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黑白 > 正文 分节阅读_106
    “乔语晨,”唐学谦的声音慢条斯理地响起来,带上了一丝笑意:“做你的丈夫,没点察言观色的心机还真不行啊……”

    她窘死了:“你在哪里看见的?”她记得她自己失魂落魄地都忘记了把它放在了哪里。

    “玄关,”他笑笑:“你把装着它的袋子丢在了玄关的角落,早晨出门的时候经过玄关,我就顺手拆开袋子看了看。”

    “……”明明早晨的时候他那么匆忙,居然还注意到了角落,这个男人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唐学谦笑:“还是没话要对我说吗?”

    乔语晨很窘:“你明明猜到了。”

    他也不否认:“那个时候我就想到了两个可能。第一,你在向我暗示想要个孩子;第二,就是你已经……”

    当时他还不能确定是哪一种情况,但现在看着她的表情,他已经完全明白了。忍不住就心里一紧:“怎么有你这么傻的人?连孩子都有了,居然还要离开我。”

    “因为,”她口中苦涩:“我不知道以后如何告诉我的孩子,他的爸爸不是自愿娶妈妈的……”顿了顿,她的声音有点哑:“也许,连孩子也不是自愿要的……”

    话还没说完,她忽然被人封住了唇。

    后脑被他固定住,他捏住她精巧的下颌强迫把她带向自己,他和她之间没有一丝缝隙,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快得几乎让人怀疑下一秒就会跳出来。灵巧的舌尖挑开她毫无防备的齿关,他闯入她的领域,游走在内壁间,最后攫住她不断后退的舌,含入口中翻卷吮吸。

    这是最古老的占有方法,不顾一切,热情又笨拙,没有退路。

    圈死在她腰部的手越来越紧,他简直有种冲动想把她揉进身体里。

    “过去不是自愿,但现在呢,你真的看不出来吗?”他在她下唇上咬了一口:“连孩子都怀疑,你以为我会随便对其他女人做这种事吗?你嫁给我,让我爱上了你,然后就要走?哪有你这么狠心的人……”

    “她们只是没有机会,”这才是她真正在意的事:“当年如果不是我,换成了其他人,也用同样的手段成为了唐太太,那么你现在爱上的,就不是我了……”

    如果可以,唐学谦简直想直接推倒她一顿……

    “乔语晨,”他完全败给她了:“你以为我是那种和某个女人生活在一起就会爱上她的人吗?”好歹他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唐家少爷,挑个老婆还是有很高的标准的……

    乔语晨声音低低的:“我知道你是见惯风情万种的人,你只是习惯了有我在你身边,可是你知道我要的不是你的习惯。”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他告诉她:“习惯才是爱情的最高级,深入骨髓。”

    相爱的最初只是吸引,被对方的眉目肢体吸引,可是习惯却让他决定穿过人与人之间森严的疆界,去与她的内心熟知。

    是什么让他靠近她,是深埋在习惯之下渐渐升起的感情。

    曾经有科学研究表明,情人的容貌即使璀璨夺目,看两周也必将意兴阑珊。

    可是她对他而言却不是。

    她没有万种的风情,没有夺目的容貌,他却没有意兴阑珊,反而百看不厌。

    他在她耳边低语:“曾经我对你说过,欢迎来到我的世界,而现在,我想对你说……”

    “……世界为你落了幕。”

    ——乔语晨,我这才明白,真正爱一个人后,眼角眉梢都是你,四面八方都是你,上天入地都是你,成也是你,败也是你。

    因为……

    我的世界已经为你落了幕。

    **** **** ****

    他的深情,终于让她卸下了防备,忍不住将额头抵在他的胸口,无声流泪。

    一刹那间她忽然明白为什么拥抱和眼泪更能比药物治疗人,说到底,当我们受伤,就又变成了幼兽。幼兽拒绝令伤口更痛的药,只想回到温暖的怀抱流泪一场。

    他抬手擦掉她的眼泪,眼里带笑。

    “我终于知道霍宇辰当年那支一夜成名的广告从何而来,”他抬手刷过她长长的睫毛,沾上了晶莹的泪珠:“你哭起来的样子原来这么美……”

    人来人往,她没有他那么脸皮厚,忍不住擦了擦眼睛。忽然像是想到了大问题:“我要打电话告诉宇辰,我不走了。”

    “不用说了,他知道的。”

    “……”

    “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找到这个机场的?我只知道我要找到你,可是不知道该去哪个机场、哪个车站、哪个码头找你。”

    “宇辰告诉你的?”乔语晨顿时对好友的喜爱度又猛增好几个百分点:“宇辰对我真的很好……”

    他好?唐学谦痛心疾首:你当霍氏的霍宇辰是开佛堂的好人么?

    ——就在半小时前。

    “我想知道语晨现在在哪里?”

    “唐先生,我凭什么告诉你……”

    “说吧,直接开条件。”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似乎知道唐远已经放出了那个大项目的广告招标……”

    “……贵公司好像没有投标吧?”

    “我需要投标么?你不会主动给我么?”

    “……”

    “你是唐远总裁,你的一句话抵得过任何一项投标书吧?我等你的态度……”

    “……”

    唐学谦一口血憋在了胸口很内伤:多少人为了投标争得头破血流只想从唐远手中那件case里分到一杯羹,他霍宇辰却只用一个机场名字就交换走了目标,坐等将来的巨额利润源源不绝流入霍氏名下,明目张胆的半路杀出来趁火打劫……

    ……不过,没关系了。

    她回来,就好。

    **** **** ****

    幸福中的人不知道,他们幸福的样子已成了别人眼中一道最美的风景。

    “快看快看!!那个男人好漂亮!!!嗷~嗷!!>______<……”

    在自家老公面前公然看美男,存心挑战男人的耐心极限。

    身边的男人不是滋味地扭过她的小脑袋,可是女孩子似乎还不死心,脑袋就像弹簧一样,刚被扭过去又弹了过去,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看得像个千瓦灯泡一样闪亮闪亮。

    “他们亲亲了!!亲亲了!!捂脸捂脸>///////////<”

    “—_—+++,”男人终于又一次成功地被她气到了极限,拎起她的衣领像抓小猫一样就把她拎走了。

    “唐劲,你看那个很漂亮的男人的手,一直放在他太太的小腹上,”她被他像抓小猫一样拎着走,一点也不生气,叽里呱啦说个不停:“那个女孩子应该有宝宝了^_____^,这是记者的第六感告诉我的!你猜她的宝宝是男是女?我们过去看看吧!我以前研究过这个!像西瓜那样圆圆的就是男宝宝,像南瓜那样又扁又圆的就是女宝宝……”

    “那像冬瓜呢?”

    “唔,冬瓜啊……”她摸了摸下巴,貌似很深沉地陷入了学术的海洋:“男宝宝像西瓜,女宝宝像南瓜,像冬瓜的话……会生出春哥那样的?囧”

    男人终于停了下来,淡笑着转身,慢条斯理地开口:“小猫,不如,我们试一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