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名著小说 > 奴妾 > 正文 分节阅读_1
    《奴妾》作者:罐头鱼

    【文案】

    “浅浅,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来帮你?”男人邪魅一笑,嘴角勾出一抹冷艳的笑容。

    “不想做人,从今开始,你就是王府里最最下贱的奴隶!”男人皱着眉头,低吼着。

    我的大婚之夜,从人人称羡的叶家大小姐,变成了睿王府里最最下贱的女奴。

    被剥夺了直立行走的权利,一步步的向自己的婚房爬去。

    没关系,我可以淡然接受,因为,心早就空了。

    *

    一场宫廷斗争,我被拉进漩涡。

    我最最爱的亲人惨死宫中。

    我最最爱的情人与我成婚只为了折磨我。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成了这个世界最最孤寂的一个人。

    灵魂在狂风中摇摆…

    当身体被疼痛淹没,情感是否还能被守护在心底的最深处,完好无损!

    *

    我常说:人不能做错事,因为有些事错了,就不可能再挽回。

    所以,做错了!

    就要罚!

    做错的人,就应该坦然的受罚!

    *

    逃走是否能够逃离噩梦般的一切?

    心死是否能够逃避所有的伤心?

    事情发展到最后,还有什么是我所能坚持的。

    一手帮助我最最心爱的男人得到帝国江山。

    是我赎罪的方式。

    *

    “叶寂浅,你是我的!我不许你走!”悬崖边,男人声嘶力竭的喊着。

    风吹散我的黑发,向空中扯去,乱舞!

    我微微一笑,我相信,这一笑,绝美至极!

    “渊哥哥,我不爱你了!我的爱,被你亲手用鞭子一鞭鞭的抽打碎裂,早就消失不见了!”

    我淡淡的说。

    身体向后倾斜,双臂张开!

    我飞了起来。

    我的灵魂,终于自由了…

    *

    渊哥哥,但愿我们永不相见…

    *

    当爱,被恨蒙蔽!

    当鞭打,变成了你爱我的方式。

    我能给你天下,却再也给不了你,

    我的心…

    ——————————————————————————

    洪子渊:整个世界背叛了我和我的母亲!本来,我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复仇。可是,那苍生乞求无助的双眼,看向我,仿佛在寻找他们生命中赖以生存的神明。这一瞬间明白了,我应该做的是什么:

    结束这世间的所有苦难,让母亲的悲剧不再发生在其他的人身上!

    有了这个念头,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我要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只有我,能成为这世界的王者!

    衣白露:我本是山间某一片夏日初绿的树叶上的一滴水珠,无欲无求。

    可是,她让我走上了烽烟四起,鲜血与白骨混杂的道路,这时候,我才发现,红与白竟是多么和谐的颜色。

    生与死,是个永远无法了解的命题。而我,最终才了解,我走上这条路的真正意义何在!

    洪子澈:我要让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跪倒在我的脚下。让他们看到一个全新的统治者!

    铁与血交错,我握紧自己的拳头,狠狠的砸向那些曾经束缚着我的枷锁。

    我的沉默,终究会变成最具有爆发力的引线。

    我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记住一个人的名字——洪子澈。

    洪子清:我想要一个平和的世界,诗与画,茶与酒!

    竹楼,菊花,还有那个心心念念的女人,鹅黄色的广袖长纱,素手一转,翻飞出无数纯白色的花瓣,飞扬……

    可是,一切全都毁了。

    血,染红了一切之后,我,酷爱红色……

    子夜:深渊中爬出的恶鬼,带着银白色的面具,左眼角的血红宝石,是我曾经流出的一滴血泪,凝结。

    最后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以为我是无心的,却只为了她……

    翻云覆雨,同生共死……

    相守不能相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

    柳姑娘:他们都说我们的愿望遥不可及,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哪里迈出一步。哪怕我的步子再小,我总归接近了我的目的地。

    月光下的熊熊大火,我轻盈转身,用自己的生命祭奠,只为了那美好的向往。

    雪姑娘:我只是个普通的女人,曾经为了我的爱人付出一切。

    现在,我才知晓生命的意义,除了小爱,还有大爱。

    广博的爱!

    卷一 恨爱纠缠 001 大婚之夜

    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应该说,是个喜庆的日子吧。

    而我,则有些麻木,呆板的坐在满是红色的喜房里面。

    红的有些刺眼!

    如血一般的盖头,仿佛有千斤重,压的我喘不起气来。

    曾几何时,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等到今天,嫁给他!我最最心爱的渊哥哥,大名鼎鼎的睿王爷。

    可是真的到了这么一天,一切,却全都变了。

    我勾起嘴角,用最惨淡的方式,自嘲了一下我自己。

    等待我的,将是什么?

    我很清楚,只是,这一切要是由他亲手来做的话,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我不敢想象!

    有些喘不过来气,我摘掉头上的盖头,卸掉沉重的凤冠。

    反正,如今这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没有了它的实际意义。

    我正想着,门突然被撞开了。

    男人身上的酒气,离着很远就能闻到。

    我吃惊!

    竟忘了盖好盖头。

    “怎么?爱妃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成为我的妻子吗?连盖头都自己揭开了。”男人虽然有着很重的酒气,但是一双鹰目般的星眸却熠熠发光,同时带着无尽的阴冷。

    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

    他,毕竟是和原来不一样了……

    我看着他的脸,没有回答,想象他下一步会对我做什么?是拂袖而去,还是把我推倒在床上?

    我幻想了许多种,今夜即将面对的情景,因为有准备,所以,我有了一份属于我自己的淡定。

    “爱妃看着本王,做什么?看来,本王要教教你怎样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了。”男人突然弯起嘴角,笑意中带着一丝肆意的玩味。

    我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等待他施加在我身上的所有。

    “去到院子里跪着,跪到我说起来,你就可以起来了!”男人漫不经心的说,看着我的眼睛带着阴冷暗黑的笑意。

    那样邪肆,又透着一丝厌恶。

    终于,平静如我,被那一丝一闪而过的厌恶所击中。

    心脏狠狠的痛了一下。

    我镇定自己,掩饰好那一丝心痛。对着男子微微一笑,便提着厚重的喜服,轻轻越过他的身体,向门外走去。与他擦身而过,我闻到他身上特有的兰花香气,虽然被沉重的酒气所掩盖。

    但是,他,依旧是他!

    不是吗?

    我,也还是我!

    只是,我们已不再是我们,而已……

    我静静的跪在院子里面,绷直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可是,依旧不习惯。坚硬的石板地面很快就让我的膝盖酸痛。我睁大眼睛,直视前方,尽量忽略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下人。

    这是王府主道,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但是,他们都是非常训练有素的,既不会停下来围观,也不会对着我指指点点。

    仿佛,我就是个不存在的人一样。

    这让我有些安心。

    我想,此刻的我,一定非常显眼,一身如血的喜服,比天边的晚霞还要耀眼几倍。

    渐渐的,我的膝盖有些支持不住。

    一直以来养尊处优的生活,让我的身体有些柔弱。

    不知道能不能承受接下来日子里,即将要到来的那些,将要施加于我身上的惩罚。

    对,就是惩罚!

    是他,我的渊哥哥,亲口所说。

    而我,除了安静,竟找不到,可以让自己生存下去的方式。

    “洗墨!让樱桃今夜在我的喜房侍寝!”睿王爷的站在门口对着他的贴身随从,冷声吩咐道。语气加重在“喜房”二字。

    洗墨面色苍白,转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爷,欲言又止。

    而我,眼观鼻,鼻观心,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一心一意的执行着,我的主宰者给我的命令。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男人吼了一嗓子。

    洗墨赶紧跑了出去。

    洪子渊漫步走过来,上好的大红色喜服,果然不是很配他,红色让他显得有些凌厉。

    “爱妃觉得怎么样?新婚之夜可还满意。”他微眯着双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尽情的显示他的主宰地位。

    我缓慢的抬头,看向男子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挺好的,谢王爷关心。”平静而缓慢的说着,然后,把目光从他的脸庞移开。

    既不冷漠,也不怨恨,只是,平静!

    “哼!既然你这么下贱,挺享受这种生活,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睿王府里面最最下等的奴隶,以后记住你自己的身份!”男人一甩衣袖,愤然的说。

    “是,奴婢记得了。”我微微福身。

    “你……!!”前面的男人气结。

    我不解,这般顺从,也不对吗?

    一阵沉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