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玄幻小说 > \霸主的情奴 > 正文 分节阅读_18
    懂他是如何知道她在这里的。

    「我来带妳回家。」南宫煜坚定的话语中蕴含着无限深情,可惜惊惶的穆心怜不仅因太慌乱没有听出来,还反而有着再次被刺伤的感觉。

    「家?」她含着泪,苦笑地开口,「皓天堡从来都不是我的家。」

    「它是,而妳也永远都属于我南宫煜。」他的语气温柔,目光怜惜的看着她。

    穆心怜全身剧颤,眼眶中的泪水决堤而下,心中所有的委屈与不甘皆浮现。

    「我不属于你,你已将我赏给别人了,你已经不要我了,没有资格再说这句话了,你懂吗?!」她声泪俱下,嗓音嘶哑地怒喊。

    「怜儿……」南宫煜再也按捺不住,心疼地将她搂入怀中,不顾她的挣扎,口中不住的安抚着,「怜儿,宝贝别哭,妳哭得我好心痛……」

    过往的记忆涌上心头,她哭得声嘶力竭,一双小手不住地在他胸上乱捶,娇小瘦弱的身躯扭动挣扎地想挣脱他的箝制。

    「你放开我,你好狠,你把我当成一只狗,一只狗……不要的时候就丢给别人……我不是狗……我是人,我也有尊严的……」最后她力竭的俯趴在他胸前痛哭失声。

    南宫煜俊脸扭曲,心痛极了。天啊!他真的没有做这件事啊!

    他紧紧地搂住她,在她的耳畔喃喃着抚慰的言词,一直到她终于流尽了泪水,一再的抽噎时才温柔的开口解释,「我没有把妳赏给别人,妳被掳走完全是燕棠儿一手策画的,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晓得她会要人告诉妳这种泯灭人性的话,真的,怜儿,妳误会我了。」

    接着他将哭得力竭虚软的穆心怜就近抱到邻近的凉亭里,再密密地将她搂坐在自己的腿上,将当时南宫毅意图侵占、夺取皓天堡的事道出。

    待他说完,穆心怜已平稳了激动的情绪,同时感觉到他呵护的动作与口气中的温柔,于是她鼓起勇气问,「所以那时你并非是厌了我,而是忙于你伯父意图不轨的事才都不回凌霄院?」

    「嗯,我怕我会分心。」他懊悔当初为什么不向她说明白,不过如果没有经过这场生离死别,他也不知道自己对她用情已深。

    「分心?」她不解地问。

    南宫煜轻轻地笑了,「难道妳不知自己的吸引力,妳就像个小妖精,每次一见到妳,就想把妳压在我身下,狠狠地占有妳。妳让我疯狂,我要是天天回凌霄院与妳缠绵,怕是正事都给忘了。」他紧盯着她蓦然涨红的小脸,「而且我也打算在事情彻底解决后就娶妳入门,想不到……」他谓叹一声。

    穆心怜脑中轰然一响,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他想娶她?他不是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他一时兴起的玩物,怎会……

    「为……为什么要娶我?」她震颤地开口问道,内心有着一股莫名的期待,而那是她从来也不敢奢望的。

    「傻怜儿,如果我不爱妳,怎会想娶妳为妻?」他爱怜地望着她红肿的眼,仍是心疼不已。

    「你……你爱我?」红肿的双目又涌上泪水,她感动又震惊,犹如幻梦的感觉令她想确认自己并非在梦中,因为藏在她心底最深的渴望竟然成真了。

    「我爱妳,当初我只觉得再也不能没有妳在身边,所以决定娶妳以安自己的心,但当我发现妳坠下断崖,我的心就彷若碎成片片,椎心刺痛的感觉让我醒悟妳早就占满我的思绪、夺走了我的心,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爱妳,好爱妳,我的怜儿。」他俯首吻去她源源不绝的泪,深情诉说着爱语。

    「煜……」她含泪的美眸闪着欣喜感动的光芒。「我也爱你……」她低喃地偎进他怀中。

    「我知道。」他用下巴摩挲着她头顶上的柔细秀发。「我早就知道了,只怪我醒悟太迟,害妳受尽了委屈,吃尽了苦楚,原谅我,怜儿。」他的嗓音充满着悔恨。

    「我不怪你,煜,我知道凭我一个貌不惊人的孤女,本来就配不上你,所以……」

    「怜儿!」他喝止她自贬的话语,一双大掌捧起她埋在胸前的小脸蛋,正色道:「千万别再这么说了,妳想要我内疚到死吗?原谅我以前对妳说的残酷话语,我是个混蛋!如今我只要妳记得,我最爱的就是妳这温柔婉约的样子,妳的容貌在我的心中是无人可比拟的,而我要永远呵护、疼爱妳,从此妳就是我心中的唯一。」

    南宫煜诚挚深情的话语终于解除一直存在穆心怜心底的自卑、自弃心结,眉宇间的悒郁忧伤也褪去

    抚平伤痛的穆心怜,清丽的脸蛋顿时散发出妩媚动人的光彩,令渴望她已久的南宫煜再也不能自持。

    「天啊!妳真美,妳可知我有多渴望妳?」他低哺地吻着她的唇瓣,欲将一年多来的思念、渴望吻进她的心灵深处。

    良久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香甜的唇,眼眸紧紧地盯住她柔媚的美眸。

    「宝贝,妳是不是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我?」他低声暗示着。

    「嗄?」她迷惑地望着他,「什么事?」

    「就是妳在定北王府所做的一件事。」他忍不住急躁的说。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都听不懂?」她惊讶的看着他又变为急躁不悦的眼神,不过现下她已明白,他并非在生她的气,于是她软下嗓音道:「煜,你说清楚嘛!」

    「该死的!难道妳不想让我知道,妳已经为我生下了儿子?」本性恢复的南宫煜,已没有耐心等待她想起这件事,直接急吼吼地喊出。

    穆心怜一愣。「煜,你知道了?」见他点头,她忍不住嘟起嘴来。「你都知道了,还问我作啥?」

    看到佳人有些气恼,南宫煜立刻又软下声音哄道:「宝贝,我是急了嘛!看妳提都不提我们已经有了儿子,我还以为妳不想让我知道呢!」

    「怎么会?」她白了他一眼,「对了,你怎么会知道我在京城的?是子蓉姊遣人去通知你的吗?」

    「如果妳说的是我在大厅碰见的那名靳夫人,那答案是,不是她通知我的。」

    「那你怎么会……」

    「妳记不记得曾在王府见过一名叫做凌羽扬的人?」

    穆心怜思索着,突然道:「你说的是姊夫的四大总管之一?」

    「对,就是他,他也是我的好友,一年多前就是他帮我肃清了我伯父及他的一干党羽。他曾偷溜到凌霄院见过妳,后来在王府见到妳后,才快速的传讯给我。」

    「他偷看过我?」穆心怜有些惊吓地说:「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那时他不宜露面,但是又想看看能牵动我心的女子,所以才会偷偷溜去看妳,被我知道后,我还差点骂了他一顿呢!」南宫煜回忆当时,不禁愉悦的笑了。「如今我反而感谢他当初看过妳,才能在王府认出妳,通知我赶来。」他深深凝睇着心爱的女人。「跟我回皓天堡吧!怜儿,回到我身边,让我用一生的时间来补偿我过去对妳的亏欠,让我用一生的时间来疼妳、爱妳,好吗?」他深情地恳求着。

    「好的,煜,别忘了还有我们的孩子。」穆心怜也深情地应允他。

    「是的,还有我们的孩子。」他俯下头,深深地吻住了他心之所系,郑重地烙下情深不悔的永恒承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