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卯上恶劣弃妃 > 正文 分节阅读_192
    一千年 然而 当 忌之地完全被封印时 彻底的成为了一个黑夜。 再也没有日光 没有飞鸟 没有花香 没有云朵 没有那湛蓝的天。大祭司看着石阶慢慢的合上 知道一千年 他将忍受怎样的痛苦 那种血从自己身上流失的痛苦 生命就像茧 一点点被时间抽走。

    当他坦然的接受这种 的时候 他的第一滴血落在了沙子里 然后红光乍起 一只小芽儿从地里冒出来 然后慢慢长大 最后 开成了一朵绚烂的红莲。

    那是他身前所能触及到的唯一东西 红色晶莹的花瓣向外展开 一片一片 精致的耀人 然而 花心却一只包裹 像害羞的女子。

    大祭司看到这多突然绽放的红莲 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大祭司百无聊赖 看着那莲花低声问道 你竟然敢喝本宫的血 可知道 触犯本宫是什么后果? 然而那朵莲花并没有说话 安静的绽放在远处。

    就这样 一千年中 大祭司总会这样质问身前那多莲花 有时候 甚至会告诉它自己去冥河看到的一切。一千年中 身前的茫茫黄沙已经开满了红莲 凋零了一批 又绽放新的一批。只有身前初开的那朵 不曾有任何变化。

    尘埃落定了千年 大祭司在知道自己即将重生的前一天 看着身前那多莲花 心里突然很落寞 甚至他想 就这样也不错

    他喜欢上了那朵花是吗? 感觉到抱着她的手臂慢慢收紧 她心里一阵寒战。

    是的 然后他们再次相遇并且相爱了 然而

    然而 他们忘记了那个契约是吗?那个永生成魔 并且后代也将流着魔鬼之血的契约是吗?而那个大祭司是你吗 小妖精?

    娘子!为夫不记得了 为夫之前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的唇贴在她的后劲 温热的液体悄然滑过 滴在她心头 四年前 我从回西岐 然后进入了 忌之地 才在翡翠的占星协助下知道了这一切。

    那碧瞳?

    碧瞳 他身上有魔鬼之血 他的意识里有潜在的魔 了。 他将身子板正 捧起她的脸 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歉意的说道 娘子 对不起。

    有太多事情 横在了他们之间 越过了那些误会和仇恨 越过了生死 然而 还是有好多问题摆在他们身前。

    比如永生 比如她已经没有来生了 三生三世 就是为了追寻于他 她已经耗尽了

    现在碧瞳在哪里?

    不在西岐。西岐的圣湖是冥河终渊 小东西才四岁 魔 最容易被唤醒。所以 不到万不得已 为夫不会让他踏入西岐一步。

    那我们一起回回楼吧 我喜欢那里 而且回楼离这里远 对小东西有好处。

    为夫正有此意 不过是等娘子吩咐罢了。 他笑了笑 忍不住又吻了一下她的眉心 小心翼翼的。

    我想小东西了。 她微微一笑 将头埋在他怀里 看着那绵延的花海。

    不到万不得已不让小东西踏入西岐?然而 也必然有情非得已的时候。

    ---------------女巫の猫-------------

    ps:结局清尾

    颜碧瞳有魔

    xxoo我估计很难哈哈

    [卷]正文 第三卷:第一百二十六章不到万不得已不让小东西踏入西岐?然而 也必然有情非得已的时候。

    他今天在这里等她 告诉她这些 一定是让她心里有所准备。

    五年来 经历了这么生死和磨难 几千年的时光都从指尖流过 她还有什么不敢面对的。

    甚至 她也了解他契约后面意味着什么?

    几十年后 不过是凡人的她会死去 然而他不会 就算死了他还可以复生成魔反反复复。

    她从不期待上天还眷顾她更多 现在 她已经很满足了。

    娘子 你看到这花 有没有什么想法? 耳边 他的声音突然酥软入骨 身子柔柔的粘在她身上。

    很漂亮。 她诚实的说道。

    真的吗? 他轻咬了住她的耳垂 邪恶的语气幽幽传来 听得她浑身一震。

    难道不是吗?

    那娘子 他捧起她的脸 低头看着她 媚眼如丝 眼底流光溢彩 你说是为夫漂亮 还是这些花漂亮呢?

    鼻息间传来馥郁而异样的香味 如梦似幻 这种香味 木莲微微一愣 突然想起了什么 脸顿时涨得通红。

    还是你漂亮。 她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试图保持一点距离 要知道 这里是森林 森林 然而他的香味却越发的浓烈 那双白玉般柔美的手也不安的轻触着她袒露在外的 脖颈 指尖轻轻 耳垂 然而恶作剧的慢慢向下滑。

    最可恨的是 那双一瞬不瞬瞧着她漂亮的媚眼 她根本就不敢正视 要知道 她从来就抵抗不了他的美貌 那样的勾人摄魂。

    真的吗?那娘子怎么不看我? 他轻笑。

    太刺眼了。

    那的确是刺眼 就光视线落在他妖娆的凝红唇瓣上 她都觉得心跳都漏了几拍 而且 的确是有咬下去的冲动。

    娘子 你想吻我是吗? 他咯咯的笑了起来 注意到了她每一个细微的情绪变化 比如 眼神闪躲 比如低头咬唇 比如一听到他轻笑 那 的睫毛就会扑闪扑闪的颤动。

    木莲一惊 感觉到他覆盖压而下 柔软温热的唇覆盖住自己唇 舌头灵巧的撬开她的贝齿 恣意的侵略而来。

    嗯。 她浑身一个激灵 想到那万一有人进入这森林改怎么办 而且 那浓郁的香味 让她觉得浑身燥热 轻飘飘的。

    那个 她刚刚张开唇 他狡猾的逮住机会 将她的唇舌擒住 贪婪的 还顺带邪恶的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石壁之上 一手枕着她脑后迫使她迎合着他 一手放在她身子一侧 像是要 锢她 不让她逃脱似的。

    呼吸瞬间被抽走 她像垂死挣扎的鱼唯有在他的侵略中找到一些能唯一生存的氧气 双手突然被他扣在头顶 抵着那冰凉的石壁 可难以消除她身体的火热。他滚烫的得让人战栗的吻却从脖子蔓延而下 滑过线条优美的脖子落到精巧的锁骨上 有先前的温柔 变成惩罚姓的啃咬 似乎一定要霸道的在她身上留下他的烙印。

    小妖精 可以回去么? 她在颤栗的低吟中 乞求道。

    不。这里 才是我们最初相识的地方。

    头上 天空湛蓝明镜 像被雨水冲刷得不流一丝尘埃的镜子 白色的云朵轻轻的浮动 变幻出不同的景象。

    她仰起头 眸子里浮起一层薄薄的氤氲 酡红的脸庞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发丝散落在肩头 交织着他的银丝 轻喘着 竭力的呼吸着 她像是海里的一尾鱼 他紧追不舍 不给她一丝停歇的机会 恨不得将她吞下去……

    如果 这里是最初相视的地方 缘尽三世的她 最终也愿意重新回到这里

    腰肢突然被抬高 他们的结合没有一丝缝隙 甚至 他脉搏的膨胀她都能切实的感受到 那一瞬 他仰起头 咬住了她的唇 模糊不清的低喃道。

    如果 你没有三生三世 或者重新回到这里。那为夫 也愿意再度被囚 在此。

    漂亮如深海的天空 他似乎站在云端 朝她微笑。

    ------------女巫の猫----------------

    荒原一片金黄 白杨在风中摇曳 天山之上 一亮红色的马车似乎踏云而来 出现在山坳的远处 朝这边驿站行驶而来 马车的四个角上挂着铃铛在风中发出悦耳的声响……

    驿站的里正在低头玩弄风车的小孩儿听到声音 猛的抬起头 扬起一双碧绿的眸子 看着远处 精致的小脸上掩饰不住这突来的欢喜 跳下凳子 超马车奔去。

    大红色的马车在孩子身前停下 水晶帘子里探出一只漂亮的手 将帘子撩到一边 然后走出一个人来。

    看到出来的那个美人 小家伙笑容微微凝住 不满的瘪了瘪嘴 歪着脑袋极其不情愿的唤了一声 爹爹。

    小鬼 见了爹爹 怎么不高兴? 颜绯色堵在门口 看着小东西 笑道。

    你说了要把娘子给我带来 她没来! 小东西满腹委屈的说。

    哦。 马车上的美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悄然回头看了一眼马车里 又看着小东西道 颜碧瞳 子爹爹可没有给你带来 但是 我把你-娘亲带来了。

    娘亲?真的? 小东西又欢快的笑了起来 伸长了脖子看向马车里 一脸期盼。

    娘子 我们儿子在等你呢。 颜绯色妖娆一笑 将马车里的女子给拉了出来。

    那一瞬 站在下面的小东西惊呼一声 呀! 愣在原地片刻 然后攀爬上马车 将自己的爹爹挤开 趴在女子的怀里 甜腻腻的唤道 娘子 娘子 咯咯。

    颜碧瞳 是娘亲 不是娘子。 被挤下去的美人不悦的一把将小东西拧起 郑重其事的纠正道。

    娘子 颜绯色他欺负我! 小东西不甘示弱 双手死死的抓着木莲的衣服 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可谁知道 他奶声奶气的声音 尖锐得狠。

    娘子 把这小鬼给扔掉。 看着女子宠溺的将孩子搂在怀里 颜绯色顺势也贴在她旁边 咬着耳根说道。

    马车继续向西前进 不时的传来小孩子和大人的吵闹声 互不相让。

    最后 摇摇晃晃的马车里爆发出一声怒吼 谁再吵 姑奶奶就把他踢下马车!”

    瞬间 马车回复了平静。

    (完)

    --------------女巫の猫----------

    弃妃的正文 到此结束 接下来是一些小插曲。如当初猫猫承诺的 一定个大家一个美满大结局 在此奉上了!

    首先要给大家说的还是那一声谢谢 谢谢半年来 一直陪着猫猫走过的每一位童鞋 谢谢一直半夜等着猫猫的童鞋们。

    谢谢猫窝的孩子们 还有那几个吵吵闹闹的家伙 (都知道那几个家伙的 嘿嘿)

    在此之前 已经想好了要说很多话 但是 这个时候 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还是那句: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