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彼时彼时(耽美) > 正文 分节阅读_190
    ,或者让人把燕三牛他们接到东湖来。田晚香每天都要问儿子想吃什么,想喝什么。虽然燕飞想吃的很多她都不会做,但她会问、会学,仔细照顾着儿子。

    时间就在众人的隐瞒中进入了7月。1号当天,燕飞在燕翔的要求下派人把他送回老家,参加中考。燕翔在老家考了三天的试,考完就马上返回了帝都,他自己感觉考得还不错。在等待中考成绩出来的途中,焦伯舟、卫文彬和萧阳也完成了他们的英语考试,三人已经确定十月中旬去美国。

    燕飞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满三个月了,该是告诉燕飞的时候。趁着萧阳、焦伯舟和卫文彬考完试庆祝,岳邵、孙敬池和萧肖决定庆祝完之后就告诉燕飞。

    还是一大帮子的人,又多了燕家的三口人。大家去酒店热热闹闹地吃了饭,然后一起去东湖。作为庆祝礼物,燕飞送了萧阳、焦伯舟和卫文彬每人一张个人油画自画像,三人都很是喜欢。萧阳看着自己的那张画像的时候特别有感触,他没想到事隔几年他还能收到“钟哥”的画像。

    到了东湖,大家没有去玩牌或者看电视,而是聚在了客厅。燕飞本来说去泡茶,被岳邵拉坐到了沙发上,客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干嘛?”燕飞看看突然严肃(紧张?)了不少的岳邵和孙敬池,又从萧肖的眼中看出他们有话对他说,他的心不由得紧了紧,“什么事这么严肃?”

    “飞,我们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岳邵开口。田晚香握住了丈夫的手,有点怕。

    “什么事?”燕飞也严肃了不少。

    孙敬池和萧肖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在他面前的茶几毯上,一人握住他一只手,岳邵则搂住了他的腰。燕飞看看三人,再看看孙敬池和萧肖的动作,纳闷:“你们不是求过婚了?”

    “咳咳咳……”好几个人急忙咬住了嘴。

    岳邵舔舔嘴,突然不敢说了,他朝孙敬池示意,这种事还是孙敬池来说最合适。孙敬池执起燕飞的手,亲吻,然后用温柔到甜死人的声音说:“飞,对不起,我们骗了你,你不是,胃下垂。”

    燕飞的脸皮抽了抽,沉声:“我不是得了绝症?”他就知道!

    “不是不是。”三人急忙摇头,孙敬池捂住燕飞的肚子,深情款款地说:“你没有生病,你只是,怀孕了。”

    燕飞的瞳孔瞬间紧缩,然后“哈哈”了两声,蹙眉:“今天不是愚人节。”

    “飞,这是真的,你真的怀孕了,孩子,三个月了。”

    这时候,简仲平开口:“燕哥,你真的怀孕了,因为孩子不满三个月,我们怕你情绪起伏太大,就骗你说是胃下垂。你的身体很特殊,可以怀孕。”

    说罢,简仲平拿出已经用过好几次的b超图递给燕飞。燕飞用力抽出被孙敬池和萧肖握着的手,接过b超图。

    萧肖也捂住了燕飞的肚子,紧张地说:“飞,你‘这具’身体具有两性的功能,身体构造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是更为进化的先进人种,绝对不是什么畸形。”

    岳邵朝其他人示意,大家纷纷站起来离开客厅到外面去等。何开复和秦宁带走了燕家三口。客厅里瞬间只剩下了燕飞、岳邵、孙敬池和萧肖,就是简仲平都出去了。要涉及到燕飞比较隐秘的东西,还只能岳邵他们来解释。

    燕飞一直盯着b超图,迟钝的脑袋在计算今天到底是不是4月1号愚人节,他记得今天应该是7月16号萧阳他们考试的日子。

    没外人了,孙敬池忐忑地开口:“哥,这具身体很特殊,遗传了燕三牛的身体特征。”他把变异人的事情,燕飞身体的具体构造和独特之处全部解释了一番,道:“所以我们莋爱的时候你才会那么敏感,也所以你最近总是容易累,想吐,又特别喜欢吃酸的。那是因为你怀孕了,怀了两个宝宝,你和我们的宝宝。”

    燕飞还是盯着b超图一动不动。萧肖立刻装可怜:“哥,难道你不喜欢我们的孩子吗?不想孕育我们自己的孩子吗?哥,我不要找人代孕了,我要你给我生,我要属于我们自己的宝宝。”

    岳邵亲吻燕飞的脸:“哥,这是老天爷开眼啊,不仅让你重生了,还让你重生在一具这么特殊的身体上,你不知道我看到孩子的b超图时有多高兴!”

    孙敬池接着说:“哥,凡是知道的人都特别的高兴和渴望,渴望我们的孩子能早点出生。哥,我迫不及待地想听孩子喊我‘爸爸’了!”

    可燕飞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三人吓坏了,揉他的心口,摸他的后背,轻抚他的肚子。

    “哥,你说话啊,我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哥,你说话啊。”

    想到那两例自杀的案例,三人吓白了脸。

    “哥,孩子很健康,你不想看到孩子出生吗?你不想和我们一起组建更幸福的家庭吗?哥,你说话啊,别不吭声,你打我们骂我们都行。”

    院子里的人就看到三人似乎是慌了,见燕飞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也有点着急了。简仲平在门口待命,万一燕飞受不了这种“打击”有个什么不适的反应,他要赶紧冲进去救人。

    过了十几分钟,燕飞有了动静。他手里的b超图掉在了地上,然后呆愣愣地看向萧肖和孙敬池,几秒钟后,他突然脸色大变,变得格外狰狞,开口就骂:“我草啊!我这什么狗屎运啊!我要退货!我草——!”

    伴随着燕飞的咆哮,东湖某栋别墅内激情澎湃的故事再度上演。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