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 一寸相思 > 正文 分节阅读_77
    ,身形变得更为精健,胸膛坚实有力。离得这样近,她越发看得分明,耳根都红了。被他又问了一次,她忍了又忍,忍不住微声道,“我想吃掉阿卿。”

    左卿辞一怔,见她面颊绯红,两眼水汪汪,果然是情动之兆,忽然有些好笑。

    既然说出来,她也不再害羞,“已经隔了很久,阿卿来了西南也不要我,是不喜欢了?”

    “胡想什么。”左卿辞睨了一眼,唇角轻勾,“我来西南太匆忙,忘了带避子的药,不碰你是怕万一有孕。昭越虽然有菟藤子,毕竟偏寒毒,你的身子旧伤过多,本来就需要调养,哪还能再乱用。”

    原来他想得这样细,她有点心喜,又有些安慰,“你以前好像不担心这些。”

    “以前如何不用,有办法让你觉不出来而已。”左卿辞似笑非笑,近几个月忍得何等艰难,她却懵然不觉,少不得要讨回来。既然她已无恙,又到了西南边缘,也无须再忍耐。

    左卿辞吻住她,很快调弄得她心神摇颤。明亮斑驳的阳光从碎叶间撒下来,两具年轻赤裸的身体在碧绿的蕉叶上相缠,幼嫩的肌肤吹弹可破,拥在怀中如一块甜白的软糕,他爱不释手,含着情欲的声音低喃,“阿落想吃我?”

    初愈的身体无一处不敏感,他按住冲动不疾不缓的挑弄,让她整个人都湿润起来,纤细的腰弓成了一弯弧,深楚的瞳眸盈着水,看上去泪朦朦,让人格外想蹂躏。

    他瞧着越发炽热,换了一个姿势吻住她,腰际有力的一送,她蓦的叫了一声,足趾都蜷了起来。

    他吸了一口气,忍着销魂蚀骨的舒爽,沙哑道,“滋味好不好?”

    话尾他重重一顶,太久未亲热,她哪里禁得这般刺激,忍不住叫出来,剧烈的收缩起来。

    他险些没捺住,缓了好一阵才慢慢动起来,一点点的厮磨,勾得她呼吸又渐渐急促,胸口起伏,手脚如藤蔓般缠上来。

    “阿落喜欢?”他爱极她在欲望中迷乱的脸,轻咬小巧的耳垂,“回了中原,有别的女人要吃我怎么办。”

    她仿佛被一根细丝悬在半空,渴望更深的嵌入,凌乱又细碎的喘息。“喜欢,啊——不知道。”

    左卿辞禁锢住她的腰肢,徐徐进退,不紧不慢的撩拔,“不知道?阿落那么强,不肯护着我?”

    她眼泪都出来了,被弄得说不出话,胡乱点头。

    左卿辞的呼吸也重了,仍然强抑住吊着不给,“阿落不愿?”

    她扭来扭去,怎样也得不到满足,失声泣叫出来,“我护着阿卿,不给别人吃。”

    勾出了满意的答案,左卿辞低哑的赞了一句,蓦然撞入她最深处,狂野的冲击越来越狠,激出致命的快感,靡软的呻吟几近嘤泣,忽然一记凶悍的顶撞,她痉挛的绞紧了他,一同飞上了云端。

    一场大悲大喜之后,苏云落康愈,左卿辞却病倒了。

    他这一阵担了太多,大量失血导致了虚弱,加上长时间跋涉辛劳,在溪里又受了寒,情绪一激未曾察觉,甚至数度纵情。结果到了夜里就开始发烧,他身边的药早已消耗殆尽,只能指点苏云落在林中寻几株药草生嚼,虽然左卿辞自知并无大碍,苏云落仍是担忧,决意尽早出林。

    她身无寸缕,林间又别无布料,唯有将玄明天衣从滑筏上解下来清洗,费了好一阵才去了污垢,恢复了淡银的色泽,宝衣长久的压在地上拖扯,已然损得磨痕累累,令人好生可惜,左卿辞一派无谓,“一件死物罢了,比起性命一文不值,全是一些江湖豪客求医时奉上,与烟雷珠相类,这样的东西方外谷历年积了不少,你若喜欢,我回去再寻就是。”

    说起来他微微一笑,“我送给血翼神教的黄金,只怕里面还有阿落这十年的辛劳,可会心疼?”

    苏云落哪会在意,心底暖意融融,亲昵的吻了他一下,“阿卿为了我真大方。”

    她用长叶搓成索,束着天衣权作短装,将他负在身上起行。

    左卿辞肢体修长,趴在她肩背颇有些奇怪,心情却是空前的好,发热中不忘打趣,“阿落真能耐,比我行得快多了。”

    苏云落已经在想林外的事,“也不知西南边镇有没有药铺,我寻机偷一些衣服和银子。”

    左卿辞一笑,引得又咳了几声,“哪用得着偷,我返教前让白陌以最快的速度撤过去等候,只要寻到人,什么都有了。”

    苏云落想过几次,只不敢提,“不知秦尘逃出去没有。”

    左卿辞倒没有她顾虑的伤感,“他身上带了不少药,出教不难,兽乱的目标是我们,秦尘机警,又有自保之能,只要不与赤魃正面撞上,应该无恙。”

    苏云落心头顿时一松,“我们在林中耽了这么久,白陌会不会离开了。”

    这一点左卿辞全无虑色,懒懒道,“白陌虽然傻了点,胜在听话,不说一两个月,守上一年半载也无虞。”

    苏云落忍俊不禁,“你也觉得他傻?”

    “见了阿落,才知道傻也有傻的好。”左卿辞谑逗,复又一哂,“以后他不敢再对你有半分无礼。”

    苏云落的唇角暖暖的轻翘,“出去之后去哪里,回金陵?”

    提及将来她心下一坠,尽管秦尘说他已解除了婚约,终是——

    “回什么金陵,我正被悬红缉赏,唯有和阿落一道做个逃犯了。”左卿辞在她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声音旖旎,“阿落可愿护着我?”

    她不由自主的耳朵红了,又有些惊讶,“怎么会通缉你?你拒婚得罪了皇帝?”

    让她这般以为也无妨,他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苏云落登时生出了愧疚,全忘了他将血翼神教搅得天翻地覆,高层尽墨的手腕,软声道,“阿卿到哪里我都护着,师父的药已经送回去了,以后我只守着你。”

    左卿辞无声的笑了,上挑的长眸柔光流动,情意绵长,似一只狡侩的狐狸。

    密林渐渐稀疏,光线越来越盛,已然到了边缘。

    苏云落欣喜的加快了步履,仿佛生了一双翅膀,轻盈的携着他飞向了明光中。

    ┏━━━━━━━━━━━━━━━━━━━━┓

    ┃小说下载尽在 - 手机访问 m.bookbao8.   ┃

    ┃书包网整理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