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科幻小说 > 美人图尹山近 > 正文 分节阅读_329
    ,将大部分海水排除到村庄外面,并构筑起密布村庄的水道,现在避水珠一去,阵法立即失效,被隔绝在村外的水墙立即崩溃,滔天巨浪向着村里狂猛轰击扑来。

    人鱼村民建筑的精美屋舍如脆弱的薄木条般被巨浪轰得粉碎,连同他们被刀斧砍杀的尸体,一齐被汹涌海浪冲得四面飞散。

    那些正在村里到处追杀村民的健壮战士,也被巨浪拍击得飞了起来,迅速被海水包围。

    但他们都是海族战士,浸在水中根本就不会出什么问题,身体浮在水中,迅速调整好状态,厉啸着疾速游动,满村找人来杀,将那些游来游去的人鱼村民一一斩杀在水里,将海水染成红色。

    涛壮站在建筑物顶端,瞪着两名人鱼美女离开的暗道,脸色铁青。

    几名亲信已经冲了过去,举斧向着暗门猛击,却发出金铁交鸣的震响,那道暗门的坚固程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想像。

    「你们想要什么?」

    一声怒吼从他们身后传来,涛壮迅速转身,看到在建筑物顶端的另一个方向,有一个老人正在怒视着他们。

    在他的身后,又是一个暗门,显然他是从另一条秘密通道上到这里的。

    没有人想到,这样矮小的长须老人竟然能发出如此大声的咆哮,大量海水在他的面前飞速旋转,被他的怒吼冲击,向他们席卷而去。

    他的下半身是鱼形,涛壮轻易地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个老人的身份:人鱼村的族长!

    记得两年前,他曾和其他村村长一起去涛潺城拜见城主大人。涛壮作为二少城主,代替父亲前去接见各个村庄的村长,也曾经见过他。

    在涛潺城附近的属地,即使是半独立的村庄,也要向城主大人缴纳赋税,只是比直属的村庄赋税少上一些。

    「二少城主!」

    老人鱼的眼中喷射出怒火,愤然凝视着他的脸庞:「你是想要避水珠吗?因为这个叛徒,知道了我们村里避水珠的秘密,所以要杀光我们村子里所有人,夺取避水珠,拿回去交给城主老爷?」

    涛壮眼神冷酷,居高临下漠然看着他,寒声喝道:「你有宝不献,就是死罪!现在赶快把避水珠交出来,还可以留你一条活命!」

    老人鱼仰天长笑,泪水从眼中不断地奔涌出来,溶入海水里面。

    「整个村子都被杀光了!涛壮,我们村子只要还活下一个人,你一家就要遭受恶报!」

    在说话的时候,他也在摆动鱼尾,迅速来到建筑物顶端铭刻法阵的中心处。

    当涛壮伸手指着他,喝令部下前去抓住他的时候,老人鱼的手已经握住一道硕大灵符。

    「住手,快抓住他,别让他乱动!」

    危险的直觉迅猛袭来,涛壮大声呼喊着,却看到人鱼族长在放声惨笑,奋力将灵符从中掰为两半。

    炽烈的光芒迅速将他笼罩,老人鱼的血肉爆裂开来,在光焰中迅猛燃烧,以血肉为媒介,发出了拼死的攻击。

    殿顶的法阵在避水珠被拿走后,本来已经失去了效用,却在舍身符的催动下,轰然爆裂开来,将整个村庄都笼罩在它爆炸的威能下。

    轰然巨响声中,一处处的房屋爆裂崩塌,将靠近它的海族战士震得飞起,身上被炸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受到影响最大的是村庄正中的高大殿堂,法阵符文不断地爆裂,每一个踩在上面的海人族战士都被震得向上飞起,惨叫着在海流中翻腾旋转,自膝盖以下都被炸得粉碎,即使是大腿也是血肉碎裂,鲜血喷涌出来,浸透在海水中。

    那个鱼奸本来就被绝生符的威力卷入,痛苦地倒在地上,现在被法阵符咒爆炸威力笼罩,浑身血肉炸裂,凄厉惨叫着,就此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

    涛壮见机得早,提前纵身跃起,却还是被爆炸的力量冲击,难受得吐血。

    矗立了不知多少年头的宏伟建筑,如碎裂的木块般轰然倒场,发出震天的轰响。

    站在上面的海族战士都倒在断壁残垣中,痛苦地吐着鲜血,个个都去了半条命。

    爆炸的威力让涛壮的亲信们伤亡殆尽,看到这一幕惨景,涛壮的怒吼声响彻了整个村庄。

    「给我挖!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挖开,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两个女子找出来,夺回避水珠!」

    在村庄中追杀人鱼村民的海人族战士,此时也是伤亡惨重,许多人倒在地上颤抖吐血,没有力气再爬起来,至于那些还在房屋里面杀人的战士,更是没有能够活着出来。

    但人鱼村民也都在席卷村庄的大爆炸中死得干干净净,任何留在屋子里面的人都只有死路一条,和冲入屋中的强盗同归于尽。

    在村庄的道路上,一个幸存的人鱼男孩摇着鱼尾,拼命游动,却被那个脸色苍白的清瘦青年从后面追上去,狠狠一刀捅进他的后背,利刃从小腹中穿出,用力一划,将他的腹腔划开,鲜血和肠子一起漂散在海流里面。

    最后的幸存者也被残杀干净,清瘦青年收罗了还能行动的部下,向村庄中心游去,按照涛壮的吩咐,开始清理倒塌的殿堂。

    高大雄伟的建筑物倒塌,残留物的分量大得惊人。那些海人族战士拼命地清理着,却也只能以很慢的速度进行清理工作,想要找到地下室的通道更是困难重重。

    「快一点,再快点!要是有人路过看到,那就麻烦了!」

    涛壮暴跳如雷地大吼,屠杀本城辖下的村庄,这种事如果传出去,会对他的名誉产生影响,不利于他和兄长争夺城主继承人的位置。

    远处海底飞起亮光,如闪电般席卷而来,海族战士们愕然抬起头,从那个方向传来了一声愤怒的狂吼!

    那一道青光迅速接近,悬停在村庄的废墟上,在光芒中央出现了一个稚嫩的男孩。

    他高高地停在战士们的头上,全身青光笼罩,满脸狂怒神情,庞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笼罩在战士们的头上。

    随着涛壮前来屠村的海人族战士恐惧地颤抖着,无法承受那庞大的威压,几乎要跪在地上。

    在他们惶恐的目光中,高高在上的男孩仿如传说中的复仇之神,眼中的狂怒让他们恐惧得震颤不已。

    伊山近远远地看到村庄的大道,那里有一个垂死挣扎的人鱼男孩,被一名刚爬起来的海人族战士踩在脚下,正在用刀捅他的脑袋取乐,眼珠子被挑在刀尖上,仿佛还在放射出悲惨的目光。

    「杀!」

    伊山近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之后,这里竟然被外来的战士屠村,对林白云安危的担心和对战士暴行的愤怒融合在一起,烈火燃遍心胸,再也无法控制。

    杀声凄厉响起,青光狂卷而去,向海底的战士疾速飞斩,「喀嚓」一声,斩断最近的一名海人族战士的胸膛,半截身子喷着鲜血,向远处飞跌。

    「嚓嚓」声不断响起,海族战士一个接一个被劈飞,仙剑威能下,他们的身躯被从中斩断,鲜血、内脏从断裂处流淌出来,死状惨不忍睹。

    余下的战士惊恐尖叫着,再也顾不得命令,拼命在海水中游动,四下逃窜。

    青光飞射,毫无怜悯地追到他们身后,凌厉斩下,将逃走的战士一个个残酷斩杀,留下满地断臂残肢,混在断壁残垣中,被海底暗流冲得四散。

    最庞大的建筑物废墟后面,悄悄地亮起了光芒,一声激烈尖叫从那边响起,向涛壮发出了暗号。

    狂怒中的伊山近不停追杀着奔逃的海人族战士,等到他感觉到异样时,涛壮已经飞速狂冲,拼命游到那一处废墟后,冲进了白光笼罩的范围里面。

    白光里,那个面色苍白的海族青年手持着掰成两半的灵符,看着及时赶到自己身边的二少城主,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笑容。

    「又是这种符!」

    伊山近怒吼着催动青索射去,轰的一声,将那片废墟斩得碎裂四散,但白光在那之前就已经消去,那两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涛壮像他的哥哥一样,借用灵符的力量逃回了涛潺城,却没有想到他们兄弟二人的所作所为,终于为家族带来覆亡的厄运。

    伊山近愤怒地在海中狂啸,青索仙剑疾速飞射,将没有来得及逃走的战士一一斩杀,惨死在飞剑下。

    总算他还没有被怒火摧毁理智,留了几个活口严刑拷问,终于得知了详情。

    就像他想的那样,这些家伙和强盗差不多,屠了村子就是为了求财。

    他们的主子,涛潺城的二少城主,想要这村里的一件宝物;而村民的财物,就会赏赐给他们,作为这次屠村的酬劳。

    得到了口供,伊山近几剑将他们斩杀干净,面对着倒塌的高大建筑,美人图向前一卷,就将大殿的废墟收入美人图中,将这片地面清理得干干净净,露出了通往地下的暗道入口。

    众多海族战士费了半天力气没有做到的工作,他只是心念一动,就完成了。

    地下室里,一个清纯稚嫩的小女孩正抱住她那濒临死亡的母亲,哀哀地哭泣。

    优雅美丽的碧玺美目紧闭,一动不动,俏脸一片惨白,任凭她怎么摇晃,也没办法苏醒过来。

    在她们的身边,躺着一名容貌俏丽的年轻女子,薄薄的红唇中无力地吐着鲜血,看着这幕生离死别的惨景,双眸中流出了悲愤的热泪。

    「没有用的!」

    她一边吐着血,一边虚弱地叫道:「碧玺姐姐中了符咒,生机都已经断了!」

    她也同样中了那极端恶毒的符咒,虽然被碧玺的胴体挡了一下,情况比她稍好一些,却也是生机断绝,无法挽救,最多也只是比碧玺晚死一会,多受些罪罢了。

    地下室的角落里,宽大的玉槽中,一个容貌俏丽的美少女躺在清亮的水中,任由清水冲刷着她那雪白修长的美腿,看着那边的惨状,不由恻然不语。

    这个村子,显然是遭受了毁灭性的灾难,而她现在待在这个村子里,下场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人鱼族长离开时特意发动法阵来护住这个地下室,但外面的那些人一旦占领了村子,肯定会搜索到这边,到时候她受伤无力,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说不定会落到和人鱼村民一样的悲惨结局。

    「报仇,一定要替我们报仇!不然的话,你母亲也死不瞑目!」

    在临死之前,珊蒂念念不忘的就是报仇雪恨。

    她纤细洁白的手紧紧抓住小美人鱼碧玉光滑的手臂,红唇中流着血丝,吃力地叮嘱:「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你一定要活下去,想办法替我们报仇!那些家伙见人就杀,你父亲在外面也逃不过,不光是你一家,整个村子都完了!如果你不能活下来报仇,我们就都白死了!

    「哪怕那些强盗狠狠地欺负你,在你身上到处乱摸,把两腿中间长着的脏东西插到你的嘴里,逼着你舔吸他们撒尿的玩意,还把大棍子插到你的身体里面,弄得你下身痛得要死,你也一定忍住!要活下去,就算不要脸地服侍他们,受尽所有屈辱,也要活下去,等到有机会报仇的那一天!」

    珊蒂只觉一阵发昏,嘴里不停吐着血沫,晕眩中说出来的话也都来不及思考,只是一股脑地拼命说下去,担心要是停下来,自己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强者,你要找到一个强者,用你的身体服侍他,让他高兴,让他迷上你,再求他杀光那些强盗,替我们报仇!你长得这么漂亮,就像你妈妈一样,肯定能迷倒所有男人,要是再学些服侍人的技巧、让男人高兴的手段,就能让男人为你发狂!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让他舒服,压在你身上快乐地颤抖……只要能报仇,就算付出再多的代价也都值得!

    「我们村里的秘密你都告诉他,只要他肯出手帮我们报仇……不对,你还不知道,让我来告诉你,族长的秘密藏书可以让强者变得更强,实力增长百倍、千倍都有可能!可惜我们族里的人体质都不合适修炼,不然也不会连自保的力量都没有……还有阵法,最强悍的秘密阵法,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可以用阵法消灭超一流的强者,不管是谁都会对这些秘密感兴趣的!」

    垂死的薄唇美女絮絮叨叨地说着,感觉到体内生机正在迅速丧失,随时都可能像碧玺那样晕过去,再也醒不过来。

    说到后来,她终于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汪汪地看着稚嫩美丽的小美人鱼,悲伤叹息:「可怜的小碧玉,你还这么小,这么小啊……」

    「轰!」

    一声剧烈的震响从地下室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