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吧 > 都市小说 > 北京情人 > 正文 分节阅读_96
    好多是幼儿教育专业的研究生毕业呢,谁让你幼教失败,活该。”

    陈沫这纯属是勾火一样,吴总二话不说把她压倒身下:“道歉,陈小沫。我刚刚做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就是不追究你的责任,竟然悍然挑衅,活腻了?”

    陈沫开始反抗:“吴总,别动不动就武力威胁,我可不是吓大的。”

    吴总长叹一声,放开妻子:“ 算了,看在你我原配夫妻的情分上,放你一马,希望你戴罪立功,洗心革面,从头做人,以后好好相夫教子,不可姑息幼子,朕的江山要万万代,怎可让区区小儿坏我清誉。”

    “是,您老说的是,都是为妻我平时管教不严,以致稚子无礼无体,几乎坏了陛下大事。”陈沫态度却也相当的好,还给吴总做个万福的姿势,倒把吴总逗笑了:“行,你跪安吧,给朕唤个秀女过来,朕要春风一度以宽朕心。”

    “秀女个头。”陈沫随手把枕头盖到丈夫脸上,“说你胖,你就喘。”

    “不给朕秀女,你就伺候朕好了。”吴总笑眯眯的,“孩子上幼儿园第一天,值得纪念的日子,陈总今天一定不累,不许推脱朕的一片苦心,没准你再怀龙子也未可知。”

    谁知这时候,睡在小床的闹闹睁开眼睛,四处找人,他坐起来:“妈妈,我要小便。”

    满室春意,立刻黯然。。。。。。

    作者题外话:关于闹闹,故事很多,嘎嘎,希望大家喜欢。

    ☆、吴闹闹幼年小记(三)

    其实闹闹虽然闹腾,但是对个人卫生问题开化比较早,15个月的时候,大人再给他带纸尿裤就开始反抗了,他用两只小手去抓,去挠,到底发现纸尿裤桎梏自己的关键,他会撕开胶带部分了,这样,小沫晚上给他戴上纸尿裤后,他就趁父母不注意偷偷撕开,还帮哥哥乖乖撕开,结果就是大水冲了吴总的好梦,两个孩子还是控制不住尿意,在梦乡里把吴总泡醒了,醒来的吴总稀里糊涂,觉得不可思议,明明给两个臭小子戴上纸尿裤了,怎么会自己这边都湿了?掀开孩子们的小被一看,两个光屁股孩子,纸尿裤藏在孩子的枕头下,吴总哭笑不得了,小沫也醒了,夫妻一想,想明白了,赶情孩子们自己解开纸尿裤了,怪不得水淹七军,只好抱起孩子,换褥子,铺上隔尿垫,好在被没湿,再重新给他们上纸尿裤,两个人孩子睡的香不知道,谁知天快亮的时候,闹闹醒了,想喝奶,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什么,等喝完妈妈给冲的香香的奶粉,反应过来,自己屁屁上又给裹了“屁股帘”了,气愤以极的闹闹坐起来,奋力的用手去撕扯,小沫抱起他:“宝宝不爱带这个是吗?可是你还小,控制不住小便,昨晚就尿床了知道吗?”

    闹闹咧咧嘴:“妈妈,不带,不带。”小沫心软了,一岁后,她已经开始给孩子们把尿了,可是带孩子太累,难免夜里她起来的不及时,就给他们带纸尿裤防止意外,看来孩子们真是不喜欢带尿裤了。闹闹一边说一边摇脑袋,乖乖也让他折腾醒了:“妈妈,不带不带。”吴总此时从周公那里神游回来,看着小沫:“孩子们不爱带,就算了,我去多买些一次性大的卫生垫,多买些隔尿垫,多买些褥子。”

    小沫也知道纸尿裤再名牌带着也不见得多舒服,不再说话。好在两个臭小子,晚餐一瓶奶粉后比较规律几个小时后一泼尿,他们渐渐掌握规律,定了闹钟,晚餐牛奶后三个小时,吴总总是爬起来,给两个孩子把尿,不再给他们上纸尿裤了。但有时出去怕不方便,还是给他们带着纸尿裤,有次吴总和小沫带着他们去巧稚林家,双胞胎17个月大了,乖乖比较守纪律带着纸尿裤坐在表姑家床上玩玩具,闹闹低头解尿裤,解了半天,自己下床,拎着尿裤进了表姑家卫生间,扑通给扔进垃圾桶,大人们一直看着他,把巧稚林逗的前仰后合的笑,直夸:“这小子,有个性。”

    从那以后白天再给闹闹带尿裤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了,乖乖却不是很在意这事,听之任之白天自己被束缚,但是晚上和闹闹一样,坚决不肯带,小沫和吴总早认命了,院子里晒褥子晒隔尿垫成了吴家的一景,有次吴总从公司回来,看见院子里高高挂起的两条小褥子,那是两个孩子昨晚的战绩,苦笑一下,进了屋,看见小沫道:“我一进院,就闻到一股怪味,和站在动物园老虎笼子旁边似的。”

    “你以为你养的不是两只小老虎?”小沫回敬道:“我知道有味,可是妈和三姐都不让我扔那些褥子和隔尿垫,你说怎么办?”

    “你偷偷扔不就行了?”

    “偷偷扔,我得有时间偷偷啊?”小沫做个鬼脸。

    吴总道:“明天我去公司的时候,把那些尿过n次的东西都带走,然后买回新的。”

    “妈非的骂你浪费不可,”小沫不置可否。

    第二天吴总上班的时候带走了一个行李箱,那里都是两个孩子“画地图”的“比较陈旧”的个人物品,他给扔进后备箱,他让行政部的人替他置办一些孩子的新卫生用品,忘了让他们顺手扔掉箱子里的东西,属下往他后备箱里塞东西的时候闻着味道不是很好,又不敢提醒老板,结果吴总又载着那些旧东西回家,一打开后备箱,觉得不对,赶紧上车又开出院,四处找垃圾站,还真不太好找,东西不少呢,又不能随便扔,终于找到一个街边有大垃圾桶的地方,他冲下车,打开箱子,抱出来那堆“爱物”,和干什么坏事似的,急匆匆卸载后,开车走了,远处一个带红袖章的老太太看着他的举动觉得很奇怪,等吴总经过她,她记下他的车号,然后走到垃圾桶前,仔细翻看,原来不是遗弃犯罪工具,老太太走了。

    ☆、吴乖乖的今生今世(一)

    乖乖从小就很乖,故此得名,因为双胞胎弟弟闹闹过于“耀眼”,所以更彰显出乖乖的知理懂事,善解人意,吴总和陈沫没有女儿,对许逸的女儿小冉视如己出这是不用说的了,小冉给了他们女儿般的爱和体贴,乖乖的贴心、温情也让吴总和陈沫倍感温暖。

    乖乖和闹闹从外貌看没什么明显的区别,但是家人都知道,仔细看,乖乖右嘴角下有个酒窝,一笑的时候可爱极了,吴总家上溯几代也没有人长酒窝,但是陈沫的妈妈右嘴角下有酒窝,让陈沫非常感叹:隔代遗传这样厉害啊,连酒窝都遗传。陈沫看到乖乖的酒窝难免有时会想起自己早早去世的妈妈,有一天陈沫有些疲惫,午后躺在床上,闹闹早早睡觉了,乖乖还没睡,坐在床上玩玩具,陈沫凝视乖乖的脸,因为思母落泪不已,这是乖乖才2岁多,他爬到母亲身边,紧紧拥饱陈沫,不停的问:“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了?”还用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去擦妈妈的眼泪,陈沫搂紧孩子,坐起来:“宝宝,妈妈没事,有点想你姥姥了。”

    乖乖只知道有姨姥姥,不知道姥姥为何人,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妈妈。陈沫笑笑:“妈妈的妈妈就是乖乖的姥姥,姨姥姥是妈妈的小姨,懂了吗?姨姥姥是妈妈的妈妈的妹妹。”

    这个解释对乖乖来说有点复杂,他似懂非懂,陈沫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宝宝,没关系,妈妈给你拿姥姥的照片。”

    陈沫下床给乖乖拿过一本相册,里面全是和父母的合影,自己以前的一些旧照片,孩子小的时候她给他们看过,不过那时他们总想上手撕,就藏起来了,孩子大些,天天忙,也想不起来,今天是该让孩子认识姥姥和姥爷了,陈沫耐心的给乖乖介绍自己的父母,顺带讲这些旧照片背后的故事,那些温馨的时光浮现眼前,乖乖听着听着,突然问:“妈妈,我的姥姥姥爷他们现在在哪里啊?”

    陈沫已经平稳的情绪稍显起伏:“宝宝,他们都去世了,去了另一个世界,你看不见他们了。”

    乖乖对死亡没有概念:“那个世界啊?妈妈?”他还是追问。

    陈沫想想:“他们死了,就是去世,就是人不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里了。”陈沫耐心的解释。

    乖乖突然哭起来:“妈妈,你和爸爸会死吗?爷爷奶奶,姨姥姥和三姑也会死吗?”

    “会的,但是爸爸妈妈会看着宝宝长大,长的离开爸爸妈妈都可以快乐生活的时候才会死,宝宝不要担心,我们会陪你很久很久。”

    乖乖又一次搂紧妈妈,在妈妈耳边悄声的说:“妈妈,你不会死,我会发明一种药,让你和爸爸、爷爷、奶奶,姨姥姥和三姑吃了都不死。”乖乖握紧小拳头,斩钉截铁的说到。

    ☆、吴乖乖的今生今世(二)

    当晚,陈沫和丈夫说了乖乖的趣事,吴总很欣慰:“咱儿子知道亲情可贵,我就觉得乖乖像个女儿似的贴心。”

    “什么话?”陈沫看他一眼,吴总赶紧示好:“你知道我的意思,我是说乖乖这孩子太心细。但是也是个小男子汉,我儿子错不了的。”

    乖乖从某种角度讲的确是很心细的孩子,但是虎父无犬子,吴总的遗传基因也不可忽视,这孩子运动天赋和哥哥陈晨一样好,比弟弟闹闹胆大却心细的多了,双胞胎一岁多的时候,小沫经常带着他们去幼儿游乐场所,第一次去那种地方闹闹看见游戏器械就一个一个上去下来的折腾,把跟着他的吴总也折腾的够呛,乖乖却先站在一边看,看那些玩具器械的玩法,看别的小朋友怎么玩,等小沫扶着他上去,他根本不用小沫教,及其熟练的开玩各种游戏。即使是一些玩具,到了乖乖手里,他也要先翻来覆去的看,有时还要尽力打开玩具研究许久,再自己装上。孩子们两岁的时候巧稚林送双胞胎一人一个儿童玩具,是个医疗器械箱,闹闹对里面的血压仪和针、听诊器等设备不屑一顾,看了一眼就走了,乖乖却对这个医疗器械箱爱不释手,很快他开始用这个小箱子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给家里人看病,当医生,而且有模有样,无论是谁不舒服,他都呵护备至。

    有一次吴总胃又有点疼,上午没去公司,吃点药在卧室安歇,那时乖乖闹闹还没到上幼儿园的年龄,闹闹让警卫员叔叔抱走了。乖乖看妈妈围着爸爸嘘寒问暖的,也很关切,拉着爸爸的手问:“爸爸,你那里不舒服啊?”

    吴总指指自己的胃,乖乖拎出自己的听诊器:“爸爸,我给你看看吧。”

    吴总不忍心拂了儿子的美意,笑笑:“好,乖乖给爸爸看看吧。”

    乖乖一板一眼的给爸爸量血压,测体温,小沫在一边抿着嘴看着直乐。然后问乖乖:“宝贝,爸爸怎么了?”

    乖乖很认真的告诉妈妈:“爸爸有点感冒发烧,我给他开点药就好了。”

    说完,拿着一个小托盘,送到吴总嘴边:“爸爸,你吃药吧,吃了就好了。”

    吴总只好象征性的吃一口并亲亲儿子的小手。

    乖乖很高兴,但是又想起来爸爸刚才还指指自己的胃部,连忙又用手去摸爸爸的胃部:“你这里疼吗?”

    吴总点点头,乖乖仔细的摸了又摸,回头告诉妈妈:“爸爸怀孕了,要生小宝宝了。”

    吴总受惊了,刚吃的药差点全吐出来,他哈哈大笑:“儿子,你老子没那功能,要怀孕也是你妈的事。”

    小沫轻轻给他一巴掌:“少来你,讨厌。”然后把乖乖拉到一边,告诉他爸爸不能怀孕的道理,乖乖才两岁多,似懂非懂,有点委屈:“我看昨天的电视,有个阿姨就是肚子疼,要生小宝宝了,爸爸也是肚子痛啊?”

    小沫实在想不起昨天乖乖看什么电视还有这样的镜头,但是还是尽力告诉他道理。最后乖乖终于明白了,但是还是很认真的对妈妈说:“我将来发明一种药,让爸爸也能生小孩。”

    (全文+番外完结)

    <!--

    --------------------------------------------------------------

    书籍名称:北京情人  作者:一寸秋波

    本书籍由网友“18622284584”上传  日期:7/6/2012 5:16:04 am

    书包网  - txt电子书免费分享平台

    web2.0小说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