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穿越小说 > 恶魔的专属天使 > 正文 分节阅读_10
    圈住他的健腰,而他则绷紧了健美性感的瘦臀,蓄势待发。

    “好了,‘早晨运动’要开始喽!搂住我的脖子──对,来──”

    男性握住下体粗长的野兽虎视眈眈地对准那粉红诱惑的湿穴儿,硕大的龙头将她紧合的花瓣挤开,突然猛地一下长驱直入──

    “啊──啊──”小女人下一秒锺便不由自主呻吟起来,他好猛呵──

    巨大而又刚硬的粗棒深深地戳进去,再狠狠地拔出来,她柔嫩的甬道被他一波接一波的疯狂撞击摩擦得火热潮湿无比,鲜豔的乳尖不断磨蹭著他刚强结实的胸肌,那种诱人的粘腻感教她腿窝处不由跟著濡湿了一大片。他撞击的力道一次比一次凶猛地落在她的胯间,她的嫩穴儿被他喂得好饱实,连花心处缩合的蜜沟也被他霸道地戳开、挤入火烫的龙头,他狂妄而又强壮地在那片湿热的天堂里自由驰骋,一次又一次教她倾泄、癫狂。

    “森──森──啊──总裁──轻一点──”她娇吟著,被他凶猛的力度吓到了,双手再也无法继续搂住他的脖子,只得撑在床上以稳定被男人冲撞得摇晃不止的身子,纤细的双腿已无力再挂在他的腰上,只得渐渐向他的身体两侧滑落。

    突然,两边玉腿被男人强硬地一把抓住,架在他的两边宽肩上,而他的巨根在男性野兽般的嘶吼声中猝不及防地全根尽入她的潮湿蜜洞中──

    “啊──”她禁不住仰头尖叫出声,感觉蜜穴内所有柔嫩的褶皱都被他一下子撑平了,他蛮横而又坚定地刺进她最深的柔软蕊心内,一动不动。这样的深度教她整个娇躯都僵硬了,还未等她适应这种可怕的充实感,他却突然开始动了,沈重的龙头有力地拍击在她的蕊心处,刹那间,灭顶的快感汹涌而上,她哭喊著拱起身子抽搐起来,双腿间喷洒出大片大片的浓稠的爱.氵夜,像骤雨般喷湿了大片床单。

    “小东西,你潮.口欠了呢。”他低低地笑起来,抽出依旧巨挺无比的黑龙,好让她尽情享受高潮的喷泻。接著,他又握著那根粗重骄傲的肉茎狠狠地拍打在她的花瓣上,顿时甬道里积存的蜜汁被他抽打得四处飞溅,啪啪作响。

    她哭叫著被他折磨得又难受又快活,胸前两团软乳被毫不怜香惜玉地抓住,肆意地搓圆捏扁,两峰粉红的乳尖被邪虐地揪住,下流地拉扯,突然又被送入男性滚烫的口中,像婴儿吸吮母奶般啃咬,富有弹性的尖头更被吮得水亮红豔。

    “森──啊──好舒服──”腿间不知羞耻地泌出雌性的荷尔蒙液体,她甚至主动捧起自己丰满的双峰,送到男人的面前,银荡地呻吟著乞求男人的疼爱。

    “真拿你没办法。”男人沙哑地带笑叹息著,开始轮流爱抚她两团雪白粉嫩的乳球,舔弄俏立的两粒圆润红珠,他一把搂起她软绵绵的娇胴,然後将她两腿分开地放在男人粗壮的大腿上,雪白的双腿被向两边扳开,湿漉漉的红穴儿在晨光中展现著娇嫩水润的色泽,诱人的蜜汁滴滴答答地渗流出那娇小的入口,这美景足以令任何一个雄性生物疯狂。

    “好美,你好美!”雷森难以自制地低吼著,迫不及待地握住自己青筋勃发的欲望之柱滑入她紧窒美好的蜜道中,让女性的温暖将他全数包裹,当下男人和女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满足的呻吟。

    重新搂住她细软的腰肢,他开始尽情地品尝她一对丰翘的玉乳,甜美的果实又香又软,令人爱不释手,更是叫他忍不住用唇舌来回濡湿两点嫣红的娇豔,勾勒她圆润的乳形。然而这害羞的小东西却禁不起几下挑逗,花蕊中忍不住濡出一大团湿香,溢得两人的交合处黏湿不已。

    “小婷儿,你这可爱的小东西,让人真想把你一口吞下去。”男人低沈的喘息中夹杂著毫不掩饰的欲望,他赞赏地舔吮著她敏感的乳峰,然後重新将她压回柔软的大床上。雷森抽出下身腻满湿滑白沫的男龙,用手套弄了几下,顿时他的下体变得更加坚挺强壮,像把骄傲的弯刃昂扬直挺。接著他掰开她水淋淋的花朵,扶著腿间巨长的象征挤入她羞合的玫瑰花芯。顿时,芜婷再次弓起腰肢,难以克制地吟叫出来。

    滚烫的龙头执意地挤入她深处的嫩肉中,那樱红的肉芽儿如同藤蔓般密密麻麻地缠绕住他的参天巨根。他强横地挺身,顶撞她娇豔的花核;恣意地抽离,带出她温热的穴乳。小小的粉花儿就那样羞涩地被撑开,又贪婪地吸吮住他的巨杵,一遍又一遍不知教她分泌了多少回蜜水,润滑了那细嫩的花径以吞吐男性阳刚的巨龙。

    “好美的小穴儿,又湿又热,简直快把我给迷死了──”他的前端深深地陷进她柔软的子宫内,一边在她耳边喘息著这些令女人羞惭的淫语秽词,没两下就教她再次丢盔弃甲了。

    男性的前端还来不及拔出湿漉的穴嘴,汹涌的蜜水就喷了出来,顺著他堵在壶口的龙头向四面八方喷射出去,她的小腿疯狂地痉挛著,湿红的穴口更是开阖著泻出一股股琼浆玉露,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又潮.口欠了,瞧──蜜穴儿喷得多漂亮,喷了好多水呢──”他抽出勃挺的肉茎反复抽打著她潮湿的穴眼儿,强迫她喷出所有灼热的蜜浆。她却被他近乎凌虐的动作搞得又害羞又兴奋,甚至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达到了高潮。

    不由自主地弓高下半身,任由一串串灼热的泉水从花穴儿里湿湿地狂泄出来,她无意识地在男人注视下自动收缩著娇嫩的粉红穴肉,好将所有分泌的甜液都挤出穴口,丝毫没意识到这动作有多银荡多撩人。

    “聪明的女孩儿,”雷森邪魅地弯起唇角,然後用生著粗茧的手指将那湿透的红花儿一层层剥开,“好漂亮的穴嘴儿,还在吹水泡呢──”

    “啊──嗯──不要挤那儿──”

    雷森居然坏心地用手开始挤她的桃红嫩肉,那敏感的泉眼儿被像女性乳投般又挤又捏,粘稠的蜜汁形成小水柱从那娇小的蕊心里被挤得不断喷出来,又香又滑地溢满了他的手掌,淫糜地腻遍了她的腿间。

    “就是这个可爱的小东西麽?这麽小,这麽嫩,居然可以把我全部吃进去,真是不可思议。”雷森眼神充满欲望地凝视著那娇美的粉嫩花蕊,忍不住将蕊心儿拨得更开好让他研究内部的构造。

    好丢脸,女儿家最私密的那儿被他强势地剥开,粉红色的嫩肉湿漉漉地暴露在他的眼神下,他粗砺的手指每每滑过她的穴肉,她都会不由自主抽搐一下,穴蕊中滑出香甜的爱蜜,迅速粘腻了男人的粗指,更惹得穴肉里不断发出一串串诱惑的黏腻汁水声。

    “好滑的嫩肉,嗯,这儿也很软──哎哟,又喷水了,真厉害!”

    他真的爱死了她的敏感,不仅每次高潮她都会狂泄不止,甚至这样简单的爱抚动作都会引发她一连串的潮.口欠。小天使绝美的小脸儿此刻看来格外淫靡诱人,纯洁的气息不再,反而如同最诱惑的魔女。

    高潮的喷泉一波接一波地喷射,小婷儿情不自禁地揉捏自己双腿间那颗充血圆润的红珠,霪乿地扭摆著腰肢,随著小穴的狂喷吟叫不止,两瓣桃肉被无情地分开,腿窝儿里面那朵红豔的玫瑰一次次妖娆绽放,引得湿滑的香径里滑出一滩滩蜜水,腻湿了一大片床垫。

    一场惊心动魄的高潮结束,小女人还徜徉在绝美的余韵中,雪白的肌肤都渗出点点香汗,纤细的腰儿像水蛇般在床上诱惑地扭摆著,教人怜爱不已。

    突然,她感到自己瘫软的娇躯被一把抱起,放在大床边缘,而雷森则似乎走下了床。接著,她的两边小腿被不由分说地拉扯到床外,然後向两侧扳开,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柔嫩的花径里顿时挤入了一根又粗又硬的男性火龙,将她柔腻的蕊心深深捣开,直直顶上她的子宫深处的嫩肉中。

    “啊──好大──太大了──”她哭叫,小腹中被强行喂入一根烧红的男性烙铁,滚烫的男剑前端更深深地刺入她不愿张开的子宫内,她别无选择地用蜜穴咬紧他的粗壮,任由他鼓捣她娇嫩的女性生殖器,雄性的巨龙蛮横地在她粉嫩的花蕊内横冲直撞,她的蜜穴儿几乎快包不住他愈来愈粗猛的狼根,香滑的花径被强迫撑开、吞吐他充血的男性粗杵,粘滑的蜜水涂满了他血脉贲张的粗刃,滑得地板上都积了一滩水渍。

    “好紧,你好紧啊──”男性难以克制地低吼,手臂上青筋毕现,宽背上也积满了汗渍,看上去无比勇猛强壮。他咆哮著握住粗长的肉木奉狠狠地挺进,再狂妄地磨转,蹭得她的小穴儿叽叽作响,水红的媚肉被一遍遍拉扯出来,连带大量的粘蜜也流出穴外,水淋淋地濡湿了他的巨大龙茎。

    他粗吼著,发狂般狠撞她湿漉的穴蕊,她在他狂猛的菗揷下不禁难以承受地娇颤,胸前甩动著白嫩的乳浪,娇美的花穴儿被他捣出浓稠的白浆,被男龙搅弄出湿漉漉的声响,羞耻得她忍不住偷偷地瞄向腿间两人紧密嵌合的性器官。

    她腿间娇豔的穴肉纠缠著粗硬的巨龙,他的抽撤一次次扯弄出她腿间鲜嫩的花肉,红豔豔的嫩肉又湿又滑地绽放出美丽的花儿,他巨大的男性象征却又那样阳刚强壮,像一根用滚烫铁水浇铸的钢筋,粗壮到令她心悸,却又好喜欢他的坚硬和壮硕。

    “好看吗?小婷儿,看,你咬得我好紧呢,里面的嫩肉都是粉红的,好可爱。”男人突然低头在她耳边邪魅地喘息,她愣住,顿时全身雪嫩的肌肤都被一股热力晕红了。

    好丢脸!竟然被他发现了!当下,小女人便害羞地闭上眼,再也不敢看那儿。

    “不想看吗?我偏要你看。”纤细的双腿被男人强硬地抬起,压向她的头两侧,她的下身被迫高高地翘起,那羞豔的女性娇花无所遁形地绽出水红的蕊儿,他的荫.经仍插在她的娇蕊里,他挺起瘦削的窄臀,对准她的湿红的小穴又深又狠地下戳,将火烫的前端顶进她深处的蕊心里,戳弄得她的甜穴里浪花四溅,唧唧作响。

    “听见了吗?”他邪恶地咬住她娇嫩的耳垂,“你的小穴叫的好热情啊!”

    她感觉到了,他粗壮的茎身碾压过她湿滑的肉壁,引起她条件反射地紧缩,水滑的穴肉更紧紧吸吮住他刚硬的火龙,他的前端都整个顶弄进去她的子宫了,他却还贪婪地辗磨著她的子宫口想要进去更多。

    “不要再进去了──求你──森──”她哭叫起来,敏感的子宫口被他毫不留情地摩蹭,销魂的快感从小腹向全身窜去,直达每一条神经末梢,兴奋得让她尖叫得音调都变了,忍不住开始难耐地扭动雪臀迎合他的冲刺,甚至在他插得特别深的时候,她会忍不住挺起腰磨蹭他结实的腹肌渴求他更多的疼惜。

    “哧──”羞惭的水声从两人的交合处传来。

    “小宝贝,你又喷水了。”男人亢奋的语调里掺杂著骄傲的男性笑意,他深深地扎根到她柔软的子宫里,执意深埋进那湿滑的沼泽里,让她那甜美的蜜汁滑满他青脉贲张的巨根,然後一遍遍带出,尽管她粉红的嫩肉还恋恋不舍地包裹著他的龙根,他也毫不留情地抽离,连根拔起她湿红的媚肉,像朵红玫瑰在他的疼爱下妖娆绽放。

    “好喜欢你这麽含著我,一辈子也不会厌倦。”他灼烫的男性气息拂过她的耳侧,带来异样的敏感触动。她娇喘,媚眼如丝地望著埋在自己身体里心爱的男人,他英俊强壮得如同阿波罗,健壮的身躯此刻已布满灼热的汗水,一滴滴掉落在她同样布满香汗的雪白酥胸上。诱惑的男性气息染上了她的身子,让她眼中的雷森更加猛壮性感了。

    “我爱你,雷森......”她终於还是说出口了,不在乎他是否在意她的心情,是否会不屑她的一片真心,至少在此刻,两人用世界上最亲密的方式结合在一块时,她想告诉他,她希望他是她的。

    雷森的动作慢慢停顿了,他扣住她细软的腰肢,深深地将自己滚烫的男性前端插进她温暖的子宫里,然後他迷人的黑瞳深深地凝视著她,在晨光中耀眼得让她看不清他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