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花式虐狗手册 > 正文 分节阅读_75
    此急着在爷爷奶奶面前捍卫爸爸的*,长着双臂不让他们进门。

    南轩一把捂着小七的嘴,看着温爸温妈尴尬是神色,很善解人意的说,“爷爷奶奶,我带小七去楼下玩木马。”

    南轩再懂事也只是个三年级的小孩,温妈不放心,也为了赶紧打破这氛围,拉着丈夫一起走,“好好好,爷爷奶奶陪你们一起去玩。”

    等杨芃出门想解释的时候就发现门口已经空无一人了。

    她回头,冲着那个麻烦头皱眉,对上了温凉憨傻的笑。

    他说此生不忘,还约定了下辈也记着。

    可终究是食言了。

    很多很多年,很久很久之后,在小七都快要当奶奶的时候,温凉忘记了一切人,忘记了一切事,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会偶尔忘记。

    他会坐在摇椅上打着酣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记得眼前那个老妇人是谁了。

    他用略带惊艳的眼神去看她,直起躺着的身问她,“姑娘,你是谁啊?”

    杨芃比他大三岁,可脑却比他清醒的多,曾经明艳冷傲的脸现在慈祥和气,笑起来的时候让人不禁都跟着高兴,对这个管自己叫“姑娘”的男人,她一字一句的跟他解释,“我是你妻啊。”

    温凉脸上是惊奇,还站起来走到杨芃那边的摇椅旁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女人,抬手摸了摸她的脸,“那我可真幸运啊,你真好看。”

    又有时,他比她先**去睡了,杨芃躺到他旁边时总会习惯性的亲一亲他的唇。

    家里人从来不觉得他们为老不尊,事实上,在温凉还没像现在这么健忘之前,他常常会在一众小辈儿面前就从身后抱着正在干家务的杨芃和她说话,那种肉麻了一辈的感情,大概叫深情吧。

    可他忘了好多事后,就换成了杨芃更加主动一些。

    她例行的晚安吻,意外的让还没睡安稳的温凉醒了。

    他看了看躺在一旁脸伏在自己脸前的妻,没有露出那种看陌生人的眼光,只看了她几秒,就像几十年来那样习惯性的回吻过去,只是嘴唇的轻轻的碰触。他揉着她的头发,柔声的和她说,“老婆,晚安。”

    某一天,不知道温凉是记起来了什么,吵着要去b市。

    他退休以后,和杨芃回到了故乡q市,这里的气候环境更适合养老。两个人如同当年的温爸温妈一样,没觉得儿女不在身边有什么难过,在养了二十年的儿成功的晋升成女婿后,两人什么担忧都没有的四处旅行,逛遍了大江南北。

    后来就过起了遛鸟写书的日,兴致来了的时候,温凉还会去跳跳广场舞。

    可那天,杨芃把一个都有些生锈的铁盒翻出来,一样一样的跟温凉讲里边那些小东西的来历时,老头不知道又抽了什么风,拉着女儿小七让她带自己去b市。

    小七和周南轩上了岁数以后就都转到了q市工作,和温凉他们住在一起相互照应。面对温凉的要求,他俩自然不能有什么意见,这老头现在脾气倔的很,只是忘形太多,得一直有人陪着,要不然分分钟就能走丢了……虽说最后会凭着本能和强烈的方向感走回家,可家里人对着他“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家?”这样难缠的问题解释过无数次之后,还是会有些疲倦的。

    唯一有耐心的,大概只有杨芃。

    青春期的时候,小七觉得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女神一样的妈妈会嫁给自己那个不靠谱的爸爸,还要担惊受怕的时刻提放着仇家的报复和温凉随时有可能的以身殉职,可后来又羡慕妈妈。她见识过自己老爸的甜言蜜语,一个男人,会说情话没什么了不起,可她听了温凉对杨芃说了一辈的情话,没一句都是让她当场起一身鸡皮疙瘩背地里又暗暗的羡慕。

    就像现在,面对挥舞着拐棍一定要去b市的温凉,杨芃一句话都没说,默默的收拾着两人的衣物,收拾了一个小皮箱以后才去拍温凉的肩,“我们明天就去好不好?你先去泡脚睡觉。”

    温凉还不放心的打开了那个皮箱看了看,确定这个女人不是拿了个空箱敷衍自己。

    看着卡其色的大箱,他脑海里不知道怎么的闪过一个场景,好像是女人要出差,大概要出去很久,旁边站着的男人和小姑娘都很舍不得,一大一小的一起蜷身缩进了行李箱里,叫嚷着“把我们也带走吧”。

    可笑的场景也只是一闪而过,温凉觉得有些困了,直接上了床就睡去了。

    杨芃也不把他叫醒,打了热水用毛巾替他擦了擦脸,又换了毛巾给他擦了擦脚,**去一起睡了。

    隔天,小七和周南轩一起陪两人坐火车去b市。

    车上,温凉靠窗坐着,他眼睛尽量的瞪大,看窗外变幻的风景。

    看了不知多久,他脖有些累,扭过头坐直的时候,就看到旁边坐着的女人。

    没什么印象了,可看起来还挺让人亲切的。他如同跟一位老友般和这个上车后才认识的“同座”说话,“我要去见我女朋友了。”

    他经常糊里糊涂的说冒话,杨芃习以为常的不和他争辩,顺着他说,“是么?”

    温凉点头,又看了眼窗外。

    这一刻,这列火车和他记忆里十八岁高考结束那年飞驰的火车重合,那是奔向杨芃的火车,是开始新生活的方向,是一个新故事的展开。

    温凉喃喃道,“我女朋友,她特别美。”

    杨芃柔和的笑。

    温凉闻声扭头看她,有些困惑,然后大方的称赞了一下身边这个陌生女人,“真的,特别美。就像,就像……就像你一样。”

    说完后大概觉得这样说话很对不起自己的女朋友,又补充了一句,“不对,比你还美。”

    也许,有一天我还是忘记了你。

    可我依然那么爱你。

    —全完—天翼网友整理上传 tianyi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