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悍匪 > 正文 分节阅读_130
    着蒲扇,扭头,瞪着这俩人看,脖子扭得都定住了。

    俩人再分开时,嘴角还挂着晶莹的口水丝。邵钧脸色发红,眼眶微湿,桔黄色的晚霞斜斜照亮了脸,特俊。

    罗强让对过的老大爷盯得后背发凉,大爷挺大岁数,可别临了快进棺材板儿了,再让咱给带坏了,带歪了!

    罗强一拍邵钧后屁股:“回家。”

    邵钧神情有些怔忡,突然问:“老二,以后会变吗?”

    罗强半笑不笑:“我变成啥?老子活半辈子了,还能再抽回去?”

    邵钧是心里有话憋着,受他爸爸某些话提点,心情一直压抑着:“嗳,以后有一天你发现,咱俩门不当户对不对,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你想要的那种生活,就跟我爸我妈当初那样,俩人不和谐了……怎么办啊?”

    罗强从鼻子里嗤了一声:“老子想要啥你知道吗?老子忒么就想要你!只要你还是你,咱就和谐,老子就要。”

    邵钧婆婆妈妈的:“那,有一天你要是发现,我不是你当初稀罕的那人了,变了,你咋办?”

    罗强脑袋发晕,最烦小少爷这么婆妈扯淡:“你敢变?你个小猴子七十二变变一个给老子瞧瞧?你变成啥样老子捏吧捏吧能再给你捏回来!我让你变!!!”

    邵钧眼神软了,心一下子就放下了。

    他也理解他爸爸的担心,但是他信罗强,信俩人铁打的交情。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不能复制,这世上能有多少人经历过他跟罗强所经历的一切?没人尝过那些滋味儿,大风大浪都熬过来,迈过最后这道坎,就是平淡幸福。

    邵钧问:“走,吃饭去。你这几天吃的啥?”

    罗强说:“他们给我买的盒饭。”

    邵钧不满:“这帮人忒小气!……我刚发工资了,走,请你吃潮州菜,soho楼底下新开一家特高档的潮汕海鲜。”

    罗强眯眼琢磨了一句:“你要是整天吃这些花哨玩意儿,那还真不是你男人过的日子。”

    邵钧努嘴:“那你要吃啥,你点?”

    罗强一把搂过邵钧的脖子,捉着耳朵,声音低哑惑人:“走,老子带你吃咱老北京的打卤面,那个最好吃!……”

    陈处开车,把俩人送到三里屯一家面馆。

    罗强指路,东指西指,陈处一边儿开车一边儿骂这是哪旮旯地方。面馆位置真不好找,就是一家苍蝇小馆,竟然开在居民楼里,厨房就是厨房,客厅里摆三张桌子。门口排一大长队,人数颇为壮观,排队占座的客人直接把名字写墙上。老板把面做好了端出来,从厨房里探头,挨个儿叫名字!

    邵三爷哪来过这种地方?

    他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吃上这口面,饿秃噜了。听见老板终于从厨房里探头出来喊“老二”和“三馒头”的时候,邵钧汪汪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罗强直接给俩人叫了六大碗面条,那种比脸还大的海碗。两人一头扎进面碗里,胡噜胡噜地吃,吃得满嘴油汪,用袖口乱擦,时不时昂头吼一声“好吃”、“地道”,然后埋头继续吃……

    西红柿打卤面,茄子肉丁面,辣子鸡丁面,这是邵钧这六年吃过的最香的一顿饭,吃饱了一路狂打嗝儿。

    “以后,你给我做面条,我吃你手擀的打卤面。”

    邵钧说。

    “成,老子以后给你做。”

    罗强吃饱了抽根儿烟,懒洋洋地答应着。俩人用眼神滋滋啦啦互相放电,就是看不够。

    夜晚,俩人坐在三里屯夜店街的马路牙子上,喝啤酒,每人手里攥一把羊肉串,一根一根痛快地撸。

    罗强唇边胡茬儿上沾了肉渣,邵钧喝得半高,嘿嘿傻乐了一声,伸手帮罗强抹嘴。

    肉渣抹到他自个儿手指头上,邵钧眼珠水汪汪的,小孩似的,手指搁到嘴里吮干净。

    罗强下巴一抬,眼神特酷:“舔了。”

    邵钧上脚踹:“滚。”

    树坑里竖着一只大号音箱,传出嘶哑苍凉蚀骨豪迈的歌声。

    “当我走在这里的每一条街道,

    我的心似乎从来都不能平静。

    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和电气之音,

    我似乎听到了它烛骨般的心跳。

    ……

    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

    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

    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

    我在这里活着,也在这儿死去;

    我在这里祈祷,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寻找,也在这儿失去……

    北京北京,北京北京……”

    两人静静坐着,眼前划过一年又一年流过的时光,欢笑和哭泣,活着的,死去的,这半生的

    寻找,半生的失去。罗强把人勒在怀里,扭过头,嘴唇贴在邵钧额头上,久久地贴着,享受耳畔

    四周响起几声起哄的口哨声。邵钧露出单纯醉意的笑容,两人脸上映着满天的霓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