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霸气总裁的双性情人 > 正文 分节阅读_192
    动强劲有力的长腿跨过去,伸出手臂一把捞住动作迟缓笨拙的水色。

    “啊~”水色被这突如其来的拉扯吓了一跳,本能的矢口喊出来,却在下一秒被全三激烈的以吻封口:“唔~~”

    他向后退了一步,全三向前迈了一步,屈起膝盖弯第一时间楔进双色睡袍下的双腿间,故意用坚硬的膝盖骨顶上男人的囊袋与垂软的性器官。

    “呼呼唔~~恩啊~~”这一吻突兀的令水色毫无思想准备,全三揽着他的腰板一直顶着他向后推、向后后,一点也磕不到、碰不到他,步伐却凌乱不堪。

    无法呼吸,面颊涨红,甜蜜的汁液溢出彼此的唇齿,粘腻腻湿漉漉的挂在下巴,好不晴色。

    ps:新浪微博求关注!

    番外甜蜜蜜之大肚篇2

    “啊~~全啊全三~~~呼呼嗯啊~~~”水色被全三架起双臂粗鲁地抵制在身后的墙面上,他看起来像似在投降一样,毫无反抗之姿,全三就势从下面撩起他的裙子整个掀上来,堆在水色的胳肢窝处,要男人白皙光滑的身子整个暴露出来,不着寸缕、一丝不挂。

    睡袍的料子丝滑柔软,混合着冰丝,夏天穿特别的凉爽,它们全被全三捏在手中按压在水色的锁骨处,空气中流动着隐形的热浪,闷的俩人头晕目眩。

    水色的乳粒像熟透的果实,有着银荡的颜色,暴露在空气中渐渐变化着。

    双目浮赤的全三嗥叫一声低头啃上了水色胸前饱满的乳粒,深深地吸、狠狠地裹,仿佛能吃出甘甜的乳汁一样,像个孩子似的胡乱咀嚼水色的乳投。

    低下头,双脚发颤的水色能看到的只是全三的发旋和两只支楞着的扇风耳,一截刚毅的脖子与连绵起伏的肩胛骨线条,

    “呼唔~~~”敏感的身体根本经不起全三任何形式下的挑逗,水色心脏快跳的快要撞破他的胸腔子,只觉得被全三用牙齿咬合的乳粒快要断掉,被狠狠地玩弄着,挤压在全三锋利的牙齿间无法逃离。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欲火从脚底板烧起来,化成一条细线硬生往他的耻骨缝隙里钻,要他颤、要他抖,要他来回扭动着胖胖的腰身试图挣脱全三的束缚,低着头、淌着汗、倒喘着。

    “不,不要了,放开,放开我唔唔啊~~~”他喊叫着,不顾形象的喊叫着,全三的舌头放过了他被吸的红肿起来的右乳,却在一下秒沿着他的胸线滑下去,贴在他鼓溜溜的肚皮上继续作恶,用湿热高温的舌尖挑逗他敏感异常的肚脐儿。

    被束缚着的双手得到了解脱,水色抖着嘴唇粗喘着伸手死死扣住全三纠结着肌肉的肩膀,恨不得将十根指头都嵌进去,他粗厚的腰身被全三的粗燥温暖的大掌掐着,不疼,烫得他哆嗦,荫.经硬了起来,直愣愣地顶在全三的喉头处,激动的往出吐露爱.氵夜,下体湿得一塌糊涂,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使他如同失禁了一样难堪。

    全三扎实的手臂圈住他笨重的身体胡乱地抚摸起来,哪里都敏感,摸哪里都痒痒,水色向后斜着身体,身体一下子失去了重心,他向后支撑着双臂,手掌按在腰后的圆桌上。

    全三已经在他的双腿间跪下去,一手抓着他硬起来的肉木奉方便他的舌头落在上面来回吻舔,一手绕过他的臀肉摸入延伸至内里的部位。

    揉动他温软的穴口,半个指甲盖半个指甲盖的撑起来,然后是一个手指肚,再用力一些,再往里一点,半截手指就滑了进去,温热的肠壁难以想象的湿软,火热火热的像口腔一样包裹着全三长着茧子的手指。

    水色抖了起来,横插在全三口中的荫.经激烈跳起来,亀头撞到了全三的齿贝上无处可逃,牙齿的锋利刮蹭着他脆弱的铃口,水色快要哭出来。

    抓在圆桌边缘的双手快要挠碎那实木质地的桌子,肚子下的两条细腿微微颤抖,水色觉着他快尿了,一股股的热流正在冲破他的精关。

    香汗淋漓,满身的奶味,有点骚、有点甜,荫毛撮在全三的上唇上,被男人舔弄得湿漉漉冒着亮光,两颗大蛋沉沉地坠下来,包裹着它们的薄皮看着快要被挣破一般,紧连着荫.经根部的皮囊已经坠得没了横纹。

    全三张嘴就咬住了它们,翻起眼皮极其晴色的凝望着水色泛着湿意的眸子含着,全三的脑门有三道抬头纹,以这种姿态从下看上来便更为清晰。

    方头大耳,虎背熊腰,体魄精壮得仿佛整个人是被雕塑出来的一样,全三也热,全身被汗洇透,额角、颈窝、手臂都紧绷地胀起埋在皮下组织中的青色血管。

    背后趴着一头强壮的雄狮,狮头随着他脊背的起伏而发生变化,或狰狞或威风。

    水色半倚在圆桌上劈着双腿,气喘连连,目眩神迷,受不了对上正在吃裹着他荫.经的全三那双带着灰蓝的眼眸,那里面熊熊燃烧着一把火,足以要他灰飞烟灭。

    动作像似被放慢了,全三坏笑着把他的性器官从他的嘴里吐出来,睚眦欲裂,水色瞪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吸裹的发紫的亀头从全三的嘴巴里滑出来,然后又看着全三坏笑着再含进去。

    轻浅的吞吐几口,或是突然就深篌锁住它,用牙齿夹捏着他的脆弱,用舌片衡量他的硬度,啃咬他肉木奉上的系带,吃舔他涨开的冠状沟,扒开他的铃口深深地索取。

    “全三全三全三啊啊啊啊 ~~~”无意识地喊着全三的名字,两只手死死地捏住圆桌,俩腿抖得快要折断,插在男人嘴巴里的器官一阵抽动,失控的恨不得撞断全三的牙齿刺破他的喉咙,足份量的米青.液喷射进全三的喉咙深处,直接被男人吞咽进肚,原本都快要射完了,被水色瞧见了这一幕后又不受控制的吐了两秒钟,噗哧噗哧的,水色窘的要死,好多肠液从他的后部淌出来,腰软的快要融化,只想撅起屁股要全三顶进来。

    胸口起伏着,水色控制不住他心跳的剧烈,他狼狈的双手依旧后撑在圆桌上,双腿颤得像踩在云彩上不踏实,皱皱巴巴的睡袍早都滑落下去,一直盖到他的脚腕子。

    全三掀开一角钻进去,整个人都顶着水色的睡袍钻到男人的裤裆下,亲亲他鼓溜溜的肚子,亲亲他吐露精华的小鸟,亲亲他松软的囊袋,亲亲他湿漉漉软哒哒的穴口。

    全三的舌片黏在了水色的会阴处,与那儿贴合得严丝合缝,像在那里垫了一张柔软的卫生巾,水色被舒服的不知所以,傻傻的扣着圆桌一动不动,满头的大汗,呼吸急促。

    “我,轻轻的……” “伤,上不到,孩子。”全三从水色的睡袍里探出头来,不等水色做何反应,十万火急的全三就一手扯碎了这件高贵的晨袍。

    整个浪的被撕开,像件长马甲一样松垮地挂在腰圆肚大的水色身上,全三要他侧过身体,依附在圆桌上,然后他从水色的身侧进入他。

    掐着硬邦邦烙铁一样的亀头,顶在水色的股间一点点的向里推送,感受到穴口被撑起被撬开,感受到他的亀头正在向里滑进去,感受到那里面扑面而来的热浪。

    “嗯~”

    “吼~”

    噗哧一声,水色身下的小嘴整个包住了全三硕大的亀头,爽得两人同时哼出声来。

    水色深深的呼吸,身下热烫的要命,忍不住的频频收缩甬道,肠液沿着全三埋入水色肠道中的阳巨挤出洞口淌出来,湿嗒嗒的流了两人一大腿根。

    全三一手帮着水色托着他的肚子,一手从水色的胳肢窝下伸过去捏上他的乳粒,随后便缓缓地摆动起腰身来,不敢进的太深,怕顶到肚子里的孩子,即便是男人三分之的机巴也足以顶得水色呼哧带喘频频呜咽。

    “呼呼~~真软,真紧~呃呼~~~”咬着水色的耳根子,情动的全三喃喃低语,插操着水色的感觉,仿佛把自己的老二戳到一团柔软的棉花糖中,简直令人失控。

    “啊啊啊~~”一声盖过一声拔高的调子,水色托着自己的大肚子告饶:“不啊~不要了呜呜,肚子,肚子啊恩呼啊~~~顶到宝宝了,停,停下来全三,啊啊 ~啊啊啊 ~~~”

    两具身体下的圆桌发出吱嘎吱嘎的晃动声,听起来有些惊心动魄,不知道哪一下子便会散架子。

    不知不觉中加了大动作的全三越插越深,到了最后竟然是整根没入水色的肠道内,顶弄得水色苦叫连连,两个手整个抱住自己的肚子仰面朝天,可着魔了的全三就像似看不见、听不到一样,搬起水色一条大腿跨上他的粗腰,越干越猛。

    “啊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全三,真不要了,呜呜呜啊啊~呼恩啊~轻,轻一点,啊~肚子,肚子我的肚子啊啊~~”

    “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没事儿的………”水色,我停不下来了……吼唔………

    颠荡的太过的激烈,水色的半个身子被全三顶弄得滑出身下的圆桌悬在半空,男人看起来既舒服又难受,涨红着脸蛋喘息着,全身都汗津津的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被狠狠压在身下蹂躏的水色特别性感,满身的爱痕,尤其腹部那高高隆起的肚子,看在全三的眼底是一种扭曲的美,勾动着他体内沉睡着的欲望,刺激得他兽性大发。

    干他干他干死他!

    全部都射进去,射到他的最深处,要他给自己生孩子!!!

    全三的眼睛血红血红的跟被谁扎了一锥子似的,热汗洇湿粗粝的发茬,耳蜗里也浸着汗水,喉头滚动,喘息粗重,他手下失了分寸,竟是粗鲁的一把抓起怀胎八月的水色硬生的给掀翻过去,要男人瞬间变成了趴撅在圆桌前的姿势。

    吐了一口唾液在三根手指上,全三一手捏着自己荫.经粗大的根部,一手掰开水色被他已然操开的穴口又胡乱地揉弄了两把,而后再一次的提枪顶入,噗哧一声就顺畅地滑了进去。

    那小嘴儿饥渴的一口将他吞下,一开一合的吐纳着他的巨大,下体再次被充盈,水色说不上来是满足是惊悚,他急切地抱住自己的肚子,全三在他耳后嗥了一声,便一手抱住他护着肚子的手臂一手掏上他硬挺的荫.经与囊袋狠劲地揉搓起来,来回左右地拉扯着,揪着上面的体毛,身下击撞得啪啪作响,仿佛要将水色的灵魂从他体内撞击出去。

    “啊啊啊啊 ~啊啊啊~”再也顾不上羞耻的哭喊出来,再也受不住全三电动马达般的频率,简直要戳破他的肚子:“不要了不要了啊啊~不要了全三,求求你,停下来呜呜孩子,孩子,我们的宝宝啊~~会掉的,会掉的啊 啊啊啊~~”

    疯乱了意识,撅趴在圆桌前的水色,激烈地摇动着头颅,飞甩出一滴滴汗水,一手护在肚子下,一手被迫撑在圆桌上支撑整个身体,兀地被戳到某一处,双腿一颤,臀峰一紧,尖着嗓子叫起来:“不,不行了啊啊啊~~要~还要呜呜啊 啊~用力,给我啊啊啊~~~”

    频临一个临界点,水色知道什么东西顺着他被全三狠狠操弄的穴口流淌出来,一股一股的落地成片,他害怕极了,可又无法抗拒这正在向他一波波袭来的生理快感,哪怕是灭顶之灾他也不后悔享受过。

    然而还无法不去忐忑是不是他流血了,是不是如此激烈的xing爱伤到了孩子,挣扎着,被束缚着,哭着,喊着被全三操的射出来,一股股的喷的老高,屁股一紧,紧跟着他全三也射进了他的肠道深处,紧紧圈住他高耸着的肚子,死死地往里扎进来。

    然后两个人叠在一起喘息着……耳鬓厮磨着……………

    好半天,惊厥的水色推开压在他脊背上的男人大吼着:“血,血,好多的血,我流血了,孩子,孩子~~”

    他急的抱着肚子直跳脚,全三也是一愣,更是后怕起来,这要是一炮把俩娃给磕掉了,不用说大爸二爸,单是三爸就能抽死他!!!

    下意识的顺着水色的身体看下去,血?在哪呢?全三懵了,抱着肚子直跳脚的水色也懵了。

    不是血?

    那是啥?

    再看…………米青.液,肠液,润滑剂,还有汗水,就是没有鲜血,呃…………

    傻乎乎的抬起脑袋来,眨眨眼,水色说:“我谎报军情了。哈哈”转了个圈圈:“孩子还在,哈哈哈哈~”

    全三一把捞住手舞足蹈的水色压在怀中,啃着他唇角的味道说:“我,榨干,实力,强。”

    闻言,耳根子一红,水色翻着眼皮凶巴巴:“谁把你榨干了,谁实力强啊,少在这说胡话,咯应人。”

    “老婆………”

    “滚蛋!”

    “老婆………”

    “滚蛋!”

    “老婆………”

    “滚蛋!”

    “老婆………”

    “肉麻。”

    “老婆………”

    “肉麻。”

    “老婆………”

    “老公………”

    (完)

    ps:求合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