。”

    他在圈内圈外都以酷出名,平常话极少,这样连续的说一段话更是前所未见。

    可就是以酷出名的他,现在跪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裤子口袋好笑的翻着,乱着刚刚被他自己挠蓬的头发,认真的神情如同捧着试卷等待老师评分的小学生,诚恳的跪在她的面前,捧着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

    嫁,当然嫁,当然嫁给他。

    这一生与你共度已是不易,我抱着等一辈子的心而来,你的爱实在是已经太过意外。

    傻子才不嫁呢!

    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都在为前台的演唱会奔走,忙的红了眼,可也还是人人都停下来为这两人欢呼鼓掌。

    拉他站起来,投进他怀里,哭的一塌糊涂。

    还好,她从来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