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修真小说 > (猫鼠同人)诡谲Ⅱ > 正文 分节阅读_30
    露了招揽展昭的意思之后,展耀为何还是不让他与陈素文相认。展昭想到的第二个理由是,这件事并不是展耀一个人说了算,还得看dragon的意思。

    “要是陈姨真的被dragon关注,那她能回国,dragon方面必然要允许放行。而且,也不会被随便一活人绑架。”白玉堂见展昭沉默不语,便又开口道。

    一语出,如醍醐灌顶。所有疑点交杂在一起,有一个结论可以让这一切迎刃而解。那就是,dragon刻意安排了这一次次的巧合。安排好了展耀的回国,安排好了陈素文的被绑架,料定了展昭会答应借用dragon势力。打亲情牌,亲自劝说,甚至直接把dragon的力量给他看。步步为营,层层深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让展昭妥协的机会。

    手机铃声忽而作响,惊扰了思绪。展昭取出看了一眼,显示的是张龙的名字。于是万千思绪都被暂时搁置在旁,对着尚寸几分惺忪睡意的白玉堂说:“玉堂,他们已经在等了。”

    “水席?”

    “嗯。”

    白玉堂揉揉鼻子磨蹭些许,也不知到底在纠结些什么。展昭忍俊不禁,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将人拖出房间,“怕什么,就算要用筷子,我直接喂你不就行了。”

    “死猫你敢!”

    竹酒澄芳,玉盘珍馐。穿了唐代盛装的女服务员来来去去忙碌,摆上一道道菜肴,又撤下先前的的菜。以牡丹燕菜为始,各色各味的满满布了一桌,清冽的酒香轻易就勾起肚子里的馋虫。

    白玉堂咬着勺子的一端,眨巴着一双眼笑吟吟看喝到东倒西歪的四兄弟,露在外头的勺子长柄晃来荡去。真是扫兴,这才喝多少就一醉不起了,还不够爷塞牙缝的呢。话说那死猫怎么去个洗手间要那么久,这般想着就探头往外瞧。

    包间房门开启,悄无声息。展昭的脸上不见笑容,眼底深处有些许恍神。

    一见盼的人回来,白玉堂兴冲冲扔下勺子,夺过展昭的杯子斟满酒。清澈的酒水划出一道亮晶晶的弧线,从酒瓶口一路跌宕落于杯中。“猫儿,这个真的没办法。谁让他们不经喝,爷还没喝够呢。”

    “你呀,酒缸里泡大的。少喝点,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展昭落座,接过白玉堂递过来的酒杯。

    白玉堂不满地撇撇嘴,眼底却有一丝笑意,“你当你是我谁啊,这都要管。”

    没有答话,展昭举起酒杯一仰而尽。几点酒渍沾染在双唇上,衬出几分水润来。

    敏锐捕捉到展昭的异样,这猫虽说是个正人君子,但没有理由放过明摆着可以在嘴上讨便宜的机会。白玉堂敛了笑,一眨不眨望着展昭,将他喝完一杯酒后睫毛微颤的神情都映入眼里,启齿:“猫儿。”

    或许是喝了酒壮了胆,展昭一把拉过白玉堂圈在怀里,全然不顾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略略低下头,让少年身上淡淡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双手箍得很紧,近乎贪婪,一改往日的柔和温润。

    “你发什么疯?”白玉堂轻声问,却没有动弹,任由展昭搂着他。

    许久,直到包间的门被叩响,展昭这才若无其事放开白玉堂。深不见底的漆黑眼眸,唇角那完天然的温润笑意一如既往。启齿间很轻很柔,似春日花瓣拂过心尖。“玉堂,我已经给智化打了电话,你先和他把这四个喝醉的带回去。”

    倏的抬头,白玉堂盯住展昭的眼睛看了很久。接着挪开目光轻轻一声哂笑,晃了晃手中的杯盏。“隔壁那个包间,是谁?”

    “赵珏和他的一个朋友,都喝醉了。”展昭的手尚没有离开酒杯,透过透明的杯沿可以看见他发白的手心。如此用力,以至于酒杯都有了碎裂的痕迹。“我送他们一段。”

    砰的一声响,白玉堂将手中的杯盏狠狠摔在桌上。凌眉轻挑,一字一顿,“决定了?”

    眼前的这张容颜,哪怕是看上千万次也不知足。然而展昭几次三番蠕动双唇,最终也只是淡淡答了一个字,“是。”

    “展昭我告诉你,爷现在非常火大!”白玉堂的目光似千年寒冰,每一缕都足以剔人心骨。他就这般与先前无异坐在椅子上,却自有一股无人敢近的凌厉气场。斜斜扫过一眼,就像锋利的刀刃,一触即溅血。

    “玉堂……”

    没来得及说完,包间门又一次被开启,一个清丽的服务员迈着小步子直接走到展昭跟前。”展先生您好,赵先生说现在就走。”

    将目光从白玉堂身上一点一点挪开,每一眼都深刻到仿佛是穿越千年的眷恋。当重新转身面对服务员时,展昭找回了属于他的宠辱不惊从容不迫,那个温润下强大坚韧的展昭。从背后传来的眸光差点就令他停下脚步,然而只一瞬就愈发坚定了他的意念。

    包间的门被阖上,至此,再望不见。

    已然有出租车等在路旁,赵珏喝得晕晕乎乎却也能行走自如。展昭先让赵珏进入车里,这才俯身也进入车门。出租车司机轻车熟路,没有询问地点就直接向目的地驶去。两边低矮的房屋在车子的飞速行驶下后退,只余下模糊不清的影像。

    “展昭。”

    听得呼唤,展昭回眸。先前还喝得醉醺醺的赵珏双手置于脑后享受地靠在皮质座椅上,目光不见焦距,却是清明一片。见展昭回头,赵珏的唇角勾起一道笑意,诡谲,未知。双唇轻启,借胸腔的共鸣,说出一句发音标准的地道美语。

    “wele ton。”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